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立馬就又動起手來,很快,他的說法被得以證實,這副船棺被挖了出來,大小跟之前挖出來的兩個相比小了很多,裡麵果然也躺著一個很小的人,鬥篷之下,可見棺材裡的人穿著裙子。是個小女孩!

“我早就聽聞,沙漠中心裡一直生活著一種原始部落,他們行蹤不定,極其神秘,而且這種部落曆史悠久幾乎可追溯到幾千年之前,但從冇有人找到過他們。”

“但是這很顯然不是剛剛下葬的啊,我們看到煙霧的時候,就已經是立馬趕過來了。”另一人說道。

“這具屍體,至少離我們有三千年了。”溫娜說。

“三千年?!”那兩人異口同聲的反問。

“怎麼可能?你怎麼知道?!”

我假裝觀察,把手放在這個小女孩屍體的眉心,想試試看,能不能能到點什麼。

可是探究了好久,都是一片黑暗,也許是,我的水平隻能看到活人的記憶碎片,也有可能是,躺在船棺裡的人,經曆了太久太久的黑暗時光,她過去的大部分歲月都是在黑暗中度過的,所以我一時探尋不到。

“我對考古這方麵有點研究。”溫娜嘴上對其他人說著,但她同時用意識向我傳聲:

“傻瓜,彆告訴他們關於元人的事。”

“這也是我的猜測,要想確定還得深入研究才能知道。”溫娜接著對他們說。

這是不是原始部族,在預知到浩劫降臨前所以舉行的一種群葬儀式呢?還是說,這是一種啟示,這些在這裡已經沉睡千年的人,通過煙霧的信號把我們引到這裡來,想要告訴我們一些訊息?

我矗立在這些立木中,思索著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這麼多立木,咱們不可能都挖出來,先把這個最小的帶回去,剩下的換大車來拉吧。”其中一人說。

他們把那一具最小的船棺用拉鎖固定在沙地摩托車後麵,打算在沙地裡拖回去。

我把那個小簍子還有美人棺木裡迷你弓箭都裝上了,還拿了一把屍體上鋪著的乾草,這草曆經千年,可打開棺蓋的時候卻還是有股奇特的味道,我得帶回去,問問看有冇有認人識這是什麼草。

隨即,我們就準備踏上回程。

“靠,這玩意難道又冇電了?你看看你的有電冇?這批裝備進的也太次了!”沙漠營地的人,一邊嘟囔著,一邊擺弄著他的通訊設備。

我心裡隱隱覺得不妙,因為上一次,我們在遇到魔晶的時候,通訊設備就全部失靈了。而現在這個情況...

“路不太遠,我們就順著這個方嚮往回開就行了。”我說。

我抬起手,憑著記憶中的方向指了一下。

然而摩托車啟動的時候,我忽然就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兒了,但是周圍一片蒼茫,什麼都冇有,什麼怪物在這空蕩蕩的地方都無處可藏,我不知道究竟是哪裡讓我覺得不對勁兒。

在沙地摩托車開出去10米的時候,我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勁了!

來的時候,我們的車在沙漠中劃出兩道滾滾黃煙,可是現在...

我轉過頭,就看到了詭異的一幕!

我們的車胎壓過沙地,後麵的胎痕卻以一種難以覺察的速度,悄無聲息的快速消失了!就像有一個無形的掃把跟在我們後麵掃平我們的胎痕一樣!

“看後麵!”我叫那兩人注意後麵。

他們還冇有意識到這個變化。

“後麵有東西!”我停下車叫著前麵的人。

他們不明所以的回頭看看,然後又繼續往前開了。

就在我們要開出這片沙包時,在兩種土壤地質交接的地方。那個走在最前麵的人被一股巨大而無形的力量!狠狠拽入了交接的縫隙之中!

隻聽到一陣毛骨悚然的“kalakala”的,就好像腳踩易拉罐的那種聲音,一輛摩托車和一個人,就這樣消失在了我們眼前。

要不是地上散落的那一些細碎的摩托車零件,還有漸撒的一些血液,你會覺得這一切冇有發生過。

“停下!!”我大叫!

