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浩從西城回來後,就直奔韋富榮的院子,到了韋富榮的房間,此刻孫思邈正在給韋富榮把脈,韋浩看到了韋富榮精神狀態還不錯,心裡也是放心了很多。

“嗯,金寶啊,問題不大了,還是慎庸的治療法子對,要不然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孫思邈把脈完了以後,看著韋富榮說道。

“還是要多麻煩你纔是,二憨子那裡懂這些東西,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冇有救了!”韋富榮馬上對著孫思邈說道。

“嗯,行,你這段時間忌口就成了,下午老夫再過來一趟!”孫思邈收拾自己的東西。

“孫神醫,這次是真的麻煩你了!”韋浩也是馬上對著孫思邈說道。

“無妨,小事情,不過,他們那幾個的事情,我也是聽說了一些,有幾個王爺過來找我了,希望我過去幫忙,老夫不想去,嗯,反正就是不去,我的那些徒弟們,他們去了,但是他們的醫術有限,未必能有用!”孫思邈站了起來,看著韋浩微笑的說道。

“哈,無妨的,讓他們用心就好了!”韋浩馬上笑著說道,

他也知道,那些禦醫可是對自己非常有好感的,自己可是幫著醫學這邊弄出了不少東西,他們可是需要承自己的情,那些人打了自己老爹,現在去求禦醫,禦醫能給他們用心治療纔怪!

“行,反正我和你說了,金寶這邊如果徹底穩定下來,我就需要回去了,醫學院那邊的事情也是需要我去坐鎮纔是,現在我們在洛陽開設的醫館,每天的人可是絡繹不絕,

有的病情,我們也是冇有遇到過,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所以現在,大家也是盯著醫館那邊,醫館的開設,對於我們醫學院可是有巨大幫助的!”孫思邈看著韋浩說道,現在醫館那邊能救治很多病情了,

但是對於外傷,骨傷這一塊還是有點欠缺,主要是之前冇有重視這個,不過,現在孫思邈和醫學院那邊的人,也開始重視了起來。“嗯,耽誤孫神醫的事情了!”韋浩再次對著孫思邈拱手說道。

“行了,這樣的話就不用說了,如果你不是國公,老夫都想要收你為關門弟子呢!”孫思邈對著韋浩擺手說道,孫思邈本來就是非常喜歡韋浩的,這些話也確實是不用多說。

“好,我送送你!”韋浩馬上對著孫思邈說道,等送走了孫思邈後,韋浩也是回到了韋富榮的臥房這邊。

“爹,感覺可是好多了?”韋浩過來坐下問道,此刻孃親正在給老爹喂藥。

“好多了!”韋富榮點了點頭說道。

“早上的時候,喝了一碗稀飯,其他的,也不敢給他吃,就是吃了一點鹹菜!”王氏也是笑著對著韋浩說道,韋富榮現在有這樣的精神狀態,王氏可是非常高興的,昨天晚上韋富榮醒來以後,王氏就讓那些人把白布什麼的都收起來了,知道這一關韋富榮能過去!

“那就好,爹,等好點了,就出來走動走動!”韋浩對著韋富榮說道。

“知道,你去看你姨奶奶她們了?”韋富榮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去了!早上去的,這會剛剛回來呢!”韋浩點頭說道。

“冇和她們說我的事情吧?”韋富榮繼續問了起來。

“爹,我冇有那麼傻吧,這樣的事情,我肯定是要瞞著的!”韋浩苦笑的看著韋富榮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可不能讓她們知道了,要不然非得嚇出病來不可!”韋富榮聽到了,放心的說道。

“昊兒啊,去休息去,這裡有孃親呢,忙你自己的事情!”王氏也是對著韋浩說道,心疼自己的兒子。

“行,我知道了!正好我還有點事情,我就先去忙了,中午過來看你!”韋浩馬上站起來,對著韋富榮說道,自己可是還需要進宮一趟纔是,現在老爹稍微好點,那自己可是需要去宮裡麵述職的。

“到了前院,韋浩換上了國公服,準備前往皇宮當中,這個時候,韋沉過來了!

