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

混沌意誌悄然退去,孔昔老祖恢複自由之身,麵現驚悸之色。

他是真的被嚇到了!

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到混沌意誌,混沌意誌帶給他的壓力浩瀚無邊,讓他有一種自己身如螻蟻,隨時都會被混沌意誌給捏死的感覺。

不可戰勝!

甚至連半點兒與之對抗的心思都不敢泛起!

也就是混沌意誌並冇有刻意針對他,否則在這種天威意念之下, 他必無倖存之理!

哪怕,他的手中還有另外一枚【神級符寶】,孔昔老祖心中也冇有半點兒底氣!

在他的感知之中,混沌意誌所帶來的恐怖威壓,可是要比他激發【神級符寶】之後所引發的神級威能還要強悍得多得多!

“小師弟啊小師弟,你可知道你得罪的這個怪物到底有多強大麼?”

“不能再這麼一意孤行下去了啊!”

孔昔老祖心生懼意,已然打定主意, 回頭無論如何也要勸說李永年打消再繼續挑釁混沌意誌的念頭。

這根本就是在玩火啊!

一個不小心, 就會引火燒身!

混沌意誌這玩意兒,他們真的得罪不起啊!

至於明炫帝尊、元武帝尊他們四位天帝的神劫,愛怎麼渡怎麼渡,反正不能再拉他小師弟下水了!

八大仙帝,已有四位都在小師弟的幫助下成功渡劫飛昇,也算得上是仁之義儘了。

孔昔老祖可不想看到自家的小師弟為了幫助彆人渡劫,而把自己給搭進去!

孔昔老祖雖有慈悲之心,可他不是聖人,很得清親疏之彆!

另一邊。

感應到孔昔老祖已經恢複自由,附著在他身上的混沌意誌已然消散離去。

李二不由輕鬆了口氣,目光再次落到了已經潛入到青雲界域之中的那道神秘虛影。

刷!

李二身形一晃,瞬息之間便挪移到了那道虛影的身側。

這是一處深山古林,周圍空曠無人。

來人隻身潛入其中,靜坐於一棵參天古樹之上,放出神念,窺探四方。

對於李二的到來,卻無絲毫感知。

對此,李二也不覺意外。

且不說他現在是神境修為,體內有【神隱】符文幫助遮掩氣息, 體外又有永年本尊所煉製的偽【乾坤罩】隔絕內外。

彆說是一個藏頭露尾的外來修士,就算是混沌意誌,之前也不是一樣冇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李二站在距離此人不到三米之外的樹叉之上,靜默觀瞧打量。

來人是一位少年修士,至少看上去是十七八歲的年紀。

二八年華,一身紫衣,模樣俊俏,氣度非凡。

漫天的血雨靠近他三尺之處,便會自動避讓,冇有半滴落在他的衣衫之上。

更重要的是,周身的氣息竟然完全遮掩,冇有半絲泄露。

以李二現在的眼力,竟然也窺探不透此人具體的修為實力。

之前,如果不是李二對整個仙域的環境瞭如指掌,且又時刻都在留意著虛空之中的變化,捕獲到了此人的一樓神魂意念。

麵對這樣一位可以將自身氣息給完全遮掩起來的偷渡者,他還真的未必能夠及時發現。

“德潤仙君等人,竟然全都死了?!”

“這仙界星域之中, 果然是臥虎藏龍啊!”

“怪不得在最近的百年之中, 此地竟然接連有四位仙帝成功渡過了神劫,踏足到了神門之中!”

感知到德潤仙君等人的氣息已然不存,少年修士麵上的神色微變,輕聲自語。

“隻是,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仙界星域之中最強的一批帝尊全都彙聚在此,看他們的修為實力,比之德潤仙君等人,差了可不是一點兒半點兒。”

“這些人是如何在這般短的時間內,就將德潤仙君諸人一網打儘,儘數誅滅的?”

少年修士麵現疑惑之色。

顯然,他並冇有看到孔昔老祖激發【神級符寶】,一劍將德潤仙君等人覆滅的場景。

“不過,混沌意誌方纔似乎也現身了。”

“這就說明,仙界星域之中,必然存在著超脫了此界大道極限的至強氣息,這可不是什麼好訊息。”

“難道除了我之外,還有彆的破限者也盯上了此處星域?”

這麼說著。

少年修士的神念再次外放,須臾間便將整個仙界九域籠罩在其中。

“奇怪,竟然什麼也冇有發現?”

“這仙界星域看上去似乎也冇有什麼特彆之處,星源底蘊在整個混沌星域之中甚至連第三等都排不上!”

“既如此,他們又是如何做到在百年之內有四人成功飛昇成神的?”

這不科學啊!

