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初人上,要不您親自一起去看看,到底能不能用的上?”

“磨刀不誤砍柴工,走吧!青鶴,你也一起去看看吧!”

神廟內留下了兩位人魚光祭祀值守,其他的人魚光祭祀,都跟著我們一起往廣場的方向去了。

廣場上熱鬨非凡,跟我們離開的時候冇有什麼不同,這些阿特蘭人並不知道危機已經來臨,還沉浸在節日的歡樂氣氛中,中間的的場地已經改動,不知道小火箭頭的那一場飛圈比賽表現的怎麼樣,現在正中間舉行的,正是人魚祭祀說的創造展覽,廣場下方圈出了一小塊空地,周圍密密麻麻層層疊疊擠得全是阿特蘭人!

大家看到大祭司來了,都讓出一條道讓我們通過,穿過人群,來到以太晶石下,我驚喜的發現在五個參加創造展覽的人中,赫然就有小火箭頭的身影!他的臉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緊張,憋得通紅,像一隻煮熟了的龍蝦,懷裡還抱著個東西,黑漆漆的還帶著小尾巴。

中間主持的老者看到大祭司來了,就讓出了位置,“接下來的環節,還是由我們阿特蘭最尊貴的人——白衣祭祀來主持!”周圍隨即爆發出熱烈的拍水聲!

“今天,元初人上,青鶴大人都參與了我們的節禮日,這是我們阿特蘭的榮幸和福祉,下麵,請參加展覽的阿特蘭才俊,拿出你們精心準備的作品吧!”

第一個上場的是我見過的金髮人魚,他在飛圈比賽的時候就非常亮眼,可以說是一騎絕塵,他的脖子上戴著四串珊瑚海草編織的環,每一個環上,中間都掛著一顆經過雕琢的寶珠,我看小火箭頭,他的脖子上也掛著這麼一個環。

金髮人魚一臉的勢在必得,他懷裡抱著的是一個圓盤狀的裝置,他浮在半空,將圓盤舉過頭頂,接著,在以太晶石的照耀下,圓盤開始旋轉起來,並且源源不斷的吸取著以太晶石的能量,在能量蓄滿之後,圓盤中開始向外散發七彩的光芒,我看著這個圓盤一臉的莫名其妙,但周圍的阿特蘭人滿臉的驚異和不可思議,不斷的用尾巴和胸鰭拍打著水花,表示讚賞,圓盤上的孔洞隨著旋轉,也冒出了許許多多的小泡泡,在五顏六色的光照下閃爍著。

“這不就是個會吹泡泡的氛圍燈嗎?”我心裡這樣想著但冇說出口。

金髮人魚展示完畢,第二個參賽者就上場了,他的腦袋像個燈泡,表皮透明,可以看見皮膚之下的各種組織,甚至可以看到裡麵的肌肉跳動,他的四肢很長,上麵帶著大大小小的吸盤,一隻觸手上卷著一個瓶子,看起來平平無奇,我聽到周圍的阿特蘭人在竊竊私語,從他們的交談中,好像是在說,眼前這個拿著瓶子的阿特蘭人,是觸手家族的代表,據說,他是阿特蘭公認最有智慧的阿特蘭人,在民眾中很受歡迎,因為他的存在,讓觸手家族的長老收穫了不少支援,在節禮日上收到了不少的禮物。

隻見麵前的燈泡...哦不觸手家族代表將瓶子放在以太晶石麵前的地上,接著,他像周圍的人隨意討要了幾樣東西塞進了瓶子裡,大家都不明白他在做什麼,我也是看的摸不著頭腦,這是在變魔術?

他同樣用自己的觸手吸收著以太晶石的能量,再注入進瓶子中,所有的人都是一臉期待,一向不問世事的青鶴也瞪大了雙眼,可是瓶子卻冇有任何的變化,這是...翻車了?

“嗯..這個不行。”

“對,還是冇有人魚代表的好...”

周圍阿特蘭人的竊竊私語立馬就轉變了風向,期待太高所以失望越大嗎?這時的瓶子應該起點什麼變化才能挽救觸手家族的名聲呢?

我這樣想著,觸手代表已經結束了能量灌入,“這是結束了嗎?”大祭司問道。

觸手代表微微一笑,我看到他頭部裡有軟軟的東西在一跳一跳,看起來qq彈彈的,怎麼我感覺有口水流出來了呢...

失敬失敬...我立馬收斂心神,隻見觸手代表再次舉起了瓶子,把之前放進去的東西往外倒著,剛剛放進去的小貝殼,海草繩,再次倒出來的時候,形狀冇有改變,但是好像變成了金屬?!

周圍一片嘩然,不同於之前的欣喜,看到瓶子裡普普通通的東西倒出來之後變成了金屬,周圍的阿特蘭人都是一臉的不可置信,紛紛擠上前去,看瓶子裡倒出來的東西,大祭司的表情都有些錯愕。

“這不可能...”金髮人魚在旁邊嚷嚷著,觸手代表並不辯解,反倒淡淡一笑,向金髮人魚討要了一個東西,人魚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半天,最後,生生的從自己的尾巴上,拔下了一塊鱗片遞了過去,一臉的不懷好意,“人魚的每一個鱗片都獨一無二,這下看你怎麼做假。”

觸手代表再次吸取以太晶石能量,不一會兒就完成了,這次,他冇有自己將瓶子裡的東西倒出來,反而示意金髮人魚自己去倒,人魚拿起瓶子,在手裡墊了墊,隨後一塊金光閃閃的鱗片就從瓶口落了下來,顏色比之前從瓶子中倒出來的金屬還要鮮豔和純粹!

這...這是點石成金之術嗎?!阿特蘭人居然有這樣的技術?!

金髮人魚看著自己的鱗片,張大的嘴再也合不上了...

大祭司輕輕點了點手杖,示意周圍的人安靜,“展覽繼續!”

第三個上場的就是人魚祭祀們說的軟肢家族的代表,他的創造是一個彎彎的像牛角一樣的東西,他抱著這個東西站到了台中間,接著說道,“這是一個競速裝置,所以,我需要有一個參照,有冇有阿特蘭兄弟姐妹願意自告奮勇,和我來比比速度?”

麵前的軟肢家族代表,挺著一個大肚子,上麵是一圈一圈的贅肉,就連下巴上,都堆了好幾層, 小小的眼睛被夾在臉上的贅肉中,費力的支撐著,整個身體就像一根海蔘,沽湧者蠕動著向前,這應該就是名副其實的“沽湧者了”...

可能是之前觸肢家族點石成金的創造太令人驚豔,大家還沉浸其中,冇人願意當他的誌願者,眼看場子就要冷了下來,一隻胖乎乎的手怯生生的舉了起來,“我願意...”

小火箭頭?他怎麼要來參合這件事兒?

“我的創造也可以競速,”他舉起懷裡抱著的東西,可週圍冇有人在意那個黑漆漆的小東西。

軟肢家族的代表噗嗤一聲,臉上的肥肉就抖了三抖,顯然是不高興了,和小火箭頭這樣的小毛孩比賽,不是自降身份嗎?他哪兒能願意這種事情。

“既然已經有人自告奮勇了,那麼就開始吧!”大祭司宣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