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想離婚嗎?隻要你給我一百萬,我就同意離婚。”李賢毫無感情的說道,他從一開始對路科語就冇什麼感情,所以當他喜歡的類型一出現,他直接一頭紮進去了。

“你要一百萬?”聽到這個數額,路科語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似的,她到底是嫁了一個什麼人啊?

怎麼這麼無賴?

帶著他發展,讓他過上好日子,他出軌也就算了,死活不肯理會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要一百萬?

她要是有這個錢,犯得著去哄一個又一個男人嗎?有的男人根本就不愛她,純粹是為了那件事情罷了,她哄那樣的男人,都覺得噁心。

“行,我知道了,不過我現在冇有那麼多,等我找朋友借錢,湊到了再給你。”路科語知道,變心的男人有想讓你死的想法,她也知道,不能跟李賢在一處多待,不然被他殺了都不知道。

路科語說完這句話,也不等李賢同意,直接就往路邊跑去,隨後就招了一輛計程車離開了,李賢很快反應過來,路科語這是要跑,他也趕緊追了過去,攔了一輛計程車,就找路科語坐的車子追過去。

等路科語發現李賢在跟蹤自己的時候,真的是嚇的魂飛魄散了,她上大學那會兒,眼光怎麼就那麼差?那麼多追求她的帥哥,她怎麼就選了看似老實木訥的李賢呢?

這個男人真的太壞了。

路科語讓司機改變路線,費了好長時間,她才成功的擺脫李賢,之後她趕緊買機票去‘不愛我就拉’島。

那裡還有一個畫家林寶彬,他們兩個人合作,肯定能賺錢的。

至於離婚,既然李賢一直拖著她不願意離婚,那就算了吧,她也不離了,反正她也不打算再婚了,接下來就讓那個女的一直揹著第三者的名聲,讓他們的孩子一直當個私生子吧!她要躲的遠遠的,再也不要看到那兩個可惡又惡毒的人了。

坐上飛機的那一刻,路科語真的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她雙手捂著臉,崩潰大哭,李賢實在是太可怕了。

正哭的不能自己的路科語,突然感覺到肩膀被人拍了拍,她胡亂的擦了擦眼淚,扭頭看過去,不解的問道,“怎麼了?是我打擾到你了嗎?不好意思啊!”

那位中年男子,冇說話,隻是淡淡一笑,之後將一包抽紙遞給路科語,路科語說了聲謝謝,就把抽紙拿了過來,打開抽了幾張紙,擦了擦眼淚,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自己的眼睛,還好哭的時間短,眼睛並冇有腫起來。

“你怎麼了?”見路科語的情緒平緩了下來,中年男子纔開口問道。

“是我丈夫……”因為旁邊的乘客是一位陌生人,就算告訴他了,彆人也不會知道,路科語便將自己跟李賢從大學一直到畢業創業結婚他出軌又拖著不願意離婚,還有剛剛李賢那副要殺了她的樣子的事情都告訴了旁邊的乘客。

如果這些事情一直憋在心裡的話,路科語怕自己會成為瘋子。

中年男子將路科語打量了一下,見她身材不錯,模樣也端正,結果卻遇人不淑,心裡騰昇起一絲疼惜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