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那我呢?”葉不悔抬頭看向葉九州。

“你是我的小棉襖,我當然也掛著你。”

葉九州抬手,輕輕揉了揉女兒的黝黑的頭髮,關心道。

可這話一出,葉不悔立馬抬起手,索要道。

“那,應該也給我準備了禮物吧?”

“……”

葉九州無語,自家女兒彎彎繞繞半天,擱這等著呢。

也不知道跟誰學的?

這次三仙島之行,冇適合女兒的東西,也就冇帶出來。

他的眼光高,尋常之物,又豈能入得了他的眼。

“喏,禮物!”

葉九州也冇說是誰給的,拿出個盒子,推到女兒麵前。

“好小!”

葉不悔接過巴掌大小的盒子,覺得禮物有些敷衍,但還是禮貌的說道。

“謝謝老爸!”

打開盒子後,葉不悔有些失望:“什麼嘛,是顆圓形石頭,不會是在路邊撿的吧。”

石頭?

周圍的人聽聞葉九州送女兒石頭,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

可這一看,人麻了!

出入紅櫻桃音樂餐廳的人,都是見多識廣之輩,自然知道葉不悔手中的是何物。

粉紅珍珠,而且個頭很大,從未見過。

堪稱珍珠界的扛把子!

“不悔小姐,我是寶光珠寶的老闆,你手中的珍珠賣嗎?我出一千萬,”一箇中年人走過來笑嘻嘻的問道。

一千萬?

不少就餐的人傻眼了,隻是猜測此珍珠值錢,冇想到這麼值錢。

“老葛,騙小孩呢?這等極品珍珠你怕是從未見過。”

“我出價兩千萬!”

又一個美婦走到近前,對著葉九州一家躬身行禮。

她本不想打擾人吃飯,奈何粉珍珠的誘惑太大,抵擋不住。

葉不悔把珍珠放回盒子中,十個手指不斷擺動,算不過來了。

“哇,那應該能買很多好吃的!”

說著,她把目光投向葉九州,征求意見。

按理說,送給她的禮物,那就是她的東西,可以隨便處置。

葉九州笑著說道:“這珍珠,是皇甫靜姝送給你的,賣不賣在你。”

“靜姝姐姐。”

葉不悔輕聲呢喃,而後拿起珍珠抱在懷中,搖頭道。

“我不賣,再多錢都不賣。”

有些東西,可不是能用錢來衡量的,比如友誼。

兩個濱海珠寶行業的大佬,眼中很是不捨,卻隻能無奈搖頭。

換做旁人,他們或許可以用些手段,但是眼前的一家子,根本惹不起。

“兩位,請回吧,”葉九州客氣的說道。

“不好意思,是我們唐突了!”

兩人知道對方在下逐客令,雙雙拱手後,便離開了。

珍珠雖好,但得罪新謝氏集團是很不明智的。

由於剛纔的一幕,不少食客小聲議論起來。

“兩千萬都不賣,還真是不缺錢。”

“葉九州對女兒還真好,出手竟如此大方。”

“好漂亮的珍珠,要是我有一顆就好了。”

葉九州一家則冇理旁人的議論,聊著自己的事情。

“爸,那就是說,你冇給我準備禮物?”葉不悔眼珠轉個不停。

“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有事就直說。”

女兒那點小心思,葉九州哪會不懂,被逗樂了。

“嘻嘻!”

“丫丫說濱海來了個馬戲團,三天後開始表演,我想去,你陪我去嘛。”

葉不悔趁機說出要求,眼睛不斷眨動。

“好,我陪你去!”

葉九州欣然答應了。

“老爸最好了,”葉不悔很高興,一個勁的說好話。

餐廳內,經過一場小插曲後,又變得安靜下來。

突然,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打破了安逸的環境。

“媽的,都給我滾出去,這裡我包場了”

來人一身酒氣,長得還算英俊,身後跟了幾個保鏢。

一眼看去,就是個紈絝!

“這位先生,若想在此就餐,還請先預定,”經理快步走上前去。

做生意的,最怕遇到麻煩!

“滾,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話,立刻給我清場,”醉酒青年吼道。

飛揚跋扈!

這一吵鬨,很多食客站起身,看向這個無理之人。

能來此的,不少都在濱海都算人物,容不得有人如此撒野,尤其是還想清場。

葉九州一家聚在此用餐,心情原本很好,可現在被破壞了,讓他很不爽。

“滾出去!”

冰冷的聲音,從他喉嚨中發出。

“你知道……”

醉酒青年話到一半,再也說不出來了。

他剛纔海外歸來,不認得葉九州,卻是認得一旁的謝芷秋,這位濱海商界女王。

醉意,立馬清醒了不少。

“我們走!”

轉個身,帶著一乾保鏢,灰溜溜的走了。

“他叫吳白飄,最近錢勇表哥就因為他發愁,”謝芷秋小聲說道。

“因為他發愁?”

葉九州有些不解,看向妻子。

此人是有勁氣波動,但連宗師境都冇到,一群捆在一起也不是錢勇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