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願意與我建立契約嗎?”麵前的水精靈問到,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如果溜溜遇到了其他的元初人,可以帶他離開那個山洞,我希望那個元初人怎麼做?我靜觀自己的心,知道那個答案,我希望溜溜不要在苦苦的等待我,我希望他能自由自快快活活的...

“我願意和你建立契約。”

水精靈聽到我肯定的答案,激動的上躥下跳,頓時化身成一個透明的彈力球!

“你倒是告訴我如何建立契約啊!”

“元初人上,隻要你的心允許我的攀附,那我就向您承諾,我將永遠追隨您,保護您,聽從您的吩咐!”

水精靈說完,透明的水球就一下還海水見爆裂開來,無風的壓力池裡炸出一朵浪花,接著水球不見了,水精靈也不見了!

“你在哪兒?!”我四處找尋。

“哥哥,到底怎麼了...我在這兒啊...”

“不,剛剛這裡有一個水精靈,現在找不到了!”

“水精靈?!阿特蘭是有水精靈的傳說,可是...就算有水精靈也不會在這種地方啊...”和廣袤的海洋相比,小小的壓力池顯得太逼仄了...

“我在這兒,我在你的身體裡了。”水精靈的聲音再次傳出,同時,我看到我手心的皮膚在一下下的跳動著!

“元初人上,就算離開了水,您的身體裡也有水分不是嗎?我會如影隨形的保護您的!”我感覺手心跳動的點,隨著心跳在兩秒之內,由一個點蔓延到了我身體的每一寸!周圍那些之前讓我感到前行疲憊的水的阻力,此時都好像成為了我可以吸收的能量,源源不斷的灌注入我的身體裡!

“元初人上,現在咱們去哪兒啊!”水精靈的聲音裡全是難掩的興奮,連帶著我的血液都感覺躁動起來...

“就...隨便轉轉...”

“隨便轉轉?好的!”

“嗯?”什麼好的?我的話還冇傳聲完,身體已經像個海底的導彈一樣發射出去了!我的臉部五官在海水的阻力下感覺都被壓成一個大餅了!哎哎哎!

“有東西!”前方有一個大海龜在緩緩的飄著,就在我前進的動線上,眼看就要撞上去了!我壓根兒刹不住自己的車!隻有緊緊的閉上眼睛,等待著龜殼的暴擊...

“元初人上,您把眼睛睜開瞧好了啊!我的本事可大著呢!”調皮的水精靈非但冇有降速,反而更加卯足了勁兒往前衝,我這是跟一個啥玩意兒簽訂契約了啊!太難管教了吧!

我的眼睛睜開一條小縫兒,不敢去看馬上就要撞到的大龜殼,身子卻像彈力球一樣,在這海底自己彈向了上空!這感覺...怎麼有點爽呢...刺激!

“嘿嘿嘿!”水精靈開心的笑著,我也不再約束他,任由他在這水裡徜徉,孫悟空在五指山下被壓了五百年,出來的時候是上山又下海,水精靈在壓力池裡呆的時間,恐怕不止五百年啊...重獲自由的心情,我也有過,所以我能理解他。

我由著水精靈帶著我在海洋裡四處穿梭,穿過一片水母叢,各種各樣的水母飄蕩著,就像海底盛放的朵朵鮮花,奇妙的小魚漫遊在絢麗的珊瑚叢中,奇異可愛的貝類、海星、水母以及各種顏色的海草,在波浪湧動下翩翩起舞。在這一刻,我也感覺到無比的暢快和自由。我不再是什麼元初人,所有的紛爭此時都與我無關,這一刻,我隻是這海裡的一尾魚。

頭頂的光芒越來越強烈,周圍的海草也越來越密集,我知道,我們快接近海平麵了,有一個念頭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如果我現在離開這片海,那現在所有的事情,是不是都不在和我有關係了?蚩尤和青鶴的爭鬥,阿特蘭...所有的這些都不再和我有關係,就去尋個風景優美的地方安然度日。

這不可能。

你所逃避的,必將終生困擾你。

我一晃神,頭頂一空,竟然已經被水精靈帶出了水麵!

頭頂上斜掛著四分之三個大大的太陽,洋溢著溫暖的橙紅色,倒映在海麵之上,波光粼粼折射出無邊無際的好像寶石一樣絢麗的光彩...在海底呆的時間太久,出水看到這麼美的落霞,我好像連呼吸都忘記了...就這樣靜靜的浮在水麵上看著,直到太陽最後噗通一聲,掉進了海水裡,我都久久不能收迴心神...

“太美了...”

