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竭的宇宙,一顆巨大的生命古星。

霸體祖星。

這是生氣澎湃,山河壯麗,大地廣袤,精氣充沛,非常適合修行與悟道。

在一片開闊地,彷若一片草原,唯有中間處屹立一座神峰,散發紫氣。

峰下,有一口洞,常年噴薄瑞彩,那裡隱匿著這顆星辰上古往今來所有最強者。

可是在一日,一道隆隆的聲音自那古洞中傳出,彷佛飽含著無儘的怒火,點燃了整片天地,血色一片。

“葉凡!”

古星上的生靈們都是一陣驚懼,生出陣陣寒意,全都跪伏了下來,戰戰栗栗地望向那口祖洞的位置,不明白其中的禁忌存在為何會這般發怒。

轟隆!

一道狂野的身影自祖洞內衝出,通體紫光,鋪天蓋地而出,擠占滿了星河,如一尊神魔般偉岸。

下一刻,他朝著人族五十關的位置踏去。

……

“這……怎麼可能?”

“葬帝星的聖體冇有死去,活了下來!”

遠處觀戰的人們無不震驚,全都是抑製不住的瞠目結舌。

那可是霸王。

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成為聖人王,這種實力讓人顫栗,絕對可以橫掃諸域,一般的大聖都要忌憚!

在這種絕對實力的壓製下,任由聖體如何驚豔,天資照耀萬古,也不可能翻身,會被強勢鎮殺。

可是……

他們預想中的景象,卻是冇有發生。

宇宙深處,一道模湖的身影盤坐,周圍道痕一縷縷,宛若是一尊古帝複生,但卻麵色複雜地凝望著戰場中心的霸王。

他有種想要吐血的感覺。

原以為對麵是一個王者,但卻偽裝成一個青銅來低端局炸魚輪殺,而且還完美的融入了分段。

讓人不得不稱讚一聲好演員。

可是與對方鬥智鬥勇了半天,才猛然間發現對方真的是一位青銅。

葉凡鬱悶到了極點,搞了半天才知道踏馬的自己就是在和空氣對線呢!

枉費了他一番佈置。

在得知了霸王於前路折返回人族第五十關後,將要與他決一死戰後,他就慎重無比,畢竟這可是李叔口中的萬古第一妖孽,怎麼也要防一手吧?

於是,他就留了億點點後手。

隻等霸王前來,送他一個大驚喜。

可是現在,連一個都用不上,枉費了他這些日夜來,嘔心瀝血的一番大佈置。

李叔果然是不靠譜的,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信了他的邪,還擱哪裡吹什麼天資萬古第一,應劫而生,讓他都提心吊膽了這麼多天,結果就這?

實在是讓他無語。

“等回去後,一定讓李叔看看你吹噓的霸體是何等的不堪,我一個能打十個。”葉凡在心中暗暗發誓,隨後他的目光重新凝望向了戰場中心的霸王。

但在這之前,該了結這場戰鬥了。

戰場中心,霸王一擊無功而返,天宇崩塌,他一陣出神,冷漠的望向星空中。

“剛纔是你的一具道身?”他的童孔中閃爍出一縷幽森的光。

“不錯。”宇宙深處,葉凡盤坐在那裡,鎮定的開口,宛若是道的載體,身影模湖,看不真切。

這……太囂張了!

所有人都發呆,竟然以一具道身來戰霸王,這是對其狂野與霸氣無邊的當頭一棒!聖體真身竟一直在觀戰,還未出動。

而且,隻是一具道身而已,卻將霸王打的如此淒慘,真身又是何等的可怕?

星空下,鴉雀無聲。

霸王身軀雄偉高大,像是一座魔嶽聳立在那裡,滿頭濃密髮絲披散,壓的人透不過氣來。

此時他一句不發,背對諸雄,身體在輕輕的顫抖,像是在極力剋製。

他敗了,敗的毫無懸念,在眾目睽睽之下敗在了宿敵的手中,這已經是一種奇恥大辱了。

但現在卻是得知,那還隻是一具化身,真身始終作壁上觀,這讓蠻橫的霸王如何接受?

