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殺降臨,身合廉貞,這下子命格可就不一般了,說不得足以比擬北天主宰星與南天主宰星,要我說,天府一定會去尋他。”

“那是必然,天府為南天主宰星,對南鬥之儘的七殺肯定渴求,且廉貞亦與天府相配,還有武曲,光明族的那人多少年前就來了域外戰場,不會放過他們。”

各族星域內,交談聲不絕,所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命星降世者們的碰撞自然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尤其是各個命星之間的相配,也早已被驗證而出。

如紫微天府,氣宇軒昂、統帥南北天,為鬥數之皇;武曲天府,驍勇善戰、萬眾臣服;廉貞天府,道運加身,福澤八方。

“修羅族的貪狼星也不可小覷,昔年可是流傳過幸有小天罡下界,掃除海內而太平焉的美言,更與七殺、破軍脫穎而出。”

那久經殺戮的貪狼自然也不會被忘卻,事實上他露麵的次數遠比天府要多,因為族群功法的原因,手中沾染的鮮血更是以萬為單位,都形成了一層血色光帶,纏繞左右。

而此星對廉貞,武曲也很有想法,可以說如今到來的五顆命星,彼此間都很有需求,要吞噬!

正如廉貞貪狼,驅災解厄、鎮運護身;紫微貪狼尚且不知,但必然不凡;武曲貪狼,靈機千轉、自成一脈。

最為重要的是,七殺、貪狼、破軍在命宮的三方四正會照時,就是所謂的“殺破狼”格局,此三星一旦聚合,天下必將易主無可逆轉!

至那時,紫微位格飄搖,便是逆入鬥數之王的機會。

“不過最值得重視的還得是那位人族七殺星,能斬掉廉貞,成就史上最年輕的天王、天君乃至如今的天尊,纔不過十六歲啊,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強者。”

“近些時日來他的訊息可不少,繼強闖雷劫劈殺冥族準星尊後,又深入冥族古星域,取出了一個詭異的龍山,將那片古星域都吸乾了,又滅掉了血族的數顆古星,全都拿來供養那個詭異的法器,不知在弄些什麼。”

很快,各族生靈們的話頭便調轉到了李昱身上,這位七殺星果然好狠鬥勇,始一到來域外戰場就連連做下大事,讓八方都驚動。

七殺個性堂皇漠然,有情有義,但也我行我素,桀驁不馴,一生大起大落,不求安穩,所謂勇者必狠,正麵來看,勇於任事;負麵來看,逞強好勝,好勇鬥狠,也睚眥必報。

根據他的經曆來看,這些描述果然符合,這也是命格的可怕之處,冥冥中進行影響,終究要貼合上去,除非達到足以打破桎梏的層次,但曆代也不曾見。

與此同時,人族星域內,上古遺蹟傳承下的城池中,李昱歸來,與曾出手攔截冥族星尊的人族廣法星尊共處,在交談。

“近些時日以來,你恐怕要被重點關注了,如今八重天還冇什麼,一旦衝擊星尊,必然會有各族至尊前來攔截,用儘一切手段將你打落。

若要突破,定要告知我等,會出手護持,尋個特殊區域為你遮掩片刻。”

廣法星尊是一位銀髮紫袍的青年人模樣,眉心生有一道如菩提般的印記,富有禪意。

他提點一二,告知一旦渡劫便會被各族至尊強者針對,難度很大。

“勞煩星尊了,可否告知先前發生了何種變故,才導致了我族兩位星尊喪失戰力?”

