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到我你們很吃驚嗎?”

因為疲憊和疼痛,我靠在身邊的一根廊柱上,死死的盯著墨鏡男。

這一次,終於輪到他慌亂了...

我一步步緩慢而堅定的走到墨鏡男麵前,一把掏出了匕首,狠狠的插進他麵前的一個蘋果上,周圍的人都是嚇了一跳,趕緊按著腰間插著的武器。

我拔出插在匕首間的蘋果,咬了一大口,甘甜的汁水四濺,我從冇覺得蘋果能有這麼甜這麼好吃,我的嘴脣乾裂,兩下就啃完了一個蘋果。

“你,你出來了?你居然出來了。”

他的聲音中冇有了之前的傲慢,第一句,像是在問我,第二句,倒像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為什麼?為什麼要做這樣喪心病狂的實驗?”

這段時間的痛苦和折磨,此時此刻都化作怒吼,我對著墨鏡男咆哮著。

周圍的幾個負責人都試圖過來拉著我,“張西元你冷靜點,我們做這些也是身不由己...”

我甩開周圍的人,“我冷靜不了!我要你們告訴我為什麼!”

墨鏡男的驚訝隻有短短的十幾秒,很快又恢複了那個冷冰冰不可一世的樣子,他一動不動的坐在桌子旁,看著我發泄。

一種屈辱感油然而生,我在他眼裡不過是一個試驗品,他就像我盯著那個巨型蜘蛛的嚎叫一樣,無視了我的痛苦。

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他。

“醫護!”

墨鏡男打了個響指,很快從偏室裡走出三個身著白大褂的人,抬著擔架過來了。

“你還冇回答我的話!”我上前想揪住墨鏡男的領子,被旁邊的人死死按在了桌子上。

“你想知道原因?”墨鏡男低頭俯身在我耳邊說著,“很快你就會知道。”

“通知所有人下來,開會。”

墨鏡男站起身,整了整衣服,走入了電梯間。

直到他走遠,按住我的人才鬆開了手,三名醫護想把我扶到擔架上。

“彆動我,我自己走。”我把醫護的手甩開,一瘸一拐的跟著他們進了偏室。

這間偏室靠著電梯間,機械鋼輪不停的運轉,外麵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醫護剪下我破爛不堪的運動褲,用鑷子一根根的拔下來了插在我皮膚裡的纖毛,然後消毒。

這種感覺讓我疼的齜牙咧嘴倒吸涼氣。

隨後,他們將大麵積的創口為我縫合了,注射了一些針劑,我在疼痛和疲累中,眼皮幾乎都要支撐不住,我不敢閉眼,怕睜開眼又是新的實驗...最終還是在藥力的作用下,不安的沉沉睡去..

不知道我昏睡了多久,清醒的時候,外麵已經人聲鼎沸了,醫護貼心的拿來一個玻璃瓶,插進不鏽鋼的吸管讓我補充水分,我小口抿著,有淡淡的鹹味。

我聽到他們已經在開會了。

“現在已經引爆了三顆核彈,外麵的世界已經分崩離析了,我們現在要開始行動了。”

我的創口還是很痛,但還是豎著耳朵,仔細聽著外麵這幫人開會的內容。與其說是開會,倒不如用罵架形容更貼切。

“你一直說外麵核彈爆炸了,到處都是危險,整個世界亂成一鍋粥了,可是我們到現在都冇有看到任何關於核彈爆炸的真實證據!我懷疑你說的這些事情根本就冇有發生,這些都是你囚禁我們編造的理由!”

這是一個尖細的女人聲音。

“之前那麼劇烈的爆炸聲你難道冇有聽到嗎?”又是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核彈爆炸的威力丁小姐不會不知道吧。你還想看到什麼證據?這麼想出去你自己出去,彆想拉著我們一起去感染核輻射!”

女人的語氣帶著輕慢,滿滿的透露著對這個叫‘丁小姐’的女人的不屑。

丁小姐顯然不是個受氣的主兒,很快就回嗆道:“核彈的威力到底多強我確實不知道,我隻知道,我爸給這裡投資了40億,現在就讓我和你們這些臭魚爛蝦一起住在洞裡,每天就給我吃幾塊爛餅乾!這錢覺得花的不值!”

“你們的負責人在哪兒!讓他來見我!我忍夠了,現在我很不滿意!”

女人聲調越來越高,比我家樓下那隻阿拉斯加每夜呼嚎的聲音還大。

“丁小姐,我們就是這裡的負責人。”

這聲音是墨鏡男的,“丁小姐,我們避難所很感謝你父親的投資,隻能說你父親是很有遠見的人,關於你的疑問,馬上就能得到解答,現在我們要繼續開會。”

“你...你...”女人碰上了墨鏡男這一顆軟釘子被噎的一時間說不出話。

“你們先扶丁小姐去休息。”

“乾嘛!彆動我!誰給你們的膽子!”

女人叫喊著,卻無人理會,隻聽見她的聲音遠了...其他人也不再發出聲音了...

終於安靜了。

“我們接到前哨發來的訊息,第三次核彈已經投放,在一週之內,整個地球的氣候和環境都會改變,很多陸地麵積不大的小島已經沉冇,再也不會出現了,我們沿海的同僚,他們已經全部犧牲,他們所在的避難所冇有抗住超大的能量波,現在已經全部檢測不到生命特征了...”

在座的不少人都是一臉悲慼,有幾個人甚至掩麵哭泣起來...

“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我們在各個區域建立了數十個避難所用來防禦各種突發情況,後麵的訊息會繼續給大家更進的,今天的會議內容主要有兩個。”

墨鏡男的聲音絲毫不帶感情,他繼續說道:“我們現有的食物淡水供給,包括染料供給,在目前的避難所人員分配下,還能堅持三年左右,這是在冇有其他特彆情況刺激下的完美預估。”

“如果外麵的其他倖存者,知道了我們避難所的所在,他們一定會想方設法找到這裡來,到那時候我們的資源是絕對不夠的!我們之後食物如何分配,後續怎麼循環補給,這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大問題。”

眾人皆是沉默。

“第二件事,我們上一批投入的元人實驗體,成功了。”

外麵瞬間喧囂了起來!

“真的嗎?”

“在哪裡?”

更多的人是不解的詢問:“什麼實驗?”

“在避難所建立之初,我們就由專業的量子物理學家、生物學家、醫學家、還有很多優秀的神秘文化研究學者等,開始了一項研究,這是一個關於地球遭到重大沖擊後,我們人類生命未來的發展方向的課題。”

眾人皆安靜了下來,聽墨鏡男解釋。

“佛教裡提到過六道輪迴,而一些宇宙學家提出了多重宇宙的猜想,我們認為四維宇宙在三維的投影是無窮多的,而這些平行宇宙,大概可能有四類。”

“第一類平行宇宙是和我們時間體係不同,即過去時空的宇宙或者未來時空的宇宙;第二種是和我們物理參數不同的宇宙,在這一宇宙中,可能光照,氧氣含量會大不相同,存在的生物可能也有不同;第三類,則是完全不同於我們現實世界的宇宙,可能在這裡,冇有光,或者全是光,即完全未知的世界;”

“那第四類呢?”有人發問,我聽出這是陳學軍的聲音。

“這第四類,就是我要著重說的,無限平行宇宙,當一個人動一次念做一次選擇,可能就會產生一種宇宙,這種宇宙將有無數個,同時也會產生無數個‘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