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溫娜和夕霧,被幾個人用脈衝槍指著押進了電梯,他們似乎很著急,迫不及待的就把我們帶了上去。

經過那間之前為我療傷的醫務室,我看到有個傷痕累累的人,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他身上的傷痕難辨,不知道是被什麼弄成這個樣子的,我也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

在醫務室外有個人顯然喝大了,他靠在牆上,拿著酒杯,身子都站不直,眼神迷離的舉著酒杯 戲謔的對押送我們的人說——

“這個遊戲不好玩,我才割上了了兩刀,他就不行了,害的我輸了,被贏的上家捅了一晚上,今天我凳子都不敢坐呢~”

而這醫務室旁邊,新一輪的遊戲正在進行中,參與押注的一共有3人,他們在門柱上釘了兩根長釘,把一個人呈十字架型固定在長釘之上,接著轉起了下方的一把水果刀,刀口指向誰,就由誰拿著匕首,割下被綁著的人身上的一塊肉!水果刀刺入那人身體時,我閉緊了雙眼,可那痛苦的嚎叫聲還是鑽進了我的耳朵。

我看著大廳中歡騰的人,感覺他們比籠子裡的獸,還要可怕,居然想出這麼殘忍的遊戲。

周圍的人好像已經麻木了,他們對這種場麵無動於衷,反而在聽到那人痛苦的呐喊時,會舉杯暢飲,高聲歡呼...“接著轉!接著轉!”

第二個被水果刀轉到的人,拎起那血淋淋的刀,又上去在被綁住的人身上狠狠刺了一刀!這一下好像割到了動脈,頓時有幾米高的血一下噴濺而出...

“你們瘋了...你們瘋了嗎!!!”我想大聲質問周圍的人,卻渾身無力,嘴唇都在發抖...

我冇想到他們竟然能把活生生的人,當做遊戲的道具...

當初看到馬林博士培育的新畜類時,我很驚訝,雖然覺得他的研究有悖於常理,但出發點應該是好的,是希望未來能夠挽救更多人類的性命,不會讓本就飽經災難的人們因為饑餓而死。

而現在,在我眼前上演的這一幕幕,已經完全超過我的精神底線之外了...

“彆急啊,元初人,馬上就輪到你了。”

後麵一個人嬉皮笑臉的用手肘戳了一下我的背,嬉皮笑臉的說。

“斷氣了?”有人上去用腳踢了一下被綁著的人,那人身體一下下的痙攣抽搐了十幾下,冇了動靜。

“哈哈哈哈,你輸了!”他們把酒杯遞到第二個給出致命一擊的人的麵前,那人來者不拒,把所有的酒都一飲而儘。

“好好好,我輸了,你們想讓我乾點啥?我願賭服輸...”

我身後的人割斷了那些繩索,放下了被綁著的人,拖著他的腳,把他拉進了醫療室...

下一個,到我了嗎?

我看到之前囂張跋扈的丁小姐,她曾說她的父親,給這座避難所投資了四十億,卻冇有換來她在這裡的貴族待遇。

可如今...她也被套上那不堪入目的亞麻衣服,身上全是青紫的鞭痕,脖子上被拴著一根繩子,她痛苦的尖叫著,因為有一個人拿著針,正在用最原始的方法,在她的嘴上刺青,一根根細細的鋼針在丁小姐的嘴唇上紮著,還有漆黑的不知道什麼材料的墨汁糊了她一嘴,她的整個嘴唇又黑又腫,泛著那些析出的組織液帶來的光...

我看不下去了...

這是一群披著人皮的魔鬼,在失去避難所的規則製約之後,他們的人性已經徹底泯滅了!整個大廳,都是魔鬼的狂歡,而那些弱者則淪為了強者的玩物...

他們準備好了繩索,要將我也綁在那長釘之上,開啟新一輪的遊戲。我的耳朵裡開始有嗡嗡的聲音,周圍所有的聲音都變成嗡嗡的轟鳴聲,我隻能看到一張張癲狂的麵孔,每一張都是血淋淋的,每一張都有著血盆大口,要將我吞噬。

“西元!”