李昱頷首,有些好奇先前究竟發生了什麼,才導致人族的兩位強者一個被斬掉肉身,一個被重創。

“異族藉助一處上古遺蹟設局,原本想要借力坑殺兩位星尊,但冇想到那處宇宙深淵竟然真的開啟了,出現了異動,讓他們自己都被波及,但也趁勢重創了神黎與九霄。

你也需得注意一二,要不了幾日各族便會舉兵前往宇宙深淵探索,那處遺蹟既然開啟,就冇有放過的道理,另外三顆命星也可能會出現。”

廣法星尊頷首,目露奇光,照他看來,以七殺表現出的實力,委實淩壓諸天尊之上了,都觸及了至尊壁壘,那三人恐怕要倒黴了。

“無妨,他們若是出現,那便是我彙集五星之時,自可逼出太陽太陰與紫微。”

李昱開口,聲音淡漠、平緩,不將世間一切放在心上,有種唯我獨立諸天上的氣勢。

雙身合一,就是星尊來了他也可一戰,同代之中有我無敵,自然視之如草芥,也唯有超然的紫微與太陽太陰能讓他關注一二了。

這三顆中天之星皆地位超然,上限亦是高於其他的主星,可入仙道,尤以紫微為最,可控諸天星鬥,擁有諸界權柄,走的比其他命星都要遠。

可惜直到如今,三大中天之星也冇有任何訊息傳出,像是有意在蟄伏,也可能是擁有的族群在雪藏,要培養至大成再出世。

不過在李昱看來也冇什麼區彆,他吞了貪狼後隻剩下破軍,這三者必然坐不住,地位將被動搖。

接下來的幾日,他便棲息在了城中,修養身心,研究九十九龍山的玄妙,在吸納了一片星域以及數顆古星的精華後,三器逐漸有了向準帝器蛻變的跡象。

這更多的資源需求,自然就落在了萬族的身上,都是會走動的金山銀山,相當寶貴。

一晃便是十日過去,號角聲四起,各大城池內皆有隊伍集結,向著宇宙深淵趕去。

那裡是修羅族的強者率先發掘而出,疑似為曾經的星尊大戰埋骨處,甚至還有星主的氣息傳出,很是不凡。

內裡所留,至少都是入星海層次的存在,就是域外戰場的高層們都心動不已,自然冇有放過的道理。

僅僅三日的時間,宇宙深淵畔就彙集了戰場的各大族群,比之天路上還要多出了數族,如位列強族之列的‘邪魔族’,‘泰坦族’,還有十名開外的大族也來了幾個,最為出名的便是聖痕族。

這一脈天生擁有道痕,有著種種玄妙莫測之威,與光明族地位相差彷彿。

“人都來了,那就開啟吧,進去後各憑本事。”

各族帶隊到來的星尊對視一眼,冇有在這裡就動手,爆發衝突,那樣誰都討不了好,得不到造化,就是有爭端,那也是進入之後纔會發生。

轟隆!

他們施展了某種秘法,一時間整個宇宙深淵都劇烈晃動起來,彷彿蒼穹破開一道口子,化為了一抹赤色流露而出。

在這赤色煙霞出現後,幾位星尊目光一亮,喚出了屬於自己的命星,內蘊星空,轉動初生宇宙的偉力,傾瀉而出。

隆隆!宇宙深淵再震,這一次比剛纔還可怕。傾盆大雨落下,全都是紅色的,那是血液,帶著滔天的殺氣。

一股蒼涼、久遠的氣息鋪天蓋地而出,那封印多年的深淵被打開了一道更大的縫隙,可以進去了!

“不是強者的埋骨地嗎,為何卻有如此神聖的氣息?”

有人驚呼,因為在深淵下有刺目的光發出,裡麵的氣息神聖無比。

哧!

下一刻,人們又驚悚了,因為那宇宙大裂縫中,在向外流血,鮮紅的刺目,光束沖天。

“天啊,這是星尊骨,還有星主的血!當年這裡生了什麼,怎麼剛一開啟深淵,就嚮往流淌那個級數強者的血,到底死了多少生靈?”

所有人都震撼了,睜大了眼睛,盯著前方。

那裡不僅有星主血骨與星尊殘魂在呼嘯,還有無數天君與天尊的道痕,全部顯化,重演昔年的古戰場,萬族皆現,慘烈無比,每一刻都有成千上萬的生靈在隕落。

“這是哪一時代的大戰?亦或是此紀元前?怎麼連早已消亡的族群都出現了!”

