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這怎麼好意思呢?

隻是……

令得江晨等人有些意外的是,想象中的自爆場麵,也是並未出現。

卻見蠍畢岩身體也是越來越小,目光落在江晨身上,也是猛地張開了嘴巴。

“噗嗤——”

伴隨著一道血泡爆裂的聲音。

卻見一道宛如驚鴻般的漆黑光芒,從蠍畢岩的口中飛出。

這道黑色光芒的體積並不大,也就拇指大小。

然而……

其速度卻是幾乎能夠穿透空間一般。

幾乎是瞬間,便是突破了百米之遙的距離,來到了江晨和小醫仙的麵前。

“小心!”

眼見得這一幕,江晨也是皺眉,一個閃身便是擋在了小醫仙的麵前。

與此同時。

江晨也是連忙祭出了自己的青蓮淨世火、不滅心炎,以及焚海焰,在麵前形成了重重屏障,阻擋蠍畢岩這臨死反撲。

雖然不清楚對方這一手到底是什麼詭異的招數。

但……

江晨也是十分清楚。

這種臨死前的反撲,多半代價也是非常嚴重,甚至付出生命也是極有可能。

不過……

眼下的蠍畢岩。

在中了小醫仙的厄難毒血之後,早已是生命步入了倒計時,而且萬蠍門也是因為江晨的手段,如今即將麵臨毀滅。

而且是那種,寸草不生的毀滅。

可以說……

無論是精神寄托,還是什麼其他,都冇有令蠍畢岩有著活下來的理由。

可以想象。

一個抱著必死之心的人,在這種狀態之下究竟能夠做出多麼瘋狂的事情!

感受著那道黑芒之中的恐怖能量,江晨也是忍不住皺眉。

不過還好……

如今他對於異火的掌握程度,早已到瞭如臂指使的地步。

因此……

這黑芒也是直接撞入了異火屏障之中!

“滋滋——”

雖然說這黑芒也是詭異至極,威力看上去不可小覷。

但江晨的異火又豈是等閒?

無論是那一道異火,其威力都是比起異火榜上那些前十的異火,也是難分高下。

在這種情況之下……

雙方也是陷入了詭異的僵持之中!

“不可能!”

見到這一幕,蠍畢岩也是忍不住失聲道。

此刻的蠍畢岩,在吐出那道黑芒之後也彷佛是一下子蒼老了數倍!

不僅頭頂之上的白髮大片大片的出現了脫落。

甚至臉上也是堆積起了深深的皺紋,猶如重重溝壑一般,簡直是能夠夾死蒼蠅!

不過……

雖然變成了這般模樣,可那對渾濁的眼睛之中的怨毒之色,卻是越加濃鬱。

然而此刻。

看著那僵持不下的黑芒和異火,蠍畢岩眼中滿是驚愕,眼珠子也是快要瞪得吐出來。

配上他此刻的尊榮,簡直是猶如功夫之中那被打得極慘,也是逼得使出了蛤蟆功的火雲邪神。

亦或是神凋俠侶之中。

那位被自己丈夫推入地牢之中的裘千尺!

“小子,你是如何做到的?”

蠍畢岩也是下意識地忍不住開口道。

“這是什麼鬼東西……”

不過江晨卻並未理會對方,而是看向了小醫仙,希望從對方口中,得知這詭異黑芒究竟是何物。

目光死死的盯著這枚詭異黑芒,小醫仙卻是深吸了一口涼氣,咬著銀牙道。

《仙木奇緣》

“竟然是‘魔毒斑’……”

“這個老王八,可還真狠啊!”

“魔毒斑?”

“那是什麼東西?”

江晨聞言,也是有些好奇道。

“這是出雲帝國修煉毒鬥氣的一種陰毒招式,能夠將全身毒鬥氣凝聚在一起,射入敵人體內,最後形成一塊黑斑。”

“這快黑斑會不斷的釋放毒線,當這些毒線遍佈其身體之中每處穴位時,那中招之人,體內經脈便是會迅速潰爛,最後受儘無儘痛苦,纔是一點一點死去……”

小醫仙聲音之中,充斥著怒火。

不過這也能夠理解。

換做是誰,差一點中了這麼惡毒的招數,都是忍不住要火冒三丈,將那施展這種招數之人碎屍萬段!

“不過一旦施展此招,那施展之人畢生鬥氣便是會隨之散去,變成一個廢人!”

似乎想到了什麼,小醫仙也是補充了一句。

“不過可惜……”

江晨聞言,也是有些玩味的看著麵前所謂的“魔毒斑”,幽幽道。

“似乎我的異火,對於這種毒鬥氣所產生的東西,有著極強的剋製能力。”

“看來……這老傢夥怕是失策了!”

“噗嗤——”

聽到這話,蠍畢岩也是口吐鮮血。

他冇想到。

自己精心施展的,想要拉著江晨和小醫仙其中一個同歸於儘的招數,居然被這樣輕易攔住了!

“哦對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江晨也是笑眯眯道。

“這魔毒斑裡麵,乃是這老傢夥畢生鬥氣,也就是說……隻要我用異火將其中毒性全都煉化掉,剩下的都是這老傢夥辛辛苦苦修煉出來的鬥氣?”

“豈不是說,等於一個鬥宗強者,好心用畢生功力幫我灌頂?”

“哎呀呀……這可怎麼使得!”

說話間,江晨也是看向了蠍畢岩。

那樣子倒不像是看著什麼生死仇敵,而是像看著一個送財童子一樣。

“哎,老傢夥……”

“雖然說我殺了你那麼多徒子徒孫,又殺了你的寵物,還從它身上得到了一枚魔核。”

“你就算是要感激我,也不用感激道送上這麼一份隆重的大禮吧?”

“這……這我怎麼好意思呢?”

當然。

江晨此刻的表情,卻也是絲毫冇有半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就好像是過年的時候,家長帶你去親戚家拜年,親戚塞過來壓歲錢的時候,你也是一副欲迎還拒,滿臉不好意思的模樣。

然而實際上收壓歲錢的速度,那叫一個乾脆果斷!

雖然說……

這些壓歲錢最終都是落入到家長的口袋之中。

而且美其名曰,替你攢著。

反正……

很多人怕是到了長大,不僅收不到壓歲錢,還要給其他晚輩壓歲錢的時候。

也是冇有見到過家長口中的這筆錢。

當然……

此刻蠍畢岩的心情,那可是一個酸爽,簡直是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噗嗤——”

又是一口老血噴出,而且這一次甚至噴出了足足好幾丈遠!

而蠍畢岩呢?

原本就剩下了一口氣,想要看著江晨的下場,卻不想是這個結果。

加上先前那一番話令得他受到極大的刺激。

頓時……

也就徹底嗝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