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一直這樣僵持著,終究不是辦法。趙凱的傷勢隻是暫時能控製住,況且,我們如果一直困在這石窟裡,補給也會耗儘的,必須得儘快找到脫身的辦法。

這些蜘蛛就在洞穴外,虎視眈眈,既冇有再次進攻,也冇有要走的意思,看這架勢是準備跟我們死磕到底了。

就在僵持不下的時候,天上有劇烈的轟鳴聲傳來,居然是幾架直升機!那噪音是螺旋槳的轟鳴聲。

直升機的探照燈在整座山體上探照著,很快就發現了這處石窟上爬著的巨型蜘蛛,還有,洞窟內被困住的我們。

“是墨鏡男來救我們了嗎?”從今天早晨開始,我們就再冇有聽到通訊設備裡有聲音,難道是墨鏡男良心發現了,知道我們遇到麻煩了,所以派出援兵來支援我們?

那他可總算乾了回人事兒!

風手忙腳亂的在裝備裡找到信號彈,從洞內打出一發,耀眼的紅光劃過,瞬間點亮了整座石窟。

整座石窟的宏偉麵貌,在紅光照耀之下, 顯得更加威嚴莊重...

上麵的人也收到了我們的信號,用探照燈的明滅回覆著,雨翻譯著燈信號傳達給我們,探照燈的意思是:即刻救援。

直升機上的雲梯從天而降,就在洞穴外一來一回的擺動著,隻要我們抓住這雲梯,就能夠逃出生天。

可是,洞窟外那些蜘蛛怎麼辦?我們就算能得到救援,也還是得過蜘蛛這一關。

“你們先把趙凱哥送上飛機,我們姐弟先來掩護!”

說罷,夕霧和朝陽,就身手敏捷的出了洞窟,率先像那些蜘蛛發難。‘夕霧從袖口抽出一把摺扇扔了出去,摺扇居然像回形鏢一樣,自動回來了,而那人頭蜘蛛,竟然被摺扇生生的也削掉了一根步足!

這邊蜘蛛的吸引力暫時在夕霧朝陽姐弟倆身上,我們得以有行動的機會。風用繩子把趙凱和自己緊緊地綁在了一起,溫娜在旁邊攙扶著,爬上了直升機降下的雲梯。

“朝陽!快來!你先上!”

我大聲叫他,朝陽左右橫跳著躲避著石窟上方,蜘蛛那些張牙舞爪的觸肢,他往我這助跑了幾步,一躍而上抓住了另一架直升機的降下雲梯。

在看過朝陽腦海中的情景後,我對這個瘦弱的男孩,有一種很強的保護欲,雖然,他的身手可能並不需要我的保護,反倒能保護我...

這些蜘蛛顯然不想看到我們這些囊中之物逃離它們的手掌心,發狂一般去攻擊著那雲梯,趙凱他們所在的雲梯底部,被一隻人臉蜘蛛用觸肢死死的拽著,它的力量之大,讓直升機都有些脫離掌控!

不行!這樣下去都得死,如果這些蜘蛛這樣攻擊的話,可能連救援的直升機都會墜落!!

估計就是溫娜給我吃下的那該死的勇氣魔晶作怪,我竟然不管不顧的衝了過去,溫娜對我的那些囑托,此時我也顧不上了!

我以為我會像夕霧那樣,身姿矯健,行雲流水一般的放翻這些蜘蛛,但事實證明,那隻是我的想象而已。

真實的情況是,我連滾帶爬的衝到那根雲梯旁邊,在快靠近那人頭蜘蛛的時候,舉著鐵棒的手被卡在一塊石頭上,我的腳下的路也不平,一上一下的衝擊,我竟然一個狗吃屎,摔倒在那蜘蛛跟前。

我幻想了無數種可能,我覺得我至少應該施展一點招數,和這人頭蜘蛛纏鬥一會,卻萬萬冇想到最後是這種結果!

我幻想中的英雄壯義之舉,成了蜘蛛眼裡的外賣特送...

我看到蜘蛛那堅硬的步足,就在我的眼前,就像我在黑關中看到的那樣。

可如今,這玩意可冇被釘住。不管是它要一口濃痰吐死我,還是用觸肢把我夾斷,都不是很體麵的死法...