“宇宙深淵?這分明是聯通了宇宙殘墟戰地的古地,那是屬於星尊星主們的真正戰場,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到來的每一族都震撼,就連泰坦族的星尊也是觀察了好一陣才做出判斷,他生的一副金剛巨人的模樣,通體燦燦如晶體,卻是血肉之軀,常態身軀便高達十萬丈,頗具壓力。

“這戰死的生靈,起碼也有百萬之數了。”

李昱低語,一場大戰,所陣亡的數字都是以萬為單位,人道領域內的生靈是一個龐大的數字,尤其是在長生物質充足的情況下,誕生戰者不難。

難的是出現精英,故而有了天路曆練的說法,有了域外戰場的征途,一切隻為培養出真正的強者。

因為人族先賢們意識到,環境太好,資源太充裕,有時候並不全是好事,這也關係到競爭的強度,誕生天驕的概率,以及壓力。

但這不是冇有代價的,人族戰死的兵士太多太多,正是這些人的屍骨才鑄就瞭如今的局勢,誕生了諸多人傑,這是必要的付出。

“準備進入,裡麵很危險,都給我謹慎些,不要壞了大事!”

有星尊大吼,加大了輸出力度,霎時裂縫再度被撐開,邊荒竟有混沌翻騰,此地不平靜。

吼!

緊跟著,自那湧出的星主血,星尊骨中,竟有陣陣吼嘯之音傳出,這些血液有靈性,哪怕漫長歲月流逝過去,還有一種不滅的執念,再現而出。

轟!

下一刻,災難性的事情發生了,地上血液騰起,不再流淌,而是化形,仿似成為了有形的生靈。

“嗯?這些血化形為生前的形態!”

有妖族天尊驚呼,竟見到了一尊邪魔族的血印復甦,一步便逼近到了眼前,一把將他拎起,而後猛力一撕,噗的一聲,直接被裂為兩半。

“小心!這裡殘魂不滅,至少也是天尊級數的戰力,那些血印更有入星海層次的神異,都跟在我等身後!”

幾大星尊蹙眉,不得不聯手撐開一曾光幕護佑族群隊伍,不斷的噴薄瑞霞,衝出神輝,對抗著血印化生的生靈。

李昱遠遠望去,深淵底部神山無數,長河滔滔,水澤都是靈液彙聚而成,長有不少稀世藥草等。

而此時,也有諸多殘魂向他衝來,當先的一頭四翼羽龍被一指點穿,碎成數十上百片,當場炸開,掀起一重血浪將後方全部打滅。

劫光呼嘯,化成成千上萬根審判之矛投擲而出,每一根都猶如上百**日炸開般,在血河中轟出一片又一片的缺口,一陣密集的雷雨落下,直接蕩平了一角區域,殺出一條路來,讓各族都駭然。

這樣的雷矛,就是一根落下,也足以釘死天尊了,實力太過恐怖。

李昱一念七殺起,高懸在上,直接驅散了那些環繞在附近的殘魂,這是本能的剋製,護住了周遭的人族。

同時,他也感受到了一股呼應感,源自各族隊伍中,顯然其他的命星降世者也到來了,這裡將成為他們對決之地。

嗡嗡!

就在另一側,有幾座大墳亮起,在轟鳴,地上的血還有殘破兵器全部倒卷,環繞在左右飛舞。

特彆是,那些墳前的巨碑,都是神則化成的,鏗鏘作響,傳出大道神音。

“星尊大墓,星主埋骨處!”

就是各族的領導者也兩眼放光,很是期待。

這絕對是寶藏。如果能挖出來,肯定有了不得的東西。

下一刻,他們毫不猶豫的出手,法則彙聚成星海,猶如一片又一片瑰麗星空垂落,疊加在此地,將大墓徹底覆蓋。

但不曾想,這樣的舉動卻引起了莫名的變化,讓那些至尊人物們的遺留徹底暴動起來。

哧!一道道神光衝起,伴著古老的低語聲,悲切而痛苦。

“為什麼要斷開那條路?真的需要如此嗎?什麼劫氣!什麼天地大變!什麼量劫,都是假的,是陰謀!這是墮落!”

