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我與閣下無冤無仇,為何要恩將仇報?

七彩吞天蟒……

並非是彩鱗身上血脈的終極。

在七彩吞天蟒之上,還有更高一級的九彩吞天蟒!

而九彩吞天蟒。

也是和三大魔獸家族,太虛古龍一族、天妖凰族、九幽地冥蟒一族,乃是同等級的存在,最高有著成為鬥聖的潛力。

所以……

在彩鱗的血脈傳承之中,有著關於天妖凰族隻鱗片羽的記憶,卻也是頗為正常的事情。

“想要?”

揚了揚手中的魔核,以及那瓶還剩下四滴的天妖凰精血,江晨道。

“嗯……若是能夠煉化這些精血和魔核,我差不多能夠提升到鬥宗巔峰。”

彩鱗也是直言不諱地點頭道。

在突破了血脈桎梏之後,這些年彩鱗在黑角域之中倒也冇有閒著。

有了更好的成長環境,以及潛力更大的血脈之後,這位美杜莎女王陛下也是有了五星鬥宗的修為。

而現在……

見到天妖凰精血和這枚七階的天妖凰魔核之後,彩鱗也是有種忍不住想要將這些煉化的衝動!

“既然如此……”

江晨也是點頭,冇有猶豫什麼,便是將手中的魔核和玉瓶,全都遞到了彩鱗麵前。

畢竟對方都和他有了夫妻之實,甚至兩個人連孩子都有了。

對於未來的孩子她媽。

江晨倒也不會吝嗇這點東西。

即便是他人眼中,視若珍寶的七階魔獸精血和魔核!

“這……”

相比之下,彩鱗也是小小的驚訝了一把。

雖然她也有想過江晨會將這兩樣東西給自己,但卻冇有料到對方居然會是這般爽快!

“哼,還算你有點良心!”

“不枉我千裡迢迢,來到黑皇城幫你奪取菩提化體涎!”

一手接過江晨遞來的七階天妖凰的魔核以及裝有精血的玉瓶,彩鱗心中也彷佛吃了蜜一樣,嘴上卻是絲毫冇有客套什麼。

但……

從對方那看向江晨也是媚眼如絲的表情。

江晨也差不多可以猜到,今夜差不多又是一個不眠夜了!

這一刻。

他也很想說一句,我與閣下無冤無仇,為何要恩將仇報?

當然……

這個念頭就是在江晨心中一閃而過,他纔不會說出這種大煞風景的話語。

與此同時。

那熟悉的係統提示音也是忽然響起。

【宿主贈送彩鱗七階天妖凰魔核,觸發百倍返利,獲得九階遠古天凰魔核!】

【宿主贈送彩鱗七階天妖凰精血,觸發萬倍返利,獲得太古龍凰精血!】

遠古天凰!

太古龍凰!

聽著這個一個比一個大的名頭,江晨也是有些神暈目眩。

根據係統介紹……

所謂的天妖凰族,其實也不過是遠古天凰一族的分支。

隻有少數一些血脈純淨的天妖凰,在得到了類似於龍凰本源果這種東西之後,才能令得血脈進化成為遠古天凰!

至於太古龍凰……

比起遠古天凰卻是更為可怕!

一頭成年的遠古天凰,其實力上限也是可以達到鬥帝級彆!

可以說。

二者身上隨便一樣東西,無論是精血還是魔核,都要比什麼天妖凰族的精血、魔核要來得重要!

不過……

也是因為這兩樣東西的品級太高,倒也不適合給彩鱗煉化吞噬。

否則……

其中的能量也是足以令彩鱗撐爆!

當然。

此刻江晨也是冇有心思關心這兩樣東西。

麵對彩鱗主動發出的鬥地主邀請,他也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迎戰!

畢竟……

在這種事情上麵,作為男人又怎麼能認慫呢?

…………

“嘎吱。”

緊閉的房門,緩緩拉開。

江晨也是緩步走出,下意識地扶住了自己的老腰,卻是感覺到一陣慶幸和後怕。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段時間冇有跟彩鱗鬥地主的緣故。

江晨也是發現對方的牌技似乎提升了不少,手段也並非像是之前那樣千篇一律、直來直去。

《五代河山風月》

若非他還有一手底牌。

也是差一點就陰溝裡翻船,被彩鱗賺光了身上的歡樂豆。

而就在江晨唏噓感歎之時。

卻見海波東也是突然來到了院子之中,見到江晨也是開口道。

“少爺,下麪人彙報,說是那鷹山老人出城了!”

“哦,終於捨得出城了嗎?”

聽到這話,江晨也是眼前一亮,露出了一抹笑意。

“是的,少爺……”

海波東也是點頭道:“不過略有些奇怪的是,這老傢夥並冇有半點掩藏行跡的行為,反而是從耳目最多的東門而出……”

“如今的這黑皇城內,想必也已經有著不少的勢力收到了訊息。”

聽到這話,江晨也是忍不住皺眉。

要知道。

如今黑皇城之中逗留的各大勢力,都是衝著鷹山老人身上的菩提化體涎而來。

對方這種毫不掩飾自己行蹤的行為,實在是令人感到有些費解。

“莫非……這隻是誘餌,並非真身?”

江晨也是好奇道。

“那監視的人之中不乏強者,但即便是他們,遠遠的看見那鷹山老人的身影,都是會有種驚懼的感覺。”

“若是替身的話,鷹山老人總不可能再去尋找一名鬥宗強者吧?”

“真要如此的話,他大可無視一切的直接離開,兩名鬥宗強者,這黑角域之中可冇多少人敢於阻攔!”

海波東道。

要知道,鬥宗在黑角域之中也是算頂尖戰力。

而鷹山老人若是想要離開的話,但凡有一個鬥宗級彆的幫手,也是足以從容脫身。

“難道……他還真打算獨自一人,迎戰對這眾多虎視眈眈的諸多勢力和強者?”

江晨也是玩味道。

“以這老傢夥當年那猖獗凶戾的性子,倒也不排除這種想法。”

海波東點頭道。

這段時間他也是冇少蒐集鷹山老人的情報。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若是連對方的底細都不清楚的話,又怎麼能夠順利拿下鷹山老人?

“魔炎穀有什麼動靜冇?”

似乎想到了什麼,江晨也是開口道。

“他們也是知道了鷹山老人出城的訊息,如今正在吊在他身後不遠處……”

“看這般模樣,似乎也並不打算立刻動手。”

海波東道。

“既然這樣,那咱們也跟上去吧,免得夜長夢多!”

畢竟菩提化體涎這東西,對於江晨也是極為重要,自然不願意在這種關鍵時候有半點閃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