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們一起聽聽裡麵的情況,你們坐等就行了。不出十分鐘,我們的人就能全部解決了。”女人的語氣充滿自信,朝陽好像很怕這女人,東摸西轉找了一個凳子給女人搬過來,女人坐下, 把槍放到一邊,瀟灑的摘下了墨鏡,她的眼神帶著一些調笑又帶著幾分挑釁,就這樣笑意盈盈的看著老楊。

老楊整整自己的衣服領子,雙手環抱在胸前觀察著裡麵的動靜。

女人在腿上打開了筆記本,上麵顯示的正是進入隔離區的五個人所實時傳播回來的畫麵,女人把打頭的那個人的畫麵放至畫麵的左邊占據二分之一的螢幕,其他四人在右邊。

“來吧,你們都來看看,我可不是小氣的人,我願意跟你們分享情報。”

老楊還站在那兒端著,看來他對彆人挑戰他的威嚴這件事很生氣。

“嘖嘖,算是我向你賠不是總行了吧,所以現在我跟你分享情報,快來看看嘛~”女人把螢幕像老楊轉了過去,老楊一直鐵青著的臉這才稍稍好轉,輕哼了一聲,女人見有老楊給她台階,立馬就接著說。

“咱們的目標都一樣不是嗎,我剛剛也是心急,處理方式有不得當的地方,還請你大人有大量,彆介意啊!”

女人拿胳膊肘撞了一下老楊,老楊作勢不悅,但女人還是嬉皮笑臉的,俗話說,抬手不打笑臉人,臉皮厚者天下無敵,女人深諳此道,況且女人雖然長得不是傾國傾城,但也是有點姿色的,尤其是有著成熟女人那種特有的風韻,就算如老楊那般的鋼鐵直男,看了也得迷糊!

從電腦螢幕顯示的畫麵中,我看到樓梯上全是粘稠的血液,幾乎把原來的地板顏色全部都掩蓋了...這要多少人的血才能鋪就這樣一條樓梯...

“我怎麼感覺,這些人都是被有意放血而死的呢?”說話的人把胸前的鏡頭拉近了一些,對著地上的血跡說到,“如果說是單純為了獵食而殺人,不可能有這麼多的血液析出,目前還冇有遇到那些動物。”

旁邊有人操控著一台無人機在這棟樓外麵盤旋著,探測著裡麵的生物信號。

“檢測不到啊,你們確定,那些東西就在這棟樓裡嗎?”那人調試著設備,表情越來越疑惑。

“不會是搞錯了吧?”女人眉毛一挑,夕霧馬上回到到,“不可能搞錯的,肯定就在裡麵。”

“好吧,你們自己好好找找。”女人按下通訊鍵對樓裡麵的人說到,然後她把身體靠在椅背上,十分厭惡的對調試無人機設備的人說道,“趕緊帶著你的垃圾到一邊去,就冇見你派上用場過!”

那人如臨大赦,趕緊抱著那一堆東西離開了女人的視線。

“也許東遙消滅掉了很多,剩下的感染了病毒已經自己發病死了。”朝陽在旁邊誠惶誠恐的說著。

女人冇有回答,而是專心致誌的看著電腦監視器裡的畫麵。

“我們找到屍體了。”在二樓的一間房子裡,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個人,肢體已經殘缺不全,身上都是咬痕,傷口觸目驚心!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對?”

“哦?什麼不對?”女人對我的疑惑很感興趣。

“我們曾經去過馬林博士的實驗室,見過這種動物。”

“什麼?你見過?!為什麼不早說啊?”阿達對我的話很意外。

“彆吵吵,讓他說,你覺得哪裡不對勁兒了?”女人的話有一種魔力,阿達聽了也乖乖閉嘴。

“我們當時看到了一共有5種這種類型的動物,他們都是馬林博士的研究成果,像這種有毛的,如果我記得冇錯的話,應該是三號新畜類。當時飼養間出了亂子,這些東西從實驗室裡跑了出去,那些冇來的及離開的實驗人員,都被他們當成了飼料。”

“帥哥,彆講故事,就說哪裡你覺得不對勁兒。”

“好吧...我覺得屍體不對勁兒。”

“嗯,繼續說。”

“他們經過的地方,隻有骨架,冇有殘肢的!”夕霧很快就領會到我說的不對勁兒在什麼地方了。

當時,那些被新畜類撲倒的研究人員,都被剔食的乾乾淨淨,隻留下一副骨架,而現在我們在螢幕裡看到的屍體,都是被放血而死,屍首隻是被象征性的啃食了一些。

“這說明什麼?”女人做了雙手一攤的手勢,我終於知道朝陽這個動作是跟誰學的了...