我往旁邊一撇,水精靈已經離開了我的身體,也怔怔的漂浮在水麵之上,看著眼前美麗的景色...一顆晶瑩剔透的小水球,看不出他的情緒,但是我能感受的到。

我看著不遠處有一片海灘,沙地上插著很多光禿禿的樹,我調整視距,發現那些都是巨大的魚骨,可能是擱淺的鯨魚遺留的骸骨。

“時間不早了,咱們得回去了。”我離開阿特蘭神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再不回去,恐怕青鶴和大祭司都會擔心,以為是我投奔蚩尤去了...

“元初人上。”

“嗯?”

“謝謝你...”

“嗨,這有啥謝的。”

“我以為我永遠都離不開那個池子了...”水精靈傳聲過來,水珠不斷的從他的身體中蹦出來,好像是在哭...

“這不是出來了嗎...你知道回去的路吧?”

水精靈抖了抖,“我不知道哎...”

“啥?!”

“也不是找不到,就時需要點時間...”水精靈看到我的反應,立馬雞賊的補上一句,“隻要有水我都能到達,都能感知的。”

剛剛水精靈走的太急,不知道飛行器裡的小火箭頭怎麼樣了...好心情瞬間消失,可屋漏偏逢連夜雨,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不遠處的那些骸骨顯得鬼氣森森,幾道黑影在骸骨中探頭探腦,不時地發出可怖的聲響...

更可怕的是,我看到那幾道黑影子好像下了水!正在往我這邊靠近!

“我覺得,我們最好趕緊離開這裡!”

那些東西下了水,水精靈應該也感知到了,“元初人上,快號令我!”

“哈?怎麼號令?”

“叫我的名字!”

“水...水球?”關鍵我也不知道他叫啥啊!“水仙?水精靈?”

“在!”

我也不知道我喊得一連串名字哪一個蒙對了,水精靈立馬膨脹至幾倍大,不再是那個可愛的小水球,身材高大的彷彿一座偉岸的冰山!“謹遵差遣!”

“怎麼...怎麼差遣?”我用手往黑影下水的方向指了指,“去!”瞬間,水精靈冰山一般偉岸的身軀就‘啪’的一聲砸進水麵,緊接著,我麵前的海水憑空豎起一道水障,接著,水障就湧動著朝著岸邊撲了過去,越靠近岸邊,這能量的慣性越大,竟然捲起了幾米高的巨浪,猶如一張巨口,咆哮著向沙灘而去...

那幾道剛剛入水的黑影,被這一個浪捲起來老高,然後重重的拋回了沙灘上,有氣無力的翻著肚皮在沙灘上蹬腳,謔,原來這幾道黑影,是幾隻四腳巨蜥,估計看到我在海麵上露出個腦袋,把我當晚餐了,冇想到被水精靈好好地上了一課。

回頭看水精靈,又變成小水球大小,在海麵上躍動著,“看不出來呀,你本事不小!”水精靈在水麵上轉了一個圈,“這算什麼啊~對了,元初人上,您有武器嘛?”

“武器?”我抽出了小腿綁著的匕首,“你要武器乾嘛?”

“這個武器不行,彆的武器有嗎?比如說弓啊矛啊一類的?”

“那個...我整日東奔西走的,那些武器根本用不上,不過...弓...我好像有一個...”我在身上東翻西找,找到了那個曾經在沙漠營地裡發現的迷你小弓,“這個算不算?”

這把弓雖然一直冇用上,但跟著我也算有些時日了,從我在那一個維度發現它的時候,就一直帶在身上,“人馬部族有一個跟這個材質相似的弓,要比這個大得多,可惜的是,他們都冇有箭。”

我擺弄著手上精緻的小弓箭,又想起了人馬部族...想起了她...掌心中的月牙一樣的小傷疤隱隱發燙...

“誰說冇有箭就不能用!真正的神弓,都不需要箭!”

“冇有箭?那怎麼拉弓?”

“元初人上,您把這個小弓放在袖子裡拿好了!”

我照著水精靈的指點,把小弓卡在了袖口,用中指抵著弓弦,“然後呢?”

“您號令一下,自然就有箭射出。”

“啊?”我半信半疑,將袖口裡的小弓對著不遠處沙灘邊的一塊大石頭,“射!”

我話音剛落,袖口中就有一發發尖銳的水箭連發射出,小小的水箭不斷擊中那塊大石頭,不出幾下,那塊大石頭的中間竟然被水箭射穿了一個洞!

“這麼厲害?!”我收回手,截住了一根水箭,剛一觸碰,水箭就化作一灘水順著我的指縫流了下去,“真的是水?!”

“元初人上,您要是覺得這個造成的攻擊力不夠厲害,水箭也能化為冰箭!”

我對著那塊大石頭,再次號令,“射!”

袖口中的弓立馬連發出一根根尖銳的冰棱,隻三下,整塊大石頭就被擊的粉碎!這弓原來是這麼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