溫娜一閃身,撞開了她身後的人,想要阻止這些人把我綁上長釘,被兩個人死死揪住了頭髮。

旁邊上來兩個人,拿來兩件那樣的粗製亞麻衫,問溫娜和夕霧。

“你們是自己穿?還是我們來幫你們穿呢?”

“呸”

夕霧往說話這人的臉上,啐了一口唾沫,那人也不惱,反而一副享受的表情慢慢擦掉,回味無窮。

這裡的人已經全部瘋了!

我感到害怕了,不同於在黑關之中,那種對於漆黑的原始恐懼,而是另外一種更深的恐懼,我甚至不知道恐懼的源頭。

目之所及,都是一幅幅煉獄圖...這些人已經完全任由自己的心魔操控,邪念驅使,我又怎能不怕...

“溜溜!”我不受控製的大叫起來,一開始因為發抖,聲音很小,接著我一聲高過一聲!

周圍的人都愣了一下,然後繼續喧鬨。

“這不是元初人嗎!”劉大師發現了我們這一邊的動靜,左擁右抱著走了過來,“轉盤遊戲用元初人這也太浪費了,把他帶到中間來,咱們得好好研究一下!讓大家都開開眼!”

我被推搡到大廳中間,劉大師敲擊著酒杯,想讓大家安靜下來,可是冇幾個人理他,他無所謂的撇撇嘴,拿出一把小餐刀,對周圍的人說:“你說,咱們吃上一口元初人的肉,會不會能長生不老啊?”

“溜溜!溜溜!溜溜!你在哪兒啊!”我感覺我也快瘋了,大聲叫喊著,這大蜘蛛不是說在避難所外麵等著我嗎?不會是已經跑了找到了新主人吧...

“哎哎哎,主人,我在。”熟悉的聲音在我腦海中迴響。

謝天謝地!

“溜溜!快來救我!”

“救你?誰來救你?”劉大師猥瑣的笑著,鼻毛都呲到人中上了...他聽不見溜溜和我的意識交流,以為我在向其他人求救。

“呦,這個人是誰啊?”他看到了旁邊的溫娜,周圍的人也都表示自己冇見過溫娜。

劉大師在溫娜身邊轉了又轉,一臉垂涎,“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我想洛神大概也就長這樣了。”

有了溜溜的迴應,我的心安定了許多,那些人頭蜘蛛的戰鬥力我是見過的,口水都能殺死人,更彆提放開了打了。“哎,禿子,對,我說你呢。”我把劉大師又吸引了過來。

“聽說你精通周易,你能不能算算,我倆誰活的比較久。”

“死到臨頭,你還要呈口舌之快?”劉大師又氣又惱,舉著手上的餐刀就向我的臉紮過來!

我頭一偏,他的餐刀紮進了旁邊的桌子裡,“老東西,腎虛了吧?我不動你都紮不準嗎?”我繼續向他挑釁。

劉大師氣的吹鬍子瞪眼睛,又拿起另外一把餐刀直衝我心臟而來!我靈體霎時出竅,握住了他的手腕,他回頭看看綁在桌子上的我,就看看身後抓著他手的我,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

我在他鋥亮的腦門上來了一記暴栗,“哎呦!”他吃痛捂著腦門,“咋回事,快來幫忙!”

周圍的人看到兩個我的出現,也是摸不著頭腦,紛紛要來抓我的靈體,我哪裡會給他們機會,心念合一,靈體又憑空消失,回到了軀殼中。

“臭小子還會耍花樣!我我我把你腦袋砍下來,看看你還能不能長出來一個新的!”劉大師怒氣沖沖的就去找新武器。

“主人,人有點多啊,我們可以吃幾個嗎?”溜溜再次向我傳聲。

“必要的話就吃幾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