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他們前往血戰星之前,馮星辰已經在思感空間內將這艘船的效能摸得一清二楚,這個時候,隻是讓夜曼蘿三人分彆控製一門主炮,其他的全是自己動手。

七級文明赤龍合眾國特種戰艦,最大長度157米,最大高度48米,最大寬度45米。暗物質能量防護盾1700萬度,擁有斷層空間數量二十一,空間增加四百七十萬立方!金屬壓縮技術一般,可變形。主炮為五門1.2米口徑冷能鐳射炮,射程16萬公裡,副炮為二十門1米口徑離子加農重炮及二十門900毫米口徑質子衝擊炮,射程13萬公裡,附帶188門110毫米高速轉管能量近防炮,射速7000。帶發射口40個,可發射62種不同型號導彈、魚類。雷達距離90光秒,采用暗物質衝量引擎八部,最高航速1.9倍光速,理論最大跳躍距離400光年!

馮星辰腦海裡閃過光明級的數據,胸膛頓時充滿信心。

瀚海星上的星盜們,誰也想不到他有著這麼牛逼的戰艦,更想不到他敢於自城內起飛,等雷達發現動靜,極快地鎖定之時,光明級已經突破九百多公裡厚度的大氣層,進入了太空。

頓時,飛船的速度提高到了0.9倍光速,這樣的速度,地麵的能量防空炮壓根追不上!

此時,雷達裡顯示,二十三艘元山級星艦突破大氣層,氣勢洶洶地追上來!

光明級畢竟是秘密特種戰艦,星盜們誰也不知道具體情況,滿以為是一艘走私快艇,自然要追上來。

是啊,一般來說,同級文明裡,要說什麼船的速度最快,肯定是特殊改裝的走私船,改裝界人才濟濟,某些七級文明改裝走私船的速度,甚至能與光明級持平。

“嘿嘿。既然找死,老子成全你們!”馮星辰獰笑著,踏下了傳感製動器。

“嗚!”邪神號微微顫動一下,速度驟然降低到0.3速。嘴角微微翹動,狠狠搓動一下方向控製球,邪神號靈巧萬分地掉過頭來,迎向了星盜艦隊。

“哈哈。給我死吧!”他大吼一聲,腦域裡,下達了開火的命令。

五門1.2米冷能鐳射炮外加十門質子衝擊炮突然開始噴吐著光柱,十幾道慘白的光芒,外加十幾枚導彈,全部瞄準其中一艘。

此時,雙方的距離大約是4萬公裡,元山級星艦還遠遠冇有達到最佳射程。

衝在第一個的元山級星艦的艦長竟然是一位滿臉橫肉,彪悍異常的胖女人。

聽到船裡發出的陣陣警報聲,她大喝一聲:“哈哈!這麼遠就開炮?真是白癡!護盾前移,給老孃拿出全速衝過去!”

“嗚嗚!”五級衝量發動機發出陣陣過載的輕鳴,一圈藍汪汪的護盾在艦艏出現。

胖女人充滿著自信,380萬度的護罩,代表著她能承受金花級戰艦15米口徑主炮四五次打擊,對麵露出的炮口僅僅是1.2米直徑,她可以笑看!

可是,當一連串慘白的光芒出現,光芒後麵,還跟著十幾枚導彈,她心底突然泛起很不好的感覺,急忙大吼一聲:“快閃!”

她的速度太慢了,還冇有來得及做出規避動作,光芒已經衝了上來,她眼鼓鼓地看見藍汪汪的護罩瞬間撕開,而艦艏在陣陣火光中片片碎裂!

“這他喵的是什麼武器?1.2米直徑產生和的威力,竟然比金花級15米口徑主炮還要巨大得多!”她隻來得及這樣想了一下,身子隨著座艦四分五裂,再被高溫蒸發。

開玩笑啊,荼羅人將軍費儘心力搞到的私人收藏品,那是為了關鍵一刻救命的寶貝,上麵能量、彈藥充足得很,特彆是十幾種飛彈,每一樣都是精品,那種威力,豈是一般的七級戰艦可比?被十幾枚導彈擊中,區區五級星艦,瞬間解體。

馮星辰一輪炮擊得手,哈哈大笑,已經衝進敵陣之中,所有武器全開,無數的光芒夾雜著六七百枚各種飛彈暴雨般沖刷出去。

等雙方錯身而過,遠離了兩光秒後,星盜的艦隊裡,各種爆炸沖天蔽日,最少有三艘戰艦被徹底炸成碎片,另有五艘不同程度受傷!

強老大運氣不錯,他的旗艦為了等他登艦,耽誤了一點時間,此時,還處於陣型的右下方,這一輪攻擊,隻是受到爆炸濺射物的撞擊,護罩減少11%。

但是,這一輪衝擊,將他嚇得幾乎尿褲子,呆呆地坐在那裡,嘴裡喃喃自語:“七級戰艦,絕對是七級戰艦!”

他不該發呆。

經過這一陣耽誤,眾神王座已經突破外圍隕石帶的防空力量,衝到射程之內,沙琳站在大螢幕前,冷哼一聲:“不要在乎彈藥損耗,自由炮擊!狠狠打!”

暴雨般的攻擊再次出現了。

這其中,肯定是磁光炮威力最大。

對上同級彆的深淵級探險船,磁光炮能每次帶走10萬度護罩能量,而眼前的僅僅是五級中型星艦,每一炮帶走80萬度輕鬆之極。

雖然,夜曼蘿不在船上,磁光炮的炮手由崢爵暫時替代,威力並未完全發揮。但是,每一艘船,隻需擊中五炮,立馬裸奔,被緊隨其後的其他攻擊打中,痛得要死。

隨著邪神號與眾神王座掠過,剩餘的二十艘星艦,直接爆炸解體的整整七艘,其他十三艘不同程度受創,最嚴重的兩艘,已經可以宣佈報廢了!

“瘋子,他們完全是瘋子。”所有能觀看到這場星戰的人都是目瞪口呆地唸唸有詞,兩艘並不大的船居然敢於用強行突破的方式與彆人對衝。

問題是,兩個瘋子都成功了,似乎,冇有受到損傷。

是啊,兩艘七級戰艦隻掉了百分之二三十的護罩,算個屁,幾十秒時間可以再度充滿!

兩艘並不大的戰艦在空中調整好姿態,相隔600公裡並排懸停,那詭異的造型與特殊的色彩,加上充能過渡微微發亮的炮口,極像是躲在草叢裡,擇人而噬的劇毒蛇,給強老大帶去山嶽般的厚重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