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看到的南舒,不是曾經和我一起生活過的那一個,在她生活的那一個空間裡,從來都冇有我的存在,對不對?”

“你...你怎麼知道?”

“我之前碰到過一個道士,我和他交談的時候,他說過很多莫名其妙的話,當時我都聽不懂,其中很多都關於我的夢境,他說我的靈體會在軀殼沉睡的時候,凝聚到其他的時空中,但因為我是元初人,所以,那些時空裡,並冇有我的存在。”

“他說的...大概意思差不多,你可以這樣理解。因為元初人在所有維度中都是唯一的,所以,你一旦在這個空間中生存,其他空間就冇有你的存在。”

“那我看到的南舒,就不是作為我的妹妹的南舒,而是其他人...冇有意義...我妹妹已經死了...再也回不來了...”

“不,這你就說錯了。那看到的確實是南舒,跟那個和你一起生活的南舒,就是一個人。”

“她都不認識我,怎麼能說是一個人...”

“你相不相信運氣這個說法?”溫娜問我。

“不相信。”

“你們相信吧?”溫娜又問身邊的夕霧朝陽和阿達。

“我也不信, 我從來冇中過獎,再來一瓶都冇有過,你讓我咋相信這玩意?”阿達說。

“能量是守恒的,這你該信吧?”

我點點頭。

“這世界上,確實存在很多個宇宙,而這很多個宇宙中,確實有和我們現在生活著的宇宙很相似的平行宇宙,而相似的人,他們其實就是一個人,我說的這個內容用語言解釋很受限,你隻有好好意會。”

“這些人他們由於無明,根本無法瞭解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其實是一個妄鏡,更無法知道,還有其他很多個自己的存在,而這所有的分身,都是存在相互聯絡的,比如說,這個宇宙中的你撿到了一塊金子,另外一個宇宙中的你,可能就丟了工作,比如說這個宇宙中的你是一個乞丐,在另一個宇宙,你可能是一個國王。能量是守恒的,你的好運氣不是真正的好運氣,可能是另一個你所遭受的厄運所等量交換的。”

“那照你這麼說,其他宇宙肯定有一個我中了500萬嘍?”阿達揶揄溫娜,對於這個說法,他好像不怎麼認可。

“你看到的南舒,和你的妹妹南舒,他們就是一個人,她在這一宇宙受到了極大的痛苦,再另一宇宙,就會得到同等的幸福,她會生活的很好的。”

“可是...”

可是我還是過不去自己心裡這道坎...

我再次趴到那個孔洞上往裡看,南舒還在畫畫,畫畫這個愛好,看來無論哪個宇宙中的南舒都很喜歡...

“南舒...”我看著孔洞中的南舒離我這麼的近,我卻摸不著她可愛的小腦袋瓜,我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聲...

“誰?!”

孔洞那頭的南舒好像聽到了我的聲音,她轉頭,在狹小的帳篷裡到處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她旁邊的‘爸爸’和‘媽媽’關切的問她怎麼了。

“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南舒邊說邊往床下麵看,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唉...南舒這孩子看來還冇好...不知道應激心理疏導什麼時候才排到我們家啊...”

“她之前老說夢到一個哥哥,現在都開始幻聽了...這樣拖下去,情況會不會越來越嚴重啊?”

“唉...現在人命都救不過來,這心理疏導哪裡還跟的上啊...肯定是這些日子,南舒這孩子看到太對血腥殘忍的畫麵,再說,她的好幾朋友的家長,都說孩子在那個培訓班裡再也冇走出來,看到咱們南舒都是又哭又嚎的,把孩子給嚇的夠嗆...”

“所以說你下次看到那些女人過來,你就彆讓南舒出帳篷!”

孔洞裡南舒的父母正在小聲的交談,以為南舒聽不到,卻被我聽了個清清楚楚完完全全...

“爸爸,我剛剛聽到我哥哥叫我。”南舒打斷了父母的話。

“什麼哥哥啊,你肯定是聽錯啦!”我看到爸爸立馬擠出一個笑臉,非常慈愛的朝著南舒走過去,和我那個在家裡天天喝的爛醉的父親完全不是一個人!這一世界裡我們的爸爸,可能連南舒的生日都記不得...更不會這樣關心她...

看到這裡我心酸緊,和我生活在這一時空裡的南舒,從冇過過一天好日子,小小年紀就不得不比旁人更早的瞭解生活的苦楚...外人總欺負她冇有媽媽,她受了委屈,還要回家挨父親的責罵,怕我擔心也從不肯告訴我...很多次,都是我看到她課本上同學亂寫亂花的詛咒才知道她受了欺負...可現在她說她記起有個哥哥...

難道是這一時空中的南舒,在她的軀殼殆儘了之後由於對我的深刻記憶生生轉移了一部分到異度時空中的南舒腦海裡嗎?!

“溫娜,怎麼樣才能到孔洞那一頭去?”

“那邊冇路了,我們隻有原路返回啊。”

“不是,我是說,是孔洞之後的那個空間。”

“你瘋了?你要把我們都拋下,去找那個完全不認識你的妹妹?”夕霧叉著腰就開著嚷嚷。

“西元哥...這裡纔是你生活的空間啊...你不會連我也要拋下吧...我可一直都拿你當我的親姐夫的啊...”

“怎麼了西元,你看到什麼了?”溫娜問到。

“我聽到那邊南舒的父母說,她這一陣總提起一個哥哥,剛剛我叫她她好像能聽到我的聲音!我...我就想試一試...或許她能記得我...”

“唉...”

“你一定有辦法的對嗎?這裡第一個守墓人看到的那個元初人,就是從其他空間穿梭而來的對嗎!他既然能過來,那我肯定也能過去的!”

我見溫娜猶豫不決,就知道她肯定知道辦法,隻是礙於什麼不願意告訴我。

我顧不得腳下的萬丈深淵,三步並作兩步的就向溫娜那邊跨了過去,可石頭試的了心,卻也是真的要命,我腳下一滑,真的就從這山頂快速墜落了下去...

這下是真的完了...我一直以來都都覺得自己是被那個挑選中的人,所有的綠燈都會為我亮起,所有的奇蹟都會在我身上發生...可不測也總是來的這麼快..

“西元!”

一時驚呼四起,我來不及分辨究竟都是誰的聲音,失重的感覺就讓我不自覺的驚撥出聲,眼前的景色快速略過,隨著重力加速度,我下落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我看著山頂那個我們站立的小山道,一個人影也奮不顧身的從上麵跳了下來,和我下落的速度大概隻有兩三秒的時間差,應該就是看到我墜山什麼都冇想就跟著我一起跳下來了...

臥槽!

溫娜這是要和我一起殉情嗎?!

眼看離地麵越來越近,我閉緊了雙眼,祈禱我不要臉先著地...自古殉情不是多服毒嗎?我們一起從這麼高的山上跳下去...怕是過奈何橋都認不出來了吧...這樣臉先著地,下輩子會不會投胎變成一隻加菲貓?臉一整個凹進去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