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花瓶?

“這種事情,放在江晨弟弟你身上,不是情理之中的結局嗎?”

雅妃也是調笑了一句,旋即略帶譏諷道。

“黑皇宗這些年在黑角域之中,也是自視甚高,尤其是這莫天行,仗著自己是鬥宗,怕是早已養成了目中無人的性格……”

“即便冇有今天這些事情,隻怕江晨弟弟你也是遲早要和黑皇宗對上!”

不得不說。

雅妃這些年在黑角域之中曆練。

雖然修為冇有多少提升,但卻也是養成了一副堪稱火眼金睛一般的看人本事。

自然能從莫天行的從事作風之中,看出對方的性格。

“好了,不說這些了……”

“既然已經註定要成為敵人,還不如想想如何趁著這一次的事情,順手解決掉黑皇宗!”

江晨也是幽幽道。

可以說。

這一次的拍賣會,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得到那菩提化體涎。

江晨也並非隻是打算自己孤身一人奪取。

畢竟……

當時在拍賣場之中的勢力,除了黑皇宗和魔炎宗之外,還有諸多勢力也是想要合力奪取菩提化體涎。

群狼環伺之下。

想要從黑皇宗或是鷹山老人手中得到這份菩提化體涎,無異於是虎口奪食!

除非是有那種主角氣運,幾波勢力相互爭奪得兩敗俱傷,然後菩提化體涎也是主動送上門來。

否則想要憑著這種方式得到菩提化體涎……

即便是江晨。

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所以。

在拍賣會開始的前夕,他便是直接聯絡了雲嵐宗那邊,以及彩鱗。

也是吩咐雙方都派出一部分人手,隨他爭奪菩提化體涎。

而現在……

這部分的人手也是來齊。

雲嵐宗這邊帶隊的,自然也是萬年工具人海波東!

“少爺……”

“我們的人已經進入了黑皇城之中,冇有驚動任何人!”

海波東也是開口道。

畢竟這一段時間,黑皇城之中出入的各種大大小小勢力,以及一些修為高深的散修也是不計其數。

即便是黑皇宗這個地頭蛇,也不敢說能夠摸清每一個人的底細。

畢竟……

這般舉動在黑角域之中,也是很容易觸犯眾怒。

除非黑皇宗願意冒著成為眾失之的的風險!

所以……

雲嵐宗這一行人,也是冇有驚動任何人。

值得一提的是。

之前海波東也是因為隨江晨一同前往宗派大會,又是考慮對方這些年為自己效力,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加上雲山這位鬥宗強者,又是前往金雁宗和慕蘭穀接收雲嵐宗的地盤。

所以……

江晨也是賜下了海波東一枚破宗丹,令對方突破成了鬥宗!

而蛇人族這邊。

帶隊的,自然便是彩鱗這位蛇人族的女王陛下。

“……”

此刻彩鱗現身,自然也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江晨身旁的雅妃。

一旁的海波東則是一副眼觀鼻,口觀心,一副自己隻是透明人,什麼都看不到的態度,作壁上觀。

畢竟……

無論是彩鱗還是雅妃,都是他的主母。

無論是偏幫哪一方,日後都是討不了果子吃!

“哼!”

不過……

好在彩鱗也是比較識大體,加上如今也是知曉自己懷有身孕。

在雅妃麵前擺出了一副大婦風範。

“雅妃妹妹,好久不見啊……”

而雅妃呢?

聽到彩鱗這般,心中也是一陣酸澀,但她也知曉自己和江晨雖然有著婚約,但雙方畢竟冇有夫妻之實。

反倒是彩鱗……

雖然並不知道彩鱗已經懷有身孕的事情,但雅妃也是知曉對方和江晨的關係。

最重要的是……

先前在蛇城之中,雅妃的拍賣行也是時常受到彩鱗,以及其手下蛇人族的照顧。

雖然這是江晨的囑咐,但雅妃也是要領著一份情的!

因此……

對於彩鱗這位“大婦”,雅妃也是始終感覺矮了對方一頭。

“見過彩鱗姐姐。”

形勢比人強,麵對彩鱗主動示好。

雅妃也是隻能有些幽怨地看了江晨一眼,選擇伏低做小,低眉順眼來到彩鱗身旁問好。

“好了……”

“接下來的行動,未免有些風險,即便是我等也不敢保證能夠一定顧全雅妃妹妹的安危。”

“所以……暫且雅妃妹妹,先離開黑皇城躲避一段時間!”

彩鱗也是這般安排到。

“……”

雖然雅妃也是知曉,彩鱗的確也算是一片好心,為了她著想。

畢竟……

接下來爭奪菩提化體涎。

場麵也是相當激烈。

鬥皇之下的存在,基本上都是炮灰。

甚至鬥皇……

比起那些鬥王、鬥靈而言,在真正的鬥宗強者麵前。

也不過是能夠多撐幾招而已!

要知道……

不是什麼人都有金銀二老、慕蘭三老那般,修煉了某種秘法,以鬥皇巔峰的境界,有著匹敵鬥宗的力量。

至於江晨這種……

纔不過是二星鬥皇(又升級了),卻有著鬥宗級彆的戰力,甚至還能擊殺雁落天這種老牌鬥宗強者的天驕人物。

《騙了康熙》

簡直是鳳毛麟角!

恐怕也就是中州之中,那些大家族、以及一殿一塔之中培養出的弟子,才能做到這般地步。

所以……

在這種情況下。

雅妃出現在黑皇城之中,若是被戰鬥餘波所波及……

下場也不會比那些炮灰要好多少!

“我明白了……”

這一刻,雅妃也是有些痛恨,自己為什麼隻有商業方麵的天賦,而非修煉天賦!

如果她有著修煉天賦的話。

此刻豈不也是和彩鱗一般,能夠和江晨並肩作戰,甚至成為對方的左膀右臂。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隻是一個被人保護,甚至閒暇時才能想起的“花瓶”?

“好了……”

見到雅妃這般神色,江晨又如何猜不到對方心中的想法。

也是給了彩鱗一個適可而止的眼神,拉著雅妃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纔是安慰道。

“雅妃姐,不必這般妄自菲薄。”

“無論是你,還是彩鱗,在我心中你們都是我的女人,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江晨弟弟,那……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冇用?”

“隻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花瓶?”

似乎想到了什麼,雅妃也是有些惴惴不安的問道。

自從被米特爾家族拋棄,打包送給江晨之後,其實雅妃心中也是有著類似的想法,認為自己隻是一個冇有什麼用處的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