“終有一天,大夢醒來萬古皆空,該來的終究會來,逃避,隻得祥寧片刻!真正的主宰者將要歸來,斷開的路也擋不住他們,有天外之力相助!”

“從前並未出現過,為何偏偏在近古湧現?萬族之爭加劇,一切都有··在背後推動,我們都是棋子!萬族都是棋子!”

一座座法則化成的神碑上,竟有這樣的悲吼聲傳出,無奈而黯然,雖洞悉一角,但卻有心無力,遠遠不是他們這一層次所能阻止了。

“什麼意思,昔年究竟發生過什麼?為何會有如此之多的星尊與星主出現在此,埋骨深淵中,一點訊息也不曾傳出?”

不止是人族,就連到來的異族們也都悚然了,一陣心驚。

事情似乎朝著不可控的方向飛速發展,為他們揭開了塵封曆史的一角。

“那條路是什麼?劫氣又是什麼,竟可導致天地大變?”

人族強者蹙眉,難以理解,祖界的環境大變過嗎?從未聽說過這樣的訊息,而玄乎的那條路,所謂的劫氣,都給人一種模模糊糊的感覺,無法猜測。

認真想下去,這很可怕,那些戰死的強者們彷彿知悉了什麼,像是有一種大禍,到最後終究會捲土重來,究竟是怎樣的可怕,竟然讓他們認為萬族都不過棋子?

要知道,他們可以說是人道中的至尊人物了,己身命星演化宇宙,自成一片完整星空,或為星宇至尊,或為星宇之主,卻也隻能在隕落前的一瞬見證一角未來。

劫氣?

李昱神色一動,老祭司似乎跟自己提及過這一字眼,他創下大黑天的其中一個目的便是與之有關,曾被告知,這個東西與紀元之末仙道人物隱冇有所關聯。

可那條路呢?為何會說斬斷?是墮落?這其中究竟涉及到了什麼,連星主都隻能無力以對,在臨死的極儘昇華中悲吼,斷路彼岸的存在終要歸來。

“人王曾言,我是他我同位體,來自相對平行的未來,當初老祭司便有過猜想,這些劫氣,會不會與我所見時空的衰頹景象有關?

非是末法,而是真正的絕靈,猶如超凡永禁星空?”

他深深思量,隱隱把握住了什麼,己身所創劫經與大黑天相合,觸及到了一線靈機,掙脫了冥冥中所謂劫氣的牢籠,看到了一絲霧靄外的天地。

可就算是絕靈時代,按照秘境法與花粉路的表現來看,也不過影響普通的真仙,讓他們跌落成了偽長生,將有老死的一天,若是如仙王般的存在依舊不受影響纔對,看來這劫氣也可能隻是一個引子,事情遠比所想的嚴重。

“等等,劫氣?!被斬斷的路?我族曾有古籍記載,提及過相關的字眼,但彼此之間似乎並不相關,對於劫氣的出現我族強者亦是無法洞悉緣由,但被斬斷的路,卻是有蛛絲馬跡,與曾經祖界的真正主人,至強的族群有關!”

忽地,光明族星尊驚呼,有所發現,也深深的驚悚,這裡的戰死強者竟然能提及到那條被斬斷的路,那他們的存在得多麼久遠?至少也是上個紀元前了吧!

祖界的真正主人,至強的族群?

此言一出,各族的生靈都怔住了,紛紛露出疑惑之色,祖界的主人不就是萬族嗎?他們祖先便是發源於此,隻不過後來大戰離去,纔有了後續的爭奪。

到了當世,每一族群都標榜自己起源於祖界,那裡纔是真正的故鄉。

那至強的族群又是什麼東西,比之當世的十大強族都要恐怖不成?又為何都不曾見過,滅絕了嗎?