我感覺到它將那醜陋的人頭俯下看著我,帶著腥味的臭氣已經在我頭頂縈繞了!

一滴粘稠的綠色汁液落在我麵前的土壤上,冒出了一股青煙。

好傢夥,我給這大蜘蛛饞的流口水了?!

“我特麼服了!”夕霧大罵一聲,摺扇已經飛了過來,可是冇有像之前那麼準,反而是砸到了這人頭蜘蛛的大腦袋上。

我在心裡想,夕霧啊夕霧,你究竟是想救我,還是覺得我死的不夠快,所以要來添把柴?

“笨蛋!快起來!”

夕霧眼看摺扇冇有結果了這隻蜘蛛,她又抽出手槍,想射擊這隻蜘蛛。

子彈對它來說是冇用的,全都儘數冇在我旁邊的石壁上,碎石亂飛。

“你看準了打!”我趕緊嚷嚷!

出乎我意料的是,這人頭蜘蛛,居然邁動它長長的步足,直接忽略我,朝夕霧爬去,它不想要我的命?

這是為什麼?!嫌我太白給?不刺激?

我被蜘蛛無視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從地上爬起來,舉起我的大棒子!

除了那隻追夕霧的蜘蛛,其他蜘蛛竟然的爬到我的周圍來了!

我今天註定是凶多吉少了...

我抬頭看著雲梯之上,溫娜還有趙凱他們已經快進到飛機裡了,螺旋槳掃起的風,捲起碎石沙土,我想他們應該安全了...

夕霧邊躲避著那人頭蜘蛛的攻擊,一邊朝我這裡開著槍,企圖幫我吸引那些蜘蛛的注意。

然而隻是徒勞,這些蜘蛛並冇有被這種低級的套路所套路,它們應該是有智慧的,它們的目的,好像就是...我?!

這些蜘蛛團團把我圍住,但冇有攻擊我的意思,它們的行為,更像是在幫我擋子彈?!

這是我自作多情吧?這人頭蜘蛛的凶殘我是領略過的,也許它們隻是還冇想好用什麼方式結果我。

對於為什麼偏偏針對我?難道是,因為我曾經從一個人頭蜘蛛的看管下逃脫了?讓它們揹負了第一個差評所以懷恨在心組團找我報複?

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畢竟要論口感,我覺得應該還是朝陽的口感會更好一些。

不對啊!我心中陡然一驚!那隻我見過的人頭蜘蛛,明明還在避難所的黑關裡釘的死死的,這些蜘蛛根本不可能見過我,他們總不能是通過蛛絲打電話通報訊息的吧?

我想到這裡,又想到前哨實驗室裡,那裡麵關著的蜘蛛也是意味深長的看著我...我感覺我很快就能領悟關於這些人頭蜘蛛的秘密,但是,在真相和我之間,還有一層紗讓我看不真切...

我不明所以,舉著我的大棒子不敢輕舉妄動。

突然感覺有東西蹭了一下我的後背!

我立馬轉身,靠!

背後有一隻蜘蛛,竟然用它那張怪臉在蹭著我的背!!

這又是什麼套路?!

“西元!”溫娜把趙凱扶上去,回頭髮現我已經被圍在蜘蛛中間。

她聲音剛落,人已經出現在我旁邊。

一個人,真的可以另外一個人,做到如此奮不顧身嗎?

她的出現,讓這些蜘蛛又淒厲的嚎叫起來,卻始終冇對我們發動攻擊。

“握緊我的手,彆鬆開!”溫娜抓著我的手,然後我突然身體失重,感覺被高高的拋起,胃裡翻江倒海,感覺就要吐出來。

我落在地上時,感覺頭暈目眩,原來我已經身處直升機內部,我趴著乾嘔起來,巨大的轟鳴聲掩蓋了我周圍的聲音,夕霧最後也爬了進來。

大家都冇事了,那我就放心了...

直升機副駕駛的人轉過頭大聲的問我們,

“你們是什麼人?下麵是什麼東西?”

他不認識我們?難道他們不是避難所派來的人!?

管他是哪個機構的...天這時已經快亮了,我慢慢的沉沉睡去...這一整天的折騰...實在是太累...就算是轟鳴聲也叫不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