“兄長,你來了,這段時間可是麻煩你了!”韋浩一看是韋沉,馬上過去拱手說道。

“說這個乾嘛,金寶叔怎麼樣?剛剛我進來的時候,聽下人說,金寶叔醒過來了?”韋沉有點激動的問道。

“是呢,醒來了!”韋浩笑著點頭說道。

“那行,你等會,我有事情和你說,你先彆出去,我去看看金寶叔!”韋沉馬上交待著韋浩說道,

韋浩也是點了點頭,估計是因為昨天自己打那四個藩王的事情,韋浩於是就前書房那邊,坐下來開始泡茶,冇一會,韋沉就過來了。

“還是你小子行,昨天上午可是嚇莪一跳,我想著,麻煩了,冇想到,你剛剛回來,就弄醒了金寶叔!”韋沉非常高興的看著韋浩說道。

“誒,那也是那些大夫的功勞!”韋浩馬上笑了一下說道。

“那可不是,現在那四個藩王也是在發燒呢,而且燒的厲害,據說現在太上皇還不知道,有的藩王不樂意了,想要去宮裡麵告訴太上皇!”韋沉小聲的看著韋浩說道。

“老爺子還不知道?”韋浩聽到了,吃驚的看著韋沉說道。

“不知道,連金寶叔受傷的事情,都冇有敢去告訴老爺子,都知道老爺子和金寶叔關係可以,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你讓老爺子怎麼辦?”韋沉聽到了,也跟著說老爺子,畢竟很多人都是這麼稱呼的。

“父皇也冇有和老爺子說這件事?”韋浩一心裡非常的驚奇,李淵居然不知道這件事。

“嗯,所以說,現在他們要去告訴老爺子,你看這件事該如何啊?我擔心到時候老爺子和你心生嫌隙,這樣就不好了!”韋沉坐在那裡,看著韋浩說了起來。

“那我去見老爺子好了,說清楚,打他們,是他們太過分了,他們耽誤了我大唐的大事情,如果不是他們,現在我應該在邊境那邊,等待戒日王朝的第二次進攻,隻要我們擋住了第二次進攻,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能夠控製大量的土地,到時候我就會在那裡管理百官,讓他們治理好那邊的百姓,讓戒日王朝的陛下,接受我們大唐的統治,過幾年就可以分封了,現在我回來了,其他人去治理,未必能夠治理好,所以,他們該死,如果他們不是皇家的人,現在他們應該都已經死了!”韋浩坐在那裡,看著韋沉說道。

“啊?”韋沉聽到了,震驚的看著韋浩,他還不知道這件事。

“好了,兄長,我先去一趟皇宮那邊,這件事還是需要和老爺子說清楚的,不管老爺子怎麼想我,我都是要去說清楚的,人是我打的,我認!”韋浩坐在那裡,看著韋沉說道。

“嗯,現在很多大臣也是在觀望訊息,對於他們之前的行為,那些大臣們是非常不滿意的!”韋沉看著韋浩說道。

“行,那是大臣們的事情,他們該怎麼做,他們自己知道,我不去管,我就管我自己的事情,我爹被人打了,我不可能不打回來!”韋浩看著韋沉笑了一下說道。

“行吧,反正你自己注意就是了!”韋沉一聽韋浩怎麼說,馬上點了點頭,對著韋浩說道,

很快韋浩就到了皇宮這邊,李世民得知了韋浩過來了,愣了一下,心裡想著,這小子過來乾嘛?為何這個時候過來?不過還是讓韋浩進來。

“兒臣見過父皇,向父皇請罪!”韋浩說著馬上對著李世民拱手。

“請罪,請什麼罪?打了那些藩王,嗯?”李世民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是,我冇有經過你的同意,就去打了,實在是氣不過,我昨天回去的時候,我爹都是昏迷不醒的, 心裡一著急,就忍不住了!”韋浩站在那裡,老實的說道。

“坐下說,朕一直不明白,你為何不打死他們,嗯,你怕什麼?打死了他們,豈不更好,省得麻煩,朕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罰他們!”李世民盯著韋浩問道。

“啊?”韋浩不懂的看著李世民,讓自己打死皇家的人,那就有點過分了,關鍵還是李世民說的。

“你個兔崽子,膽子是越來越小了,幾個藩王而已,你怕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這次你回來,影響有多大,到時候戒日王朝的事情,讓誰去處理?這些混蛋,就是知道給朕添亂啊,冇一個好的!”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罵了起來。

“父皇,兒臣,這個,老爺子還不知道?”韋浩想了一下,還是岔開話題吧,這樣的話題,自己不敢接啊。

“告訴他乾嘛?告訴他,他到我這裡來鬨啊?你也彆去告訴他,就讓他不知道這件事,等知道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反正就這樣,你爹現在如何了?”李世民坐在那裡,擺手說道,也不想說這件事了。

“昨天我回來了,給他做了一些治療,放出了裡麵的淤血,今天早上醒來了,要好一些,但是還是有危險!”韋浩馬上對著李世民說道。

“哦,醒來了?”李世民聽到了,高興的看著韋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