可惜,光明族到底隻是十名開外的大族,冇有那些強族底蘊深厚,典籍中對很多東西都記載模糊,很是顧忌。

“對於劫氣,我族先輩曾有過推測,這是一種可怕的力量,能在無形中影響一切,掀起爭端與殺戮,改變世間生靈,讓他們沉淪,甚至可能,不屬於祖界,不屬於諸天內!

按照先輩的理念,也許曾經的歲月中,萬族間關係並冇有這麼緊張,甚至可能真的有過團結與合作,隻是在所謂的至強族群消弭後,劫氣出現後,才逐漸成了今日這般不死不休的模樣。”

靈族星尊麵無表情的開口,他們位列十大強族,對當初的記載很詳細,故而講述了出來,震撼眾人。

劫氣是諸天外的產物!

至強族群消弭前,各族曾有過團結一致,合作的歲月!

這樣的秘密,似乎在將侯層次中已經逐漸被知悉,屬於必要的情報,但對於人道至尊之下的生靈,卻都是驚天大秘,終其一生也觸及不到的事物!

李昱亦是心神震動,來自諸天外?難不成與域外天魔有關?亦或是至強族群的造物,他們便是因此而消亡?

今日,塵封的宇宙深淵開啟,暴露出的隱秘太多了,讓所有人都有些沉重,過往就彷彿生活在溫室中一般,根本不知曉真正的曆史!

“說起這個,人族恐怕知曉的比我們都多吧,畢竟在當年也是重要的角色,付出了很多。”

妖族的星尊笑了笑,提及此事時,竟然罕見的冇有殺氣,甚至還有一絲敬畏般的意味,彷彿那些存在很神聖,居功甚偉。

人族的廣法星尊沉默良久,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天尊隊伍中的身影,悠悠歎道“萬族起源祖界,這是事實,祖界的主人是昔年的至強族群,這也是事實,隻不過曾經的地位與如今不同罷了。

而在當年的大變中,也有諸天外的事物出現,甚至與天魔有關,關於那樣的至強一族,他們也有著同樣超然的稱謂,曾被尊為‘·’。”

轟隆!

伴隨著他的話語,就在那最後一字出現時,狂雷呼嘯,漫天白熾,一切聲音與光影都消失了,冇有任何一人聽到他所說的字眼是什麼。

但各族星尊對視一眼,心中皆有了定數,皆是悶頭向前趕路而去,這一段路途,他們難得的冇有爆發衝突,各族隊伍相安無事,心事都很重,在默默思量著什麼。

“看來要早日踏入星尊領域了,曆史上有太多的迷霧遮掩,隻有到了將侯層次,纔有最基本的知情權,所謂被斬斷的路,所謂至強族群,所謂諸天外之變,也許與我降臨與此有著根本的關聯!”

李昱平複心神,眸光愈發熾亮起來,修行的動力自始至終都在督促著他爭渡,高歌猛進,原因為可以短暫平息些時日,但顯然,這條路不會平靜。

他們沿著大墳前行,周遭寸草不生,赤地億萬萬裡,根本冇有儘頭,向前飛去,結果看到了諸多星骸,數不儘的大星墜落在地,都是當年被打下來的,密密麻麻。

這片古地無比廣闊,隕星無數,可以看到,許多都是被**力摘落的,殘留著各種各樣的戰痕與血跡。

而在前方,赫然有著一道道盤坐在地的身影,很乾枯,但依稀還能見到血肉,有陣陣呢喃聲自那裡傳出。

“·劫···諸界···永恒··見超脫。”

模模糊糊的呢喃聲自那裡傳出,所有人都側耳傾聽,想要知曉些什麼,漸漸的,那些呢喃聲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響亮,彙集到一起,化成了黃鐘大呂般的吼嘯之聲:

“量劫降臨於諸界,唯投入永恒方得見超脫!”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