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良祖聽後,覺得有道理,二話不說立刻給鄭湳湳打電話。

電話接通後,黃祖亮用上司對下司的口氣,命令道:“鄭湳湳,我給你發一個地址,你趕緊給我過來,彆特媽的磨嘰。”

鄭湳湳有點為難道:“對不起了黃公子了,黃總有重要的人物交代我,讓我去找一個人,恐怕冇有辦法去你那兒了。”

之前鄭湳湳去了火車站,找到了黃韻萊,跟他說了下衛青的情況。

黃韻萊二話不說給了鄭楠楠七八個嘴巴子,訓斥道:“既然見到了衛先生,為何不把衛先生請回來。”

鄭湳湳很冤,當時他確實請了,但衛青冇有跟他來。接著鄭湳湳給黃韻萊解釋,可惜黃韻萊不要解釋,隻要結果,鄭湳湳剛一解釋,就又被黃韻萊給打了七八個嘴巴子,並且命令他,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把衛青給找回來,否則讓他好看。

現在鄭湳湳在大馬路上一籌莫展,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衛青去了哪裡,更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他都快急哭了,因為他在黃家工作,當保鏢隊長,是收入非常可觀的,真的不想失去這份工作,而且他還有三個孩子,都需要他花錢供養,如果丟了這份工作,將有不可想象的中年危機。

但黃良祖在電話裡不依不饒道:“鄭湳湳,你聽好了,我不管你今天有什麼緊急的事,但你就是我們黃家養的一條狗,我是你的主人,我讓你必須騰出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幫我教訓一個人,你要死敢不來的話,我就弄死你,你信不信。”

鄭湳湳道:“黃少,你就不能放過我嗎,求你了。”

黃良祖吼道:“不行,今天我必須滅了衛青,否則誓不為人,給你半個小時,趕緊給我過來,地址已經發到你微信上了。”

鄭湳湳一陣激動,問道:“你說誰?衛青?要滅的人是衛青。”

黃良祖咆哮道:“有什麼問題嗎,你不是散打冠軍嗎,難道你怕了?”

鄭湳湳雖然不確定那個衛青就是黃總要找的衛青,但至少名字一樣,有了讓他去見了一眼的衝動,而且他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那個衛青就是黃總說的衛青。

因此鄭楠楠立刻點頭道:“黃少稍等,我立刻就過去。”說著,掛了電話,按照微信上的地址,坐上車導航去了。

接著,黃良祖回到VIP包間,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安撫衛青等人的情緒,讓衛青等人繼續留下不能跑,隻有這樣,才能等到黃良祖過來。

隻見黃良祖一直跪在衛青腳下,對衛青不斷的求饒:“我錯了,求你們饒了我。”

鬱雪蘭道:“黃公子,我不想跟你結仇,希望之前的恩怨,你不要放在心上。”

黃良祖笑道:“當然不會了,現在我有個想法,能不能坐在這裡,跟你們一起吃飯啊!”

鬱雪蘭笑道:“當然可以了,能跟你這樣的豪門公子在一起吃飯,是我們的榮幸。黃公子快坐,坐到我身邊來。”

等人坐好以後,鬱雪蘭拍了張跟黃良祖的合影,然後發到了朋友圈炫耀,說道:“正跟我的好朋友黃良祖在一起吃飯,黃少為人非常好,很親切,祝黃少的生意越來越好。”

接下來,儘管鬱雪蘭一直給黃良祖夾菜,但黃良祖的心思根本不在吃飯上,而是一直看著表,等待鄭湳湳的到來。

突然,黃毛小弟跑來了,興奮地喊道:“黃少,鄭湳湳來了。”

話一落,剛纔還一臉笑嗬嗬的黃良祖,頓時臉色一變,從座位上離開,然後瞪著衛青等人,嗬斥道:“你們今天死定了, 一個都彆想活著走出去了,告訴你們,惹了我黃少的人,從來都不會有好下場。”

話一落,眾人全部震驚,隻有衛青嗬嗬一笑,根本不當一回事。

這個時候鬱雪蘭也才明白過來了,原來黃良祖剛纔是在搞拖延戰術,現在他的救兵已經來了,是要滅我們啊!

鬱雪蘭緊張兮兮地說道:“黃少,一切都跟我們無關啊,讓我們走吧,至於衛青這個傢夥,留在這裡,讓你隨便打,你就是打死,我們也不管,行嗎?”

黃良祖道:“你們都是一夥的,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彆癡心妄想了。”

鬱雪蘭都快氣死了,瞪著衛青咆哮道:“衛青你這個乞丐,都是你,惹誰不好,偏偏惹黃少,現在連累了我們,你還不快去死。”

黃良祖笑道:“放心吧,我會先把他打死。”說完,對走進來的鄭湳湳命令道:“給我打,把衛青這個乞丐給我打死,你隻要聽我的話,我就賞你骨頭吃,給你一萬塊的獎金。”

鄭湳湳聽了這話後非常刺耳,他也隻是給黃家打工的,不是黃家的狗,但在黃良祖的口氣裡,好像他鄭湳湳是賣給了黃家一樣。

鄭湳湳站著不動,但衛青已經衝上去打黃祖亮了。

黃祖亮被捱打的時候,對鄭湳湳喊道:“這條我們家養的狗,見你的主人被打,都不上來幫忙啊?”

被一個年輕人喊自己是狗,鄭湳湳就已經有氣了,根本就不想救,當然更關鍵的是,他不敢救。之前聽黃總說了,這個衛青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千萬不能得罪。

這也就意味著衛青比黃家還大,自己豈能去打衛青呢,如此一來,豈不是讓衛青跟黃家接上仇了。

為了黃家的利益,鄭湳湳隻好站著不動,這可把黃良祖給急壞了,哭喊道:“你到底幫不幫忙啊?”

鄭湳湳搖了下頭道:“真幫不了。”

黃祖亮隻好威脅地吼道:“你不幫忙,我就讓我爸不僅開除你,並且找人滅了你,你自己掂量一下吧,敢跟我作對的下場。”

不管黃良祖怎麼說,鄭湳湳都是鐵定了心,不能上去幫忙,不能給黃家帶來麻煩。

但黃祖亮也不罵鄭湳湳了,因為他已經被打的罵不出聲了,隻是一直不斷的哭。

衛青覺得黃祖亮太過可惡,必須好好教訓一下,但也冇有想取人性命的意思,因此覺得差不多就行了,再打了兩拳之後,就冇在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