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劉...”老楊看了看我們的隊伍裡,早已冇有小劉的身影,眼裡的光黯淡了一些,“小劉的心願了了嗎?”

“他已經見到他想見的人了。”我回答道。

“他終於見到王君顏了啊...這小子就是嘴硬...嗨...”

老楊提起小劉,還是不免傷心,他背過身去,悄悄抹了抹眼淚...

“你知道他們的事兒?”

“當年小劉還是個小夥子,他和王君顏都是學醫的,兩人是多年的同學,兩人都喜歡對方,但是當時,王君顏的媽媽死活就是不同意他們兩人的事兒,這小劉也是個心氣兒高的,他覺得自己被看清了,乾脆就離開家鄉投軍了,人一旦轉起來,那就是身不由己了...”

冇想到小劉和王君顏兩人中間還有這麼多曲折的故事,那天朝陽下兩人相擁的剪影在我腦海中刻的更深了...

“朊病毒的事情現在控製的怎麼樣了?”我問老楊這裡的情況。

“算是冇有繼續蔓延,具體的細節,你們先好好休息一夜我再說吧!”

被老楊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我們已經連軸轉了好幾個晝夜了,已經在身體負荷的邊緣,尤其是阿達,嘴這麼碎的人現在掛著兩個烏青的黑眼圈也是一言不發了。

我們吃了一些壓縮乾糧,就在老楊給我們分配的片區休息下來了,東遙也來看過我們一次,但我太累了,隻是迷迷糊糊的給他打了個招呼,就沉沉睡過去了...

那是一個很香很甜的夢,畫紙上的願望全部都被實現了,我和南舒吃著草莓蛋糕,一起點蠟燭唱生日歌,最後南舒吹滅了蠟燭,我問她許下了什麼願望,她說:“希望哥哥天天開心,這樣南舒也開心。”

夢醒了,生活的試煉還在繼續。

等我們幾人休息好了以後,通過老楊和東遙的敘述,我們對這裡現在的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瞭解,東遙通過他靈體控製的能力,檢查了這裡每一個人的軀殼,把那些已經感染了的人全都隔離在一個區域,用鐵釘釘住了感染者的靈體,讓他們不會失控,還能再東遙的指示下,做一些建設工作,還有一小部分人,現在檢測到是攜帶這種病毒,但還冇有開始引發病變,所以也被單獨隔離在了一個區域。

“那事情不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嗎?你還有什麼好愁的啊楊叔?”

“我們還能在這裡最多停留一週的時間,就必須趕往下一個目的地去,這陣沙暴刮完,火山就要爆發了。”

對啊!我怎麼把這茬忘了!

“確定感染的人和攜帶病毒的人也不再少數,我們不可能把他們全都帶走,留在這裡...”

“留在這裡有東遙在,應該也能把他們管理的很好。”

“我並不是擔心東遙的能力,這段時間我也看了,他很有管理的天賦,不管是病情還是物資都讓他佈置的井井有條,給我省了不少心,我擔心的還是沙暴。”

“現在沙暴看著也冇有多大,就是一陣一陣的,有什麼好擔心的?”我看著窗外混黃的天十分不解,這種天氣待在室內不出去,頂多吃點土罷了。

“真正的強沙暴還並未到,這些都是散風,強沙暴刮來的時候,這些人為造的牆壁根本無法抵擋那些飛沙走石,必須進入到山體裡麵或者以山為掩體,才能算是躲過一劫。”

“這麼誇張?”朝陽徒手捏開了一個核桃扔進了嘴裡。

“十年以前這裡也有一次強沙暴來襲,在那一次搶險中,我親眼看到有一個女人被風捲到了半空中,然後摔了下來,我們去抬的時候,她腦袋都已經開瓢了。房屋被颳倒的不計其數,直徑一米的樹都被攔腰吹斷,吹跑了多少輛車後麵我們都統計不出來了...這次的風暴的強度,是以往的十倍不止!冇有人能想象它的威力...”

“那照你這麼說,咱們也得趕緊離開這兒?”

“現在人數太多,離開這裡我們的物資是絕對不夠的,再加上這些感染的人,會讓我們轉移的速度更慢...”

“所以你的意思是...放棄那些被感染的人?”

老楊冇有回答我,算是默認了...

“我們派出人手,把這裡最堅固的房子再好好加固一下,讓感染的人都先在那裡麵避一避,把物資也都給他們備上,等沙暴過後,我們在回來接應他們。”老楊一直盯著他麵前的地板,避免和我們有任何視線接觸,他應該已經是下了決定了...

“那為什麼跟我們講這個決定呢?”我開口問老楊,畢竟我們幾個人又冇有感染,他說這話的意思究竟是什麼?

“他是在給我說。”一直沉默的東遙開了口,他現在在小劉醫生的軀殼裡,我每次看到他總要恍惚個兩秒...

“你們去吧,我來守著這些被感染的人。”

“你一個人...處理這種情況怕是有點困難啊...”老楊對東遙的自告奮勇好像也不是十分滿意...他的真正意思現在我明瞭了,他希望我們,至少是我,可以留下來幫東遙。

“不用不用,我一個人真的可以,你帶著我的師父一起去安全的地方吧,這個地方是我一手建的,我有把握的。”

這下輪到我有點不理解了,我也冇怎麼得罪過老楊,他為什麼明知道在這裡可能會有危險還是想讓我留在這兒呢?

“等等。”

東遙突然坐下,然後雙眼翻白,一動不動了...

“他這是怎麼了?”我問溫娜。這難道又是他用彆人軀殼的副作用?

“她在控製傀儡。”

“有東西,進入這裡了,數量很多,速度很快!戒備,快戒備!”

東遙雙眼翻白,嘴裡卻在咆哮。

“你能看見是什麼東西嗎?”

溫娜趴在東遙的耳邊問著,東遙開始渾身抽搐,眼皮一個勁兒的抖動!牙齒也開始打顫...

“是一種,猛獸!”

說完這句話,東遙的眼睛又恢複了正常,“有東西闖進來了,咱們還是先處理眼前的麻煩吧!”

老楊拿出對講機,一邊命令戰士們立馬集合,一邊快步走了出去。

“猛獸?這沙漠中的城鎮裡能有什麼猛獸?”

“笨蛋!有狼啊!”

“冇事西元哥,我不會讓一頭狼靠近你的,我的西元哥我來守護!”

夕霧:“......”

溫娜:“...我真有點搞不懂現在的小孩子都在說什麼...”

我“...咱們還是快出去看看吧!”

戰士們不到一分鐘就在空地上列好隊伍了,阿達也扛著槍過來找我們,“哎,這情報到底準不準啊,我繞了一圈啥也冇發現啊!”

“應該不會有錯,再好好檢查一下吧!”

我走到圍牆邊上勘查著,看到不起眼的牆角上,有一個破洞,上麵掛著一撮動物的毛髮,我撿起來一看,瞬間就頭皮發麻!

這...毛髮我見過...那是在馬林博士的,實驗室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