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宗派大會

天境靈魂力,乃是九品煉藥師的門檻……

不僅能夠賦予丹藥靈性,還能夠令丹藥吸收天地之力,甚至成為一種生靈。

而江晨如今。

等於說在九品煉藥師之前。

隻要按部就班提升修為,以及煉製高品丹方的經驗,便是能夠順水推舟地突破,冇有半點阻礙。

這一點。

若是被藥堂之中那些被困在五品煉藥師多年,而是不得寸進的那些人知道。

隻怕一個個都要嫉妒得質壁分離!

…………

宗派大會的舉辦地方。

乃是毗鄰加瑪帝國和出雲帝國交界處的一方巨大的城池之中。

而這裡……

並非是加瑪帝國,或是出雲帝國的地盤。

而是落雁國勢力範圍!

至於落雁國之中的地頭蛇,乃是一處名為金雁宗的強大勢力。

其宗主雁落天,也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鬥宗強者。

雖然僅僅隻是鬥宗初期。

另外……

還有一方雖然並不與加瑪帝國接壤,但卻也是對加瑪帝國虎視眈眈的國家,名為慕蘭帝國。

慕蘭帝國之中,乃是一處名為慕蘭穀的勢力。

而慕蘭穀雖然冇有什麼鬥宗強者坐鎮,可卻是有著一套極為獨特的合戰功法,名為三獸蠻荒決。

慕蘭穀中有三位長老修習此功法。

他們雖然單人實力隻是鬥皇巔峰實力,可一旦三人同時運轉三獸蠻荒決,即便是遇見鬥宗強者也能一戰。

論起戰鬥力,絲毫不比金雁宗的宗主落雁天弱多少。

這些訊息。

也是江晨通過各種渠道,包括特米爾家族的商行,以及黑角域之中特殊的情報係統。

所得到的,有關鬥氣大陸西北地域這些宗門和國家的情報。

等於說。

加瑪帝國周邊的幾個國家。

除了出雲帝國尚未知曉具體情況外。

無論是落雁國,還是慕蘭帝國,都是有著鬥宗級彆的戰力坐鎮!

反觀加瑪帝國這邊。

唯一算得上是中流砥柱的雲嵐宗和雲山,卻是被加瑪帝國皇室頗為忌憚!

若非江晨異軍突起。

隻怕整個雲嵐宗也是要被毀於一旦。

而加瑪帝國此舉,也是無異於自毀長城!

若是被鄰近的這幾個國家所知曉,隻怕頃刻之間便是要陷入到大軍壓境,兵臨城下的危難局麵之中。

至於加刑天?

鬥皇巔峰級彆的力量,在加瑪帝國內部還能勉強震懾住有心之人的窺探。

但……

放在這種鬥宗級彆的交鋒之中,無異於蚍蜉撼樹!

“還好。”

“這一世,終究是我雲嵐宗搶先一步,不僅化解了宗門破滅的危機,連加瑪帝國都是落入了雲嵐宗的掌控之中。”

“甚至……”

想到自家那位對自己畢恭畢敬,甚至連親妹妹都拖下水的小女奴。

江晨也是浮現一抹玩味之色。

不得不說。

雖然夭夜的野心,比起尋常男子都要可怕!

但也是對自己有著清楚的認知。

隻要江晨,以及雲嵐宗一日有著鎮壓加瑪帝國的力量。

那麼……

對方就會始終對江晨予取予求,畢恭畢敬。

而有了這一層保障。

江晨也是不會擔心,夭夜會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出什麼蠢事來!

更不要說。

如今的加瑪帝國。

隨著江晨一手打造的寒江城,也是囊括了雲嵐宗、米特爾家族、納蘭家、木家,以及煉藥師工會等諸多勢力和家族。

並且靠著利益和自身威懾力,將他們牢牢綁在了雲嵐宗這架馬車之上!

…………

“宗主,便是這裡了……”

一旁也是做仆人打扮的海波東,則是負責在一旁領路。

若是被其他人看到,堂堂鬥皇巔峰實力的冰皇海波東,居然心甘情願的為一名看上去不足二十歲的年輕人,充當仆人。

隻怕也是要跌下一地眼球。

果不其然。

就在二人進入這處建築之後,便是響起了一道有些蒼老而又刺耳的聲音。

“哈哈哈哈……”

“海波東,你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堂堂鬥皇,居然像是條狗一樣,任由一個小輩呼來喝去,隨意驅使……”

“你那鬥皇尊嚴,難道都喂狗了不成?”

卻見一名臉上坑坑窪窪,好似蟾蜍皮膚一般,麵容奇醜無比的老者,也是毫不掩飾自己那嘲諷的眼神。

盯著海波東,大聲挖苦道。

“我當是誰,在這裡大放厥詞、滿嘴噴糞!”

“原來是萬毒老鬼你啊……”

“嘿嘿,看來當年老夫那一掌的威力,你怕是已經忘了吧?”

“不如趁著今日難得碰到,你我在好好較量一番,看看這些年你到底有冇有什麼長進!”

海波東也是轉頭,對著這名老者毫不客氣道。

“哼!”

“怕了你不成?”

那萬毒老鬼,聽到海波東此言,也是毫不猶豫地釋放了自己的氣勢。

與此同時。

海波東也是做了相同的動作。

不過下一秒。

二人的氣勢還未觸碰到一起,便是被一股力量強行衝散。

“二位……”

“這裡乃是宗派大會,並非是讓你們動手的地方!”

“若是真的非打不可的話,等會有得是機會讓你們好好一決高下!”

一道有些澹漠的聲音響起,卻是充滿著不容拒絕的味道。

然而。

無論是海波東,還是萬毒老鬼,在聽到這道聲音之後,都是不約而同收回了身上的氣勢。

彷佛先前的那劍拔弩張的一幕,也是從未發生過一般。

至於場上的其他人。

也是對這一幕場麵,似乎是有些見怪不怪的樣子。

不過……

這也難怪,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這宗派大會乃是彙聚了鬥氣大陸西北地區,各大宗門勢力,其中難免有一些不對付的存在。

因此……

類似的事情,在宗派大會召開的這段時間,也是不知發生了多少次。

至於先前出手之人。

雖然江晨並不清楚對方的身份。

卻也是能夠感受到。

對方也是絕對有著鬥宗級彆的實力。

否則……

也是無法輕易震懾,前來參加宗派大會的所有人!

不多時。

隨著前來參加宗派大會的各勢力代表,也是越來越多。

一旁的海波東也是負責,為江晨介紹這些人的來曆,以及各自所屬的勢力。

倒是讓江晨,對於西北地區諸多勢力,有了一個大致的認知和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