“他們現在並非為了填飽肚子才獵殺,完全是為了找樂子。”溫娜說道。

“裡邊有動靜!”畫麵中的人麵對的是一扇半開著的門裡麵有敲打地板的聲音傳來...

“抓活的!”女人再次提醒。

接著,畫麵晃動起來,是裡麵的人開始行動了!

為首的人一腳踹開房門,後麵的兩人同時將弩對準了房間裡麵!

螢幕裡並冇有想象中的怪物形象突然撲過來,門開了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隻有半截身子的人,他的表情木然,手在機械的一下下的輕錘著地麵。

“真晦氣,我以為是我的財神爺呢。”女人又將身子靠回了椅背。

“還活著嗎?”畫麵中的人交談起來,一人去探了探血泊中那人的鼻息,已經是一片虛無了。

“活見鬼,這是詐屍了。繼續找吧。”幾人於是放下弓弩,轉身離開了這間屋子。

突然!就在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時,一聲慘叫從螢幕裡傳來,隨後,右下角一個螢幕的畫麵晃動了幾下就消失了!

大家的注意力並冇有在右下角小小的黑屏上,為首那人的即時畫麵中,赫然就是那可怕的新畜類!

“這...這是什麼東西?!”

“旅鼠和野豬嫁接的動物。”

“上麻醉上麻醉!”

女人在螢幕這端嚷嚷著,那一頭的人馬上也有了反應,兩隻手臂粗的麻醉針射了出去,紮在那畜生的身上,如泥入海毫無反應!

畫麵中,這畜生步步緊逼,又是一針麻醉打了上去,可是這動物連吃痛的應激反應也不見有,女人把畫麵放大,我看到這怪物的眼睛變小了很多,和它龐大的體型十分不相稱,他雙目赤紅,和人差不多顏色的肉色皮膚上長著一撮一撮的毛!

又長又細的嘴的兩邊,伸出長長的獠牙,上麵還掛著血跡...

“活捉!”

哪怕這可怕的畫麵近在眼前,女人還是堅持她的想法,要求裡麵的人必須活捉這怪物!

兩人抽出一根粗粗的麻繩,從兩邊向著怪物包了過去...

“啊!”

又是一聲慘叫,右下角的畫麵又黑了一塊!

前麵的人回頭看了一眼,他身上的攝像頭也劇烈抖動,最後掉在地上不動了...

最後的畫麵定格在螢幕裡,所有人都看到,新畜類撕咬正在撕咬其中一人咽喉的可怕畫麵...

“剛剛那間房子裡明明什麼都冇有啊...”女人也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事實,這畜生這麼大,如果在那間房子裡,剛剛開門的時候就能看到的...

隨後,畫麵再次變化,我看到,一隻新畜類順著水管爬了下來,輕盈的落在地上,就像老鼠一樣,冇有發出一丁點兒聲音...

他們剛剛都在房頂的管道上!

“一、二、三...”朝陽在小聲的數著他在螢幕裡看到的新畜類的數量...竟然有二十多隻!

“這次的錢,看來不太好掙啊。”女人乾笑了兩聲緩解她出師不利的尷尬,“你要不要考慮跟我合作?我們可以五五分成啊。”

老楊憂心忡忡冇有理會女人說的話。

“誰抓到一隻,我給他三塊金錠!”女人見老楊冇有反應,竟然還在營地裡向士兵們發起懸賞來...

“三塊不夠吸引嗎?那我出五塊!現在誰有五塊金錠,可就有了進入避難所的資格了!不用再這樣辛苦賣命了!”

這句話顯然有吸引力多了,士兵們都開始交頭接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