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不去?你這是什麼意思?”

男人開始渾身戰栗起來,眼淚一個勁兒的向下撲簌。

這這這...這人難道是犯了什麼病,在這兒跟我碰瓷呢?!

“你你你...你乾嘛?”

我往後退了幾步,捂住了自己的褲子口袋。

難不成,他一早就看見了我褲子口袋裡裝的那幾個金幣?這可是我從避難所帶出來的,可是我全部家當!這就想裝著犯病把我這幾塊金幣訛走嗎?

男人的身體抖的越來越厲害,彷彿觸電一般,已經開始左右搖擺,雙眼翻白了,就當我覺得他要口吐鮮血倒在地上時,他一下停住了,垂著頭一動不動。

我也跟著不敢動,不知道他這是背過氣去了,還是恢複正常了。

一分鐘後,他好像大夢初醒一般,又抬起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看了看我,把臉上的眼淚隨意一抹,然後拍拍屁股走了?

看來不光是這個地方古怪,這裡的人也很不正常啊!

“你說啊,你說我們出不去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我追在他屁股後麵問著。

他不理我,自顧自木然的走遠了。

他的種種奇異的表現,在我看來,就好像...他的身體裡住著兩個人,他剛剛的眼神分明是在向我求救,可是說話的語氣又很冷,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呢?

還有他說的出不去了...不妙!

我趕緊往我們休息的那棟小樓趕回去...

“夕霧!溫娜!咱們趕緊走,快點!”

“怎麼了呃?”朝陽坐在外麵的沙發上,揉著惺忪的睡眼問我。

“剛剛我去找那個小孩的爸爸,他像中邪了一樣,奇奇怪怪的,又是哭又是笑,渾身發抖,他說我們出不去了!這裡有古怪,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咱們恐怕現在走不了了...”夕霧從裡間走出來,表情凝重。是溫娜有事了!

我衝進去一看,果然溫娜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我去抓她的手,發現她的手很燙!不是以前那種溫溫涼涼的感覺,我又探了探她的額頭...溫娜正在發高燒!而且她發熱的溫度已經超過一般人發高燒的溫度了!

“怎麼搞的?”我見溫娜神誌不清,隻好問夕霧。

夕霧眉頭緊鎖,“剛剛你出去了以後,溫娜就一下昏死過去了,我們把她抬到床上,她就開始發熱,現在怎麼辦?”

我心亂如麻,剛剛男人詭異的表現,讓我一刻也不想在這裡逗留,可眼下,溫娜又是這個樣子,該怎麼辦...

我去浴室拿來毛巾,打濕擰乾放在溫娜的額頭上,輕輕擦拭著她的臉,希望會有幫助,讓她能夠儘快退燒...

“夕霧,你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人,弄一店退燒藥之類的東西。”白天的時候,我看院子裡有不少人,應該會存備一些應急的藥品。

夕霧點點頭,和朝陽一起出去找人了。

元人,也會生病的嗎?

我再次去浴室把滾燙的毛巾打濕換下來,出來,就看到那個小男孩正趴在溫娜的胸口,想掀開溫娜的衣服!

“你乾嘛?不要動姐姐,她生病了!”

我趕緊去製止他下一步的動作。

冇想到,他狠狠地甩開了我的手,用一種十分陰鷙的眼神看著我。

“滾開!彆多事!”

那眼神,那語氣!完全不是屬於一個小孩子的!

那神態和聲音,完完全全是一箇中年男人的感覺!

我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是我太緊張了,產生幻覺了。

我看著他,他又恢複了那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撲閃著大眼睛看著我。

真的是幻覺嗎?

“小朋友,姐姐生病了,快把你們這裡的醫生叫過來好嗎?”

我試探性的又問了一句。

他搖頭晃腦的跑出去了,我不確定他是否聽明白了我的意思。

“溫娜,溫娜...”

我輕輕拍著溫娜,想要喚醒她,奈何隻是徒勞。

怎麼會這樣...溫娜吃過晚飯後就成了這樣...我又想起溫娜說,她感覺到有人摸她...那個小孩...

我越想越亂,心中十分不安。

原本想著,在這樣一個地方會很安全,不料卻搞成現在的樣子。

“溜溜,溜溜你在嗎?”

我呼喚著溜溜,可是也冇有迴音。

這一次,看來隻能靠我自己了!

我把溫娜一點點的移到背上背起來,今天,不論如何,我都要帶溫娜離開這裡!

“哥哥。”

我揹著溫娜走出門,聽到背後有人叫我。小孩把醫生找來了嗎?

我條件反射的向後轉頭,一把沙土就揚了過來,迷了我的眼睛!

“啊!”

眼睛劇烈的灼燒痛感讓我慘叫出聲,隨後我的後腦一聲悶響,同時還伴著劇痛,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我怎麼又暈了...老是這樣打我的頭,會不會打出腦溢血啊...

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首先感覺到的就是雙眼火辣辣的灼燒刺痛,我動一動手腳,發現自己已經被五花大綁著,回憶著我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幕,應該是有人狠狠的給了我後腦勺一棒子!

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我使勁兒眨眼睛,想擠出一些眼淚,來自我清潔一下眼睛裡麵的異物。

這眼淚擠著擠著,我就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因為我發現,這不是眼睛裡異物的問題,而是我,真的看不見了。

“溫娜!”

我大聲叫著溫娜的名字,可是冇有迴音...

我這時才發現,自己一直忽略的一個問題,從來隻有溫娜向我傳聲時,我才能回覆她,然而自己好像卻從來冇有精準的向溫娜傳過聲。

“彆叫了,我好吃好喝的把她供起來了,她現在好的很,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

有人在我耳邊說話,剛開始是孩童稚嫩的聲音,然而說到後麵,聲音已經完完全全是一箇中年男人陰惻惻的聲音。

“你到底是什麼人?!”

“哈哈哈哈,我做了這麼多次試驗,就是找不到完美契合的身體,冇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說話的時候,聲線不停的改變,刹那間,我好像一下明白了!

“你是...你是那個小孩....不對...你是那個躺在鐵板床上的人!”

“嗯,看來你也不算是太笨,終於反應過來了。”

“你到底要乾嘛?有什麼事衝我來,不要動那個女人。”

“哈哈哈,你大可以放心,我是很久冇見過這麼漂亮的美女了,自然會好好款待,對於你嘛,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你。”

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我?

因為我是元人嗎?

那也不對啊,溫娜也是元人,為什麼他的目標僅僅針對我呢?可惜這人卻一個字也不肯多說了,看來他深諳反派死於話多的道理。

我眼前有光,卻好像被糊住了,什麼都看不見,我集中意識,準備抽離靈體離開軀殼,好好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但當我屏氣凝神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開始在那個裝滿器官的房子裡,他是可以看到我的難他就是溫娜曾經說過的,那種可以看到靈體,可以通靈的人!

我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但是我還需要更多線索來證實!

“你為什麼要占一個小孩子的身體?”

我問他。

“哈哈哈,我也不想啊,這身體乾什麼都不方便,要是換以前,我早就把你們搞定了,根本不用這樣大費周章。”

他的語氣滿是得意和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