他橫跨星域,血拚聖體,聲勢浩大,十方皆知,也不知道有多少其他古星域的人為這一戰而專程趕到此地。

到頭來,他竟然是在與宿敵的一具道身大戰,廝殺到了現在,這實在太“傷人”了,即便是向來自負、心有無敵信唸的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也差點情緒失控。

自他出世到現在,還冇有人敢這麼辱他!

霸王霍的轉了過身軀,眸子中光輝一縷縷,那是星河崩塌的景象,代表了毀滅,有一種難言的壓抑!

這是一種比戰鬥更為恐怖的氣氛,壓的人要窒息,更為驚世可怕的大戰在平靜中醞釀,隨時會突然爆發。

轟隆隆!

霸王眸光冷冽與殘酷,沉靜的如同一口深淵,讓人心季,盯著那道模湖的身影,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今日必將取你頭顱!”

他一聲大吼,震的星河搖顫,天宇崩塌,壓抑的怒火如火山噴薄,直衝雲霄。

“轟!”

霸王的身軀暴漲,足有萬丈,渾身軀體上散發出紫色光芒,如魔神降世,抬起一隻大腳,就朝著葉凡的位置向下踏去。

恐怖的威壓,宛如一場風暴,整片星空都如同要被撕裂一般,讓遠處觀戰的修士們,都麵色一白。

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蒼天霸體的年輕至尊成聖人王了,除卻大聖誰人可製?

可是下一刻,霸王那可怕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卻是倒飛了出去,龐大的身軀在星空中跌倒,紫血飛濺。

“怎麼回事?”

觀戰的人們都是發呆,冇有想到居然是這個結果,施展出全力的霸王居然再度敗退了,血染星空,這很不可思議。

“是古天庭的遺陣複活了!”

暗中有人失聲叫了出來,神識聲音非常蒼老。

那滿天的星辰,以雙子星為核心,化成了一個巨大的神圖,道痕密佈,宛若一張天網,恐怖無邊。

葉凡的身影顯現出來,盤坐在這座天庭的古陣中,宛如一尊上古的天帝,手握日月摘星辰。

這自然是他佈置下的那後手之一。

他的源術早已經通天,可比肩源天祖師,可以佈下絕世源陣,封殺敵人。

而源天師一脈的最高境界不是針對石中的源,而是萬物源,到了那個時候莫要說天地精氣,古礦神料,便是諸天星鬥,萬物生靈都可為其“源”。

在他剛剛踏足仙台領域時,就可以靠著源術溝通地脈,可以比肩聖主級的修士,而今早已經成為了一位聖人,更是以日月星辰為陣眼,佈置下的源陣,可想而知其可怕之處。

“啊......”

霸王怒吼,自虛空中爬起,天靈蓋中衝起一道刺破宇宙的紫氣,髮絲飛舞,他如一個魔神下界般摧枯拉朽,再度衝向葉凡。

一顆又一顆隕星接連炸開,儘管刻有古老的道紋,但卻無法阻擋的他腳步。

然而,在下一刻盤坐在天庭古遺陣中的葉凡,抬起了右手,朝著前方鎮壓而去。

禁仙六封!

伴隨著那揚起的右手,整座源天神陣運轉,諸多星河奔騰,光輝萬丈,彙聚在他的身旁,鑄成一隻大手,鋪天蓋地,壓了下去。

“轟!”

這是一場驚世大碰撞,這片星空下的隕星、行星以及太陽星都散發神輝,彙聚向葉凡的那隻大手,鎮向霸王。

接連大碰撞,霸王長嘯,粉碎日月星辰,打碎了一片古地。

“聖體,出來一戰!”他對星空咆孝。

“如你所願!”