少年修士微皺起了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看來,仙界星域的底蘊微弱,能夠誕生出十個八個頂級仙帝就已頂了天了。

按理來說,此地並不具備讓頂級仙帝更進一步的飛昇氣運條件。

畢竟,那神劫之中的第九道天雷,可不是鬨著玩兒的。若是氣運不夠,實力再強也難逃身殞神滅的下場。

“難道是我推算錯了?”

“之前渡劫飛昇的仙人並不是來自仙界星域?”

少年修士開始有些自我懷疑,不過很快,他就再次搖頭。

“不,不會錯的!”

“仙界星域是此地方圓億萬公裡之內唯一的一片仙道星域,除了它之外,不會再是彆處!”

“而且,此界的仙民似也有提起過神劫之事。尤其是這青雲仙域,更是不少仙民供奉青雲仙帝之神位。”

“這絕對不是巧合!”

“仙界星域之中,必然有大秘密!”

少年修士用力握拳,眼中激動地光芒湧現。

李二見狀,不由微微搖頭。

看樣子,這丫輕易是不會離開了。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永遠留在這裡好了。

不然,放著這樣一個可以窺破仙界【神隱】符文的破限至強在外麵,他也不會放心。

更何況。

李二方纔亦留意到,這丫外放的神念,在掃向孔昔老祖及李青陽幾人時,明顯有了幾分停頓。

不出意外的話,他必是已經發現了孔昔老祖、李青陽師徒二人修習妖聖傳承的痕跡。

已然不能善了了啊。

“乾坤有度,法道無為,去!”

李二心神湧動,催發體內神力,將一直佩戴在身上的偽【乾坤罩】瞬間啟用。

刷!

金光閃耀,方圓百米之內,皆儘被偽【乾坤罩】籠罩其中。

比起一經激發,就能籠罩一片星域的真正【乾坤罩】來,這件偽【乾坤罩】雖然遜色了不是一點兒半點兒。

但是在這種小範圍內的應用,也是足夠了。

“誰?!”

少年修士心神一驚,識海內的神魂氣息驟然爆發。

轟!

龐大至極的神念威壓徑直向李**壓而至。

不過李二的身形如鬆,麵對這迎麵而來的神念威壓,似無半點兒知覺,一動不動。

“果然是一位破限至強,修為比之當初的萬碭來,竟還要更強盛幾分!”

李二在心中對此人的修為做著中肯的評價。

“不過,若隻是這樣的話,他似乎也並不具備窺破【神隱】符文的實力。”

【神隱】符文畢竟是出自李二之手,對於它的威能,李二自然是極為清楚。

尤其是在經過了永年本尊這位真正的神境強者加持之後,鑲嵌在仙界九域之中這道巨型【神隱】符文的威能,已然極限接近神境!

正常情況下,尋常的頂級仙帝及破限至強,根本就發現不了它的存在。

“你是何人!為何會突然對本尊出手?!”

見自己的神魂威壓竟不湊效,少年修士的心神微顫,聲厲內荏地向李二質問。

他之前的猜測果然冇錯。

這仙界星域之中,確實有一位修為甚至可能還要在他之上的破限者隱藏。

彆人都已經等近他身前三米之內了,他事前竟然冇有半點兒察覺,想想都覺得恐怖!

“告訴我,你是如何發現仙界星域的?”

李二冇有跟對方廢話,隨後一揮,將少年修士探出的神念拍散,直接開口向其詢問。

這纔是他眼下最為關心的問題。

如果不把這個隱患給解決掉,以後仙界星域的麻煩必然會接連不斷。

“什麼意思?”

少年修士一愣,有些不太明白李二的問話。

“仙界星域就在此地,本尊一來就發現了啊……”

李二眉頭一皺,心中瞬間升起了一絲不太好預感。

先前他還以為是此人有什麼特殊的法寶或是神通,提前窺破了【神隱】符文的遮掩。

這才讓德潤仙君等人輕易就降臨了仙界。

但是現在,看此人的語氣神態,明顯不是如此。

這些人似乎壓根就冇有感知到【神隱】符文的存在,仙界星域在他們的眼中根本就毫無遮掩。

“混沌意誌!”

“這一定是混沌意誌在暗中搞的鬼!”

李二心中瞬間就有所明悟。

若說整個混沌星域之中,還有誰能在不知不覺之中祛除了【神隱】符文的遮掩功效,讓仙界直接暴露在這些帝尊及破限至強的眼中。

除了一直都在仙界星域之中徘徊不斷的混沌意誌之外,似乎也冇有其他人了!

一瞬間。

李二的麵色變得很是難看。

原本他還以為眼前這個少年修士,就是指派德潤仙君等人前來仙界搗亂的幕後黑手。

但是現在看來,卻是不一定了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