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柯冷笑:“那又如何?關閉所有連接鮫人島的通道,離開了海底城也離不開這篇海域!”

避水丹!

妖女,即便你靈力強大,這裡依舊是海底,是魚類的地盤!

心腹瞭然一笑。

無論多強大的人類都無法在海底自由呼吸,能讓人類在海底短暫呼吸的避水丹是有時間限製,一旦關閉海底城連接鮫人島通道,在短暫的時間裡,任憑這些人有通天的本領也休想離開海底!

鮫人島。

靈韻等人走後,歡意遵循懷悟的命令一直看顧著鮫人島上的鮫人們。

鏈接海底城的通道突然失去了光芒,歡意麪色大變,急沖沖的往回趕。

“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什麼不好了?可是海底城出了問題?”

海草房中,說話的是一名人高馬大的男性鮫人,鮫人長相俊俏身材魁梧的很,肩上扛著狼牙棒,左眼處有一道橫著的傷疤。

鮫人看著急沖沖跑來的鮫人少女粗聲詢問。

歡意喘著粗氣,神色焦灼:“通道……通道關閉了!”

“你說什麼!”

男性鮫人麵色大變!

連接鮫人島和海底城的通道切斷也就意味著懷悟祭司和那幾位人類會被困在海底。

等等——

莫非!莫非懷悟祭司他們得手了!

男性鮫人的神色從剛開始的震驚轉變成狂喜。

他們鮫人一族終於看到了希望!

“歡意……”

傅修筠皺著眉,他雖然呆了但不傻,這段時間也從他們的話頭中知曉了鮫人島上的通道是阿韻回到陸地上唯一的通道。

通道關閉=回家的路冇了!

不知為何,傅修筠心底湧出一陣煩躁。

“莫桑大哥,父親和靈韻大人尚且被困在海底城,如今通道關閉,莫桑大哥想想有冇有辦法重新打開通道?”歡意急的顧不上傅修筠。

莫桑狂喜後大笑:“歡意,我們鮫人一族終於可以反抗了!”

歡意:“莫桑大哥?”

莫桑:“懷悟祭司臨行前將鮫人島一切事物交給我打理,祭司臨行前曾告知我,通道一旦關閉便是鮫人島上鮫人舉兵反抗之時,哈哈哈,隱忍了幾十年,我族終於可以反抗了!”

莫桑說完,大步離開海草房。

歡意呆了,父親……父親竟然早就算計好了?

傅修筠焦急的上前搖晃她:“阿韻!阿韻是不是有危險!”

“傅先生……”歡意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和傅修筠解釋。

傅修筠卻會錯了意,他神情痛苦,扭頭往外跑,直勾勾的跑到海邊,一個猛紮跳了下去。

一個大浪拍來,直接將傅修筠的吞併。

歡意慌忙跳下海將人撈到沙灘上,怒罵:“你瘋了!現在正是漲潮,你不要命了!”

“阿韻!阿韻就在下麵,她有危險,我要去救她!”

海水打濕了他的衣服,白色的襯衫緊貼在肌膚上,向來一絲不苟的傅三爺,此時濕漉漉的,臉上衣服上皆是沙子,男人完全顧不上狼狽的自己,他固執的站起來繼續向海裡走,不要命似得。

“瘋了!真的是瘋了!”歡意氣的俏臉通紅。

靈韻大人臨走時特地囑咐她好好照顧傅先生,不論海底情況如何,她一定要照顧好傅先生。

歡意掌心中凝固出一團靈氣球,正欲砸向傅修筠時,固執的男人忽然就倒了下去。

“對付不聽話的廢物直接動手就行。”

冰冷的少年音在身後響起。

歡意轉身,小白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後。

少年清俊的臉上滿是冷漠,黑眸中氤氳著一種歡意看不懂的情緒,這幅表情,這股冷漠,不像是一個少年人該擁有的情緒。

“小白?”

海風吹鼓少年身上的襯衫,少年冷漠道:“歡意姐姐,帶他離開這裡。”

最好快點,他會忍不住在這裡動手殺了傅修筠!

歡意莫名感覺到一股冷意。

莫名的去順從少年的話,直到把人拖回了海草房才反應過來,她為什麼那麼聽那個小屁孩的話?

南海邊,海風鼓鼓。

連接鮫人島和海底城的通道處,小白看著那黯然無光的通道露出一抹冷笑,無聲呢喃:“您總說不會忘記我,如今我就站在你麵前你卻不記得我分毫,到底是我做錯了事讓您記恨上了,師傅,您可一定要平安回來啊!阿笙等著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