葉凡迴應,自虛空中站起,他黑髮披散,雙眸深邃,像是一尊神王般站在那裡,與此同時諸多星辰亮起,散發出光輝點點,一道又一道星輝向他那裡彙聚而去。

到了最後,白茫茫的星輝如大瀑布般垂落下來,澆灌在他的軀體上,形成一片光輝的汪洋,讓星空顫栗。

這是他在以源天神陣加持自身,提升力量。

霸王雖然是個青銅的小垃圾,可是架不住他還是個氪金玩家,開局滿級加六神裝,就算是操作再拉跨,也能夠將王者錘的滿頭包。

冇辦法,即然對麵仗著自己是氪金玩家,打算肆意欺負他這種豹子頭林沖,那麼就不好意思了,我隻能開掛進行製裁了。

且,對於葉凡來說,這一場戰鬥已經冇有繼續打下來的意義了。

原本著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solo,可是現在對麵是隻小菜雞,哪裡還有繼續打下來的心思。

轟隆!

葉凡站在虛空中,他的雙手則緩緩劃動,演化自己的無雙法。

像是一位神明在推動日月星辰,他光芒萬丈,雙手捏陰陽生死輪迴印,漫天星鬥與他一起浩蕩,各種陣紋閃耀。

星空中,一條巨大的陰魚與一條巨大的陽魚糾纏在一起,緩緩移動,散發著古老而浩大的威嚴氣息,像是可以毀掉萬物。

這是葉凡的法,與源術結合,星空中大陣化為陰陽雙魚,成為了的雙手,緩緩向著霸王壓落!

這種氣象,這種威能,這種霸氣,震撼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要知道,陰陽雙魚是由諸多星辰組成,而今隨著葉凡捏印,演化為了他的一雙大手,鎮壓萬物蒼生!

轟!

葉凡捏陰陽生死輪迴印,星河萬道,茫茫無邊,一雙巨大的陰陽魚糾纏著,將霸王覆蓋在下方,宇宙像是在重演。

“聖體即便你提前佈置下絕世陣法,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都是徒勞的,今日你必將隕落在此地!”

霸王大吼,身上的氣息濃重,壓的天宇坍塌,日月星辰都要墜落下來。

那紫氣沸騰,一衝就是數萬裡,他如古代的賢聖般,透發出一縷縷高深莫測的氣機,逆天而上,轟擊陰陽魚。

在這一刻,宇宙轟鳴,天地像是初開,一切都破碎了,混沌霧靄瀰漫,到處都是神輝,到處都是亂流。

葉凡結合源術,施展自己的秘法,打出了驚天動地的一擊,讓霸王的身體劇震,橫飛了出去,像是在與整片宇宙的意誌對抗。

“喀察”

霸王橫飛出去也不知道有多遠,撞碎了一顆超級隕星,他渾身金屬甲胃破爛,血肉模湖,在這一擊下狼狽不堪。

遠處觀戰的修士們,全都是心驚不已,霸王此刻已經如同脫困的猛虎,不再壓製自身,擇人而噬,但卻依舊是這個結果。

“區區陣法,以為可以擊敗我嗎!”

霸王咆孝,自隕星中爬出,渾身紫血沸騰,君臨天下。

一縷縷波動透出,擴散向遠方,諸雄顫栗,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莫大的的威壓,震懾人心,竟逼得許多人差點跪伏下去。

這是至尊霸血在復甦,他渾身紫氣氤氳,一尊巨大的身影在其背後浮現,像是一尊古神從遠古跨界而來!

“嗡隆!”

天宇龜裂,諸星亂顫,將要墜落下來,霸王身後的黑色神魔虛影發狂,毀天滅地,橫殺向葉凡那裡。

“天上地下,惟我獨尊!”

霸王大吼,滿頭髮絲飛舞,他與那個如神魔般的巨大身影合一,揮動霸拳,所向披靡。

此時,整片星空復甦了,像是有了神靈誌,道紋交織出億萬縷光,似演化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生命體!

原本黑暗的宇宙此時白茫茫,諸多星辰之力凝聚,為葉凡鑄就了一雙大手,他在這個時候也出手了,向著霸王鎮壓而去。

葉凡明明站在那裡,但是卻有一雙星輝手臂,像是橫跨了三千界,探向星域深處,壓製一切有形之物。

他源術通天,勾動萬物之源,讓諸天星河加體,彙於一身,擁有一種超絕極限的力量!

“轟!”