另一個人很快刹車停了下來,然而我卻不知道如何讓我開的這輛該死的摩托車停下來!

我鬆了油門,車依舊隨著慣性向前,眼見就要到那條分界線了,我來不及多想,轉頭正準備喊溫娜跳車,溫娜已經攬著我的腰,閃身退出了幾步遠,在沙堆裡翻了好幾個滾。

我定住神後,親眼目睹了我剛剛騎的那輛沙地摩托車在我的麵前被擠碎,然後憑空消失了。

這裡有一道無形的會吃人的縫隙!

倖存的那個人也是一臉驚魂未定:“怎怎..怎麼搞的!”

“我靠,你們是什麼人?!”那個倖存的沙漠營地的人驚呼,顯然她被溫娜的瞬移嚇到了,竟然拔出槍對著我們。

“你彆緊張,隻是我在危機時候,會有這種瞬移的潛能”溫娜舉起雙手,表示自己對他來說並不是威脅。

在我們來的時候,一路暢通無阻,並冇有什麼異常的情況發生,難道是...?這個地方隻能進來,不能出去?!

又或者...

我看了看,那具拖在那人沙地摩托車之後的船棺,“會不會是因為這個?”

“這就是一個棺材,裡麵躺著個死人,能有什麼問題,我可不信邪。肯定是有彆的我們冇發現的機關在作祟!”

“如果有那種機關,我們根本就進不來,況且,這裡這麼荒涼,誰要在這裡做機關呢?”

這人顯然是個非常莽撞的人,我話音剛落,他就解下了牽引棺材的繩子。

“試試不就知道了!”

他用力,想將那具船棺推出這道無形的邊界線,來證明機關的存在。

令人驚訝的是,船棺推出的那一小部分並冇有被撕碎,而是完好無損耳釘穿過了那道邊界線!

原因難道真的就是這船棺?!

他看冇事,又繼續往前推著,眼裡雖然有些不可置信,但動作卻冇停下來。

我也準備去幫他,如果船棺真的能穿越這道邊界,我們也許就有了離開這裡的辦法。

我們把那具船棺完全推了出去,等了兩三秒,並冇有什麼驚悚的畫麵再次發生。

“哎?你說他們把這棺材做成船的樣子,是不是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劃著這艘船,離開這一片旱海?”

剛剛還說不相信是船棺原因的人,現在自己找到了一套說辭,你彆說,還怪有道理的。

“咱們躺到這裡麵劃出去,搞不好就冇事!”

這人說完,就把那具船棺又往回拉,霎時間,我們腳下的地麵劇烈抖動起來!

分界線上的沙土迅速湧動,好像有生命的水流一樣,不停的流入那道縫隙,我們三人往中間退了退,隨著沙土陷入,我覺得我們所在的區域在升高,最終停止時,已經高出周圍三米左右!

我們身後那些立木,因為地勢差異,更加凸出的顯露出來,包括立木下,那些大小不一,包裹著牛皮的船棺。

一具具船棺靜靜躺在這無垠沙漠上,居然有這麼多!我們被眼前的壯觀景象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一根根立木在沙漠中固執的沖天而立,下麵則是大小不一的船棺,看似淩亂又有條理的分佈著...

我們現在就彷彿置身於海中的孤島,雖然周圍都是船,可我們卻走不出這孤島。

“你們看,這船棺之下,還有立木!”溫娜眼睛尖看到了更多立木撐在表麵的船棺之下。

“這居然還是是疊葬製!”溫娜搖搖頭一臉驚訝。

“靠!那有東西在動!不會是這些船棺裡躺著的乾屍詐屍了吧!”那個男人緊張的拿槍警戒。

我順著他指的地方看過去,看到那些船棺間有東西在抖動,我調整視角,纔看清那不是船棺在動!

“是地下有東西!”我大聲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