第二百一十四章誅仙,張小凡

在江晨的注視之下。

也是看著幼年時候的張小凡,一路跑進破廟之中,卻又不小心被門板絆倒。

旋即便被林驚羽為首的幾個孩子按倒。

“服不服?”

“不算不算,你暗算了我,怎麼能算?”

“我什麼時候暗算你了?”

“好你個林驚羽,你敢說這個門板不是你放在這兒的?”

“說好了抓住就認輸的,你服不服?”

為首的林驚羽,也是麵色通紅,按住張小凡的脖子,逐漸加重了力道。

反觀張小凡。

性格也是有著倔強,居然一聲不吭。

便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眼看著張小凡這位誅仙主角,便要一命嗚呼。

一陣破空之聲襲來。

居然是一塊飛石,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中了林驚羽的手掌。

後者頓時如同觸電一般鬆開了雙手,纔是有些如夢初醒,一臉後怕地看著地上被掐得臉色都有些發白的張小凡,也是顫聲道。

“小凡……對不住了,剛纔我……”

此時此刻,林驚羽也是意識到了自己剛纔差點便一時失手,掐死了自己的好友。

幸虧方纔一塊飛石打中了他的手背。

嗯,等等……

飛石?

林驚羽也是轉頭,看向了破廟之中,卻是有著兩道身影。

其中一個是個看上去比他們要年長一些,嘴角掛著一抹若有若無笑意,俊逸不凡的白袍年輕人。

而另一個……

則是一個在破廟一角閉目打坐的年老和尚,臉上皺紋橫生,一身破舊袈裟,全身上下臟兮兮的。

老和尚手中持著一串碧玉念珠,竟是晶瑩剔透,耀人眼目,發出澹澹青光。

奇怪的是……

在十幾顆大小一致,光潔剔透的青玉念珠中,偏偏還夾雜著一顆非玉非石、顏色深紫、暗澹無光的圓珠。

當然。

此刻無論是林驚羽還是張小凡,都是冇有在意這一點。

尤其是林驚羽。

目光落在那年輕人身上,也是一下子便認定了對方便是用石子打中了他的人,也是神色不善道。

“喂,剛纔就是你用石子偷襲小爺的?”

“怎麼?”

“小小年紀,這般心狠手辣,隻不過因為一時意氣之爭,便要取同伴性命,難道我還教訓不得?”

江晨也是挑眉道。

明明先前他也是救了張小凡一命,避免林驚羽小小年紀背上一條人命。

而對方卻是這般語氣,彷佛是江晨欠了他一樣。

“哼!”

林驚羽也是自知理虧,有些不服氣地冷哼了一聲。

倒是一旁的張小凡。

也是朝江晨投去了一抹感激之色,點頭道。

“大哥哥,謝謝你……”

“小凡,這人來曆不明,又是在破廟之中,隻怕不是什麼好人……”

“我們走,彆理他!”

卻見林驚羽也是拉了一下張小凡,便是主動朝著破廟外走去。

待得二人離開,江晨也是看向了那一直默不作聲的老和尚,幽幽道。

“方纔大師似乎也想出手救人,還未請問大師法號?”

“阿彌陀佛,老僧普智。”

“哦?”

聽到這個名字,江晨也是挑了挑眉,臉上浮現一絲驚訝之色。

“可是天音寺的普智神僧?”

“神僧二字愧不敢當,不過老僧的確來自天音寺……”

老和尚也是點頭道。

“果真是普智大師,失敬……”

事實上,以江晨的眼力。

既然是知曉了眼下是誅仙世界,又是清楚草廟村尚未被滅,自然也是知曉眼前之人便是普智。

甚至也是知道。

對方身上便是帶著那枚魔教黑心老人的至寶,嗜血珠。

但他卻是故意以這種方式,接近普智。

當然。

江晨倒不是覬覦對方身上的嗜血珠。

畢竟那玩意除了張小凡這種主角,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才能令兩件大凶之物,成功以魔門中人都不敢輕易嘗試的血煉之法,將之祭煉成功。

換做一般人,早就一命嗚呼了!

所以……

江晨也不過是想,以一種合適的機會,拜入青雲門。

之前他便已經打聽過了,青雲門雖然對外收徒,但條件也是頗為苛刻。

江晨也是不敢保證。

等到青雲門正式收徒的時候,他也是能夠脫穎而出。

“原來如此,少俠是想要拜入青雲門嗎?”

那邊隨著江晨有意和普智交好,也是很快便攀談了起來。

而普智自然也是明白了江晨來青雲門的目的,目光不由落在眼前這名俊逸不凡的年輕人身上,也是感歎道。

“青雲門不愧是天下第一大派,連少俠這等璞玉,都是想要拜入其中……”

“大師過譽了……”

“畢竟長生之法,誰人不想得到,江某也不過是一介凡夫俗子,自然不願意百年之後化作一抔黃土。”

江晨也是幽幽道。

“長生……長生……”

“嗬,長生之法,何其艱難也!”

聽到江晨這話。

再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也不過是想向青雲門以大梵般若換取青雲門的太極玄清道心法。

好實現佛道同修這種他人眼中頗為大逆不道的念頭。

隻為窺得一絲長生的希望……

普智臉上也是浮現了一抹複雜之色,也是感歎道。

“嗯?”

似乎注意到自己有些失態,普智也是好不容易恢複了幾分情緒,又是注意到江晨腰間的斬龍劍。

這把斬龍劍。

自從先前在鬥破蒼穹世界,被江晨得到之後,卻也是一直被他收藏在納戒之中。

不過……

眼下卻是被普智發現。

“這是……”

作為天音寺四大神僧,普智和斬龍劍上一任的主人,自然也是認識。

待得看到這把斬龍劍,神色也是微微一變。

“斬龍劍?”

“江少俠,恕老僧冒昧,你這手中的斬龍劍,從何處得到?”

“原來,它叫斬龍劍嗎?”

麵對普智的疑問,江晨也是露出一抹恍然之色,也是解釋道:“實不相瞞,此物乃是一位長者所賜,在得知我要前往青雲門拜師之後,說是給我留作防身之物……”

晴天霹靂!

毫無疑問。

江晨這一番話,也可謂是晴天霹靂。

尤其是在普智也是早已知曉,斬龍劍上一任主人萬劍一,早已在百年前因為觸犯門規,被青雲門處置了之後,心中也是不由掀起了驚濤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