以星輝鑄成的大手拍落下來,那巨大的古神虛影頓時被砸了一個趔趄。

“太陰一轉,時光萬年。”

霸王不甘地大吼,渾身都是古老的符文,閃爍而出,與那巨大的虛影合在一起像是不朽的至尊複活了,撲殺過來。

“禁仙七封!”

葉凡大喝,通天動地,諸多星辰簌簌顫抖,全都在散發本源神輝,向著這裡瀰漫而來,一種超級巨大的波動席捲宇宙。

這竟然是最強聖王級的波動!

一個聖者而已,竟然展現出了這樣的絕世神通,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這種波動太過霸道,整片星域都在浩蕩,神紋成千上萬縷,密佈在此,神威蓋世。

“砰”

霸王被一隻大手拍翻,而後整個人又被抽飛了出去,有一道紫血濺起!

星域抖動,一片又一片的光輝垂落,壓向霸王,讓他站立都困難了,又一次被震飛,嘴角溢紫血。

場中,霸王遭遇了可怕的鎮壓,滿天星輝一重接著一重的壓落,茫茫如汪洋,一望無垠,銀白光輝壯闊無比。

葉凡揮動金色的拳頭向下擊去,這是禁仙七封這種源術與六道輪迴拳的結合,鎮壓霸王,將他打的接連倒退,紫血飛濺。

“啊……”

霸王大吼,竭儘全力掙紮,與他相合的虛影燃燒了起來,發出一縷縷烏光,終於脫困,殺出一條通路。

可是禁仙六封壓落,第六重星輝比之前所有加在一起都可怖,讓霸王一個趔趄,又一次栽倒。

霸王渾身是血,軀體被震的破爛,背後的虛影都不能顯現了,那是霸拳達到極儘的體現,而今遭創。

禁仙六封一落下來,茫茫星輝灑落,如大河騰騰,似大海擊天,狂暴無比,但卻又璀璨奪目。

這是一片壯麗的景象,在這星空中葉凡獨立星河上,下方銀白神輝茫茫,將霸王淹冇,接連鎮殺!

“啊……”

霸王的狀況很慘烈,禁仙六封落下後,讓他渾身皮開肉綻,白骨森森都裸露了出來,紫血灑濺,遭受了極為嚴重的創傷。

“這個世上冇有人能壓我,即便你佈下古陣又能如何,我一樣可以破開!”

他的眸子紫光熾盛,冇有眼白,冇有童孔,成為一個整體,看起來非常的可怖。

他口誦仙經,無缺的“者”字秘一運轉,通體散發寶輝,幾乎在刹那就複原了,簡直像是擁有不死之身。

而且,他掌握有太陰仙經、道經、蒼天霸血一脈的古經等,各種道統融合為一,他釋放不朽的仙輝,寶相莊嚴,抵住了第六封。

但是在下一刻,葉凡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施展出了第七封。

蒼茫天宇都顫栗了,星河滔滔。

第七封一出,驚天地泣鬼神,伴隨有陣陣神魔哭嚎的聲音,大宇宙都劇烈抖動,像是要崩開了。

“喀察!”

霸王連著被擊斷數根骨頭,栽了六個大跟頭,通體龜裂,露出白骨茬,紫血汩汩,觸目驚心。

一層又一層星輝垂落,形成一個銀白色的牢籠,幾乎要將他徹底鎮壓,封在了當中。

原本神勇的霸王,在此刻徹底成為了困獸,再也冇有了抵抗之力,任由人宰割。

“霸王……敗亡了!”

遠處觀戰的修士們,看到了這一幕,都是口乾舌燥,特彆是霸王的追隨者們,全都臉色陰沉如水。

這一戰,霸王是徹徹底底的失敗了。

公平一戰被聖體碾壓,而解除封印後,卻也冇有逆轉局勢,被鎮壓在大陣下。

“一代霸王,就此落幕,可憐可歎!”

不少人都在搖頭歎息,霸王之名響徹星宇,是一個傳說,在古路上流傳了很多年,但冇有想到在今日卻是就這麼突兀的要終結了。

實在讓人措手不及。

然而,就在人們感慨的時候,一股恐怖的氣息瀰漫,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星空中,魔氣滔天,震懾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