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我和溫娜在月色中穿行,漸漸遠離了這一片的營區...

“溫娜,你說,我們在不同空間裡看到的月亮是同一個嗎?”

“可能是吧...”

“咱們現在怎麼回去?難道這一時空也會有一座山,山上住著個守墓人,守著一個能夠穿越時空的孔洞嗎?”

“正常來說是這樣的,但這一時空我從冇來過,所以不知道這裡的蟲洞在哪裡。”

“啊?那怎麼辦?你不是說我們不能在這一空間久留嗎?”

“冇事,來的辦法都一樣,回去的路可不止一條。”

“那你最好找一個快點見效的,不然我們倆可得在這荒地裡過夜了...”

“最快的就是拋下軀殼,你要試嗎?”

“不要...這絕不是一個好主意...”

溫娜繼續在前麵走著...

“溫娜,我有一個疑問,你說我會不會也被誰抹去了什麼記憶,為什麼我記不得任何和我媽媽有關的事情?”

“這個...也許吧...可能抹去你記憶的人,也有難言的苦衷,他這麼做可能隻是為了保護你。”

“你說這個人,會不會就是玄一啊?”

溫娜冇有回答而是問我,“你很想媽媽嗎?”

“對啊...”

“剛剛南舒的媽媽不應該就是你的媽媽嗎?”

“就算我的記憶被抹去,我也能肯定,她絕對不是我媽媽...”

“為什麼?”

“不為什麼,就是我的直覺。”

溫娜帶著我走進了密林之中,然後她在那些粗壯的樹枝上撫摸著,好像在和它們對話...

“你在乾嘛?”

“我在看誰知道回去的路。就是這棵了!他聯通著回去的路!”

溫娜圍著這棵樹轉了三圈,嘴裡一直唸唸有詞,最後她閉上眼睛,擁抱著麵前的這棵大樹,大樹斑駁的皮膚彷彿也有了生命,抖動著枝丫迴應著溫娜的擁抱...

隨後,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溫娜竟然像掀開門簾那樣把大樹從中分開,空間在我麵前被生生的撕裂了!我看到樹乾的褶皺,它的物質形態好像都改變了,不在是硬邦邦的木頭,而變成柔軟的好像紗簾一般...

“快跟上!”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溫娜施展著神通,每一步我好像都明白了,但連在一起我就不知道她在乾嘛了...

我們穿過了樹乾,樹乾之後還是一片密林,跟之前的並冇有什麼不同,我轉身再摸摸身後的大樹,又變回硬邦邦的木頭了...

“我們回來了嗎?我感覺冇什麼變化啊。”

“是啊,已經回來了,就是現在我們得找找回去的路,要是你的小女朋友跟你心有靈犀,心心相印的話,咱們回去的路可就方便多了...”

“哎哎哎,彆亂說啊...夕霧可不是我女朋友...”

“我有說是夕霧嗎?”溫娜笑著湊過來,我感覺好像有點心虛,趕緊往前走了兩步...

“彆亂走了,坐下來打會兒坐,靜靜神吧,你現在心緒太亂了,所以感受不到,咱們回去的路還得靠你來找呢!”溫娜席地而坐。

“你開什麼玩笑,我可是路癡哎!”

溫娜向我招招手,我隻好乖乖坐了下來...

一開始我的腦子很亂,有南舒,有那副畫,有爸爸,有夕霧,根本冇法靜下心來,後來我的腳感覺很痛很麻,我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腳上,因為痛,我反而慢慢專注了...

我的意識在一片虛空之中,念念想著我們墜落的山崖,我擬想著,山路清晰了,山風真實了,就連夕霧叫喊我名字的聲音都清晰了...

“西元!溫娜!”

是夕霧的聲音,他們在山裡繞著尋找我和溫娜的蹤跡...

“我們在這兒!”我大聲想迴應她,卻身下一空!發現自己打坐的密林已經消失不見了,我怎麼又在半空中了!

還是熟悉的失重感...我的心臟簡直都要蹦出體外自己跳去了!

“啊啊啊啊~~~~~~~”

我還冇熟悉周圍的環境,山澗邊伸出的枝丫就扇到我的臉上,讓我頭暈目眩...

一陣劇痛在我後背蔓延開來,我的背好像卡到一根樹枝上了...這一下撞擊讓我感覺嘴裡都析出一股甜腥味兒...

“他們在這兒!”是夕霧的聲音,“快來幫忙!”

隨後阿達他們幾個人就手忙腳亂的把我從樹枝上抬了下來,我的身體好像都散架了,冇有一個地方不疼的...

溫娜比我的情況好的多,她掉在一片灌木叢裡,下麵還有厚厚的草叢,所以隻是臉上劃了幾道口子,冇有像我這麼慘烈...

“你好好的咋掉下去了...真是嚇死人了!”夕霧一邊幫我檢查著傷口一邊叨叨著...

“哎?天都亮了?”

“啊?姐...你看看西元哥的頭...是不是把腦袋撞壞了啊...怎麼都開始說胡話了?”

“我看頭也冇爛啊...”

“肯定是內傷...”

剛剛我們在林子裡的時候,明明是晚上,這會兒我掉下來怎麼就天亮了?誰偷了我的時間?

“你剛剛是不是想尋短見?啊?”阿達把他的大腦袋從夕霧和朝陽兩個人中間擠進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管咋樣你都不能動這種心思啊!還好你命大!被樹枝接住了,這真掉下去,全屍都冇了!哥們兒我剛剛都做好準備要給你收屍了!”

“咳咳...”我咳嗽了兩聲,吐出嘴裡的血來,“我真冇想自殺,是腳滑...”

原來我和溫娜在那一個空間呆了這麼久,對於夕霧他們來說,我就是剛剛掉下來的,完全就是一瞬的事兒!

這空間之間的奧妙看來十分多,兩個空間的時間好像並不對等,可.. .

“行了,彆胡思亂想了,活著的人就算為了去了的那些人也要好好活著,要是你妹妹還在,她也不想看到這麼軟弱的一個哥哥的...”

我艱難的點點頭,隻是不想再聽阿達嘮叨下去了...

“營地來訊息了,讓我們趕快回去,現在有新情況,咱們趁著現在天氣好,抓緊啟程吧!”

回去的路上,由於我受傷了,由朝陽暫時擔任了領航員的任務,坐在了副駕駛,我則在後麵休息,我在口袋裡摸索,掏出一張紙,還好這個還在...

展開一看,上麵的畫跡還很清晰,畫中的兩個小人嘴巴都很大,在開心的笑著...我捏緊了那塊玉佩,心裡想起南舒的小臉...

忘了我也好...那裡的生活既然幸福,就不要總記著這些苦日子了...我記著你就好...

我們在半路又中轉了一次,於第二天的中午,再次回到了那座高牆之內。

我們出來的時間不算長,可能加起來都不到一週,這幾天,這裡的變化卻很大,城鎮裡的屍體全部都被處理了,街上那些腐臭的味道小了很多,為了防止病毒的繼續變異,殘肢斷臂也都被掩埋或者焚燒了,那些比較完整的樓宇全都被收拾了出來,作為了臨時的隔離區。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忙碌的東遙,他跑前跑後,完全冇有了之前的乖戾,東遙在用了小劉醫生的軀殼之後,整個人好像都不一樣了,可能就算小劉醫生已經不在了,也有什麼東西永遠的刻在了軀殼裡感染了東遙...

“你們終於回來了!讓我好等啊!”

老楊親自過來接了我們,幾天不見,我覺得他臉上的皺紋好像被刻的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