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獵物變成了獵人?

“哼,死到臨頭了還在大放厥詞?”

對於江晨的話,化為虎頭人的老者,也是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就是不知道,若是將你的身體一片一片撕成碎片的話,那場麵究竟會是何等美妙……”

然而江晨這邊。

麵對虎頭人老者的話,卻是神色平靜之際,絲毫不為所動。

雙手輕合,然後迅速結出一道道奇異印結。

隨著其印結的變幻,擂台之上的溫度,也是驟然升高!

五輪離火法!”

五輪離火法,天火尊者的絕學。

自從修行之後,江晨從未徹底得將這一門鬥技施展開來。

但……

卻絲毫不影響,江晨對於五輪離火法所能產生威力的瞭解。

可以說……

這是一門全盛時期,也是足以和天階鬥技相媲美的鬥技!

而今日……

在這擂台之上,與慕蘭三老決戰的時候,也是從江晨手中第一次施展開來。

五輪離火法。

需使用五種火焰凝聚成狼,豹,獅,虎,蛟,五種火靈齊出,便是能夠組建五輪離火陣,威力極端恐怖。

隻不過。

以江晨如今的情況,也是隻有青蓮淨世火、不滅心炎、焚海焰這三種異火。

至於剩下兩種火靈。

卻是江晨在臨行之前,通過藥堂之中換取到的兩種六階魔獸身上的獸火,勉強隻能用來湊數。

無疑是令得五輪離火陣的威力,大打折扣。

饒是如此。

在眾目睽睽之下,隨著江晨也是凝聚出了栩栩如生的火狼、火豹、火獅,火虎,火蛟之後,也是令得慕蘭三老等人驚疑不定。

尤其是那最後三種火靈,都是江晨手中異火凝聚而出。

便是它們出現的瞬間,青色、無形之色、以及蔚藍色的火焰,遍佈擂台之上,令得這片天地的溫度,也是陡然升高。

也是幸虧……

這擂台周圍都是有著防護罩的保護,隔絕了這一層溫度,否則便是台下眾人都是感到不適。

但……

明眼人也是能夠看出,那防護罩的力量似乎也是稀薄了許多。

而隨著五種火靈的出現。

這片天地的空間,突然劇烈的波動起來。

原本安靜的天地能量,也是在此刻猶如受到了某種牽引般,變得極為暴動了起來!

這般天地變化,自然也是難逃慕蘭三老等人的感應,當下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望著江晨周身的那五頭火靈。

“不要再拖延了,動手吧!”

畢竟……

明眼人都不難看出。

隨著江晨這五輪離火法出現,局勢已經從慕蘭三老眼中的勝券在握。

也是令得勝利的天平逐漸開始向著江晨傾斜。

這般變化。

自然是令慕蘭三老感到了一絲不安。

三人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將這一絲不安,扼殺在萌芽之中。

可惜……

“已經遲了!”

一邊抵禦著慕蘭三老那看似凶狠的攻勢,卻見江晨眼中掠過一抹冷色,手印猛然一變。

一聲冷喝,也是從口中傳出!

“五輪離火法,結陣!”

隨著江晨這一聲落下,原本他身旁的五頭火靈,也是直接掠出,以一種五角形的排列方式,將這片空間儘數籠罩!

“吼!”

低沉的吼聲,自五頭火靈嘴中傳出。

五道色澤完全不同的火柱,自它們嘴中暴射而出,然後筆直的射進對方身體之中,形成一個完美的五角光形!

嗤嗤!

火柱傳進體內,五頭火靈身體表麵也是爆發出一陣璀璨光澤。

一道道光柱自火靈體內暴射而出,旋即交叉掠出,化為一道道光線,勾畫出一道道玄異的大陣軌跡!

光線交叉勾勒。

短短時間,便是在天空上形成一個極為繁瑣與複雜的光陣!

而光陣剛一落下,慕蘭三老便是感受到了淩冽殺機。

以及隨之而來的,幾乎是鋪天蓋地一般,目光所及之處,皆是觸目驚心的火焰!

這一刻。

饒是慕蘭三老對於自己等人的三蠻荒獸決有著極大的信心,卻也是忽然忍不住升出了一種避無可避的感覺。

尤其是他們身體之中的鬥氣,也是彷佛受到了光陣的壓製一般。

如同一輛上了年紀的老爺車。

無論他們如何發力,將油門踩到最底,也是很難令這台老爺車發動起來。

這般情況之下。

其結果也是可想而知。

“慕蘭三老,輸了……”

擂台之下,那金雁宗的落雁天眼見這一幕,也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事實上。

若是異地自處,換做他在擂台之上,遇到這五輪離火陣。

也是隻有在江晨冇有凝聚出五隻火靈,形成五輪離火陣之前,將對方扼殺在萌芽之中。

番茄

否則……

也是很難有著取勝的機會!

想到這。

落雁天也是看向台上那猶在苦苦掙紮的慕蘭三老,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還是要多虧了慕蘭三老趟雷。

否則這一次陰溝裡翻船,甚至還有隕落之危的。

就是他落雁天了。

…………

最終,慕蘭三老也是冇有逃脫隕落的下場。

不過……

比起先前的萬毒老祖而言,三人無疑是幸運的。

畢竟……

死在五輪離火陣之下,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憑著異火的威力。

也是瞬間將三人化作了灰儘,冇有半點痛苦。

而慕蘭三老一死,台下也是再無一人敢於小覷了江晨這位年輕得有些過分了的雲嵐宗宗主。

若說萬毒老祖的死,還能解釋成是江晨的運氣比較好,剛好擁有異火這種剋製萬毒老祖毒鬥氣的東西。

但慕蘭三老的實力。

比起萬毒老祖而言,也是有目共睹的強。

即使是一般的鬥宗,都不敢說能夠穩穩得勝過三人。

而現在……

慕蘭三老死了,而且還是死於五輪離火陣這種威力強大的鬥技之中。

們心自問。

換做是他們上去,也是很難在這五輪離火陣之中反敗為勝。

“那麼……”

“現在就隻剩下你了,金雁宗宗主,落雁天!”

目光也是落在落雁天身上,江晨臉上浮現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也是幽幽道。

這一刻。

不少人也是忍不住朝落雁天投去了一絲同情之色。

畢竟。

換做是誰。

在突然發現,自己選定的獵物,也是搖身一變。

從軟弱可欺的小白兔,變成了凶狠殘暴的大灰狼。

恐怕心情都不會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