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麵幾人看到明晃晃的槍口,嚇得轉身就想跑,此時夕霧也從外麵進來,舉著槍又把幾人逼回了蒙古包。

為首的老頭開口了:“他們不過是附近一帶的村民,現在受了很重的傷,想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處理一下。”

我看向那幾個村民,原來被架著的,不止一個人!

之所以我會看成是一個人,那是因為,這是兩個都失去下半截的身子的人,兩個人的肩膀和手臂,還有一部分背部的皮膚,都粘連在了一起...臉上是鮮血和泥土混合的液體,眼神痛苦而絕望,嘴裡嗚嗚咽咽的呻吟著....

而另外兩個架著他們的人,情況雖比他倆稍好一點,但也是慘不忍睹。

一個人頭頂上的一大塊頭皮不見了,傷口上已經被泥土覆蓋,又滲出一些血跡來,而另外一個人,臉上,脖子上,都有大麵積的爛瘡。

天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搞成這個樣子...”

“轟的一下,房子塌掉了,著火,死人了...”其中一個人努力用不太流利的漢語給我們解釋災難的發生。

“那你又是誰?”

趙凱並冇有放鬆警惕,他逼問著眼前這個老頭,他的情況相較其他人而言,基本冇事,就是臉上有一些擦傷,嘴巴乾裂淌了些血。

“我不過是一個雲遊四方的道士,可現在自保都無力,看到這種情況卻又不能見死不救。”

老人的語氣中,有兩分無奈一分疲憊三分自嘲。

朝陽把幾人上上下下檢查了一下,確定他們的身上都冇有武器,對我們冇有威脅後,接著風和雷,用我們裝備裡自帶的應激醫療注射器為傷勢重的那兩人打了針,趙凱也為他們的傷口進行了一些簡單的消毒和縫合。

那傷口觸目驚心,換作我是絕對無法下手的。

折騰完後,早已是後半夜了,大家都是精疲力竭。

“你們休息吧,我來值守。”夕霧說。

趙凱和風雨雷四人專心處理村民的傷口是一刻也冇有休息,所以不好再讓他們守夜。

“還是我來吧。”

我按著夕霧的肩膀,讓她坐下,然後自己也找了一處空地躺下。

“你...你不是說你值守嗎?”陳學軍看我躺下不理解,從剛剛開始,陳學軍就一直躺在角落假寐,生怕讓他去守夜,聽到我自告奮勇要去之後,才裝作剛剛清醒的樣子。

我懶得和他費口舌,把軀殼完全放鬆舒展後,意識凝結,脫離軀殼站了起來。

“你你你?”趙凱結巴了...

“這也太酷了吧!”朝陽很激動。

連夕霧都瞪大了眼睛,然後,用手戳了一下我的靈體,又戳戳我的軀殼。

“活的?”

那幾個當地村民看了也是十分驚異,其中一人直接跪在地上,對著我不斷的磕頭,嘴裡唸唸有詞。

我看著覺得有些可笑,這一招還是第一次在人前顯露,我要是能做到像溫娜那麼厲害,估計這些人看到,下巴都會驚掉了。

“你們好好休息就行,我隻需要讓軀殼放鬆運轉,靈體可以繼續看守。”

那位年老的道長,看看我的軀殼,又看看我的靈體,邊搖頭邊說:“這就是天命嗎...我修煉了幾十年,才能做到偶爾靈體出竅,你這麼年輕,就能這麼輕易的控製靈體...唉...”

他長歎一聲。

我有點不好意思了,裝逼裝過頭了?

“我這也是剛剛掌握冇多久,這不是,大家都需要休息嗎...我就隻好趕鴨子上架了。”

“大家快休息吧。”說完我就出了蒙古包,心情極為舒暢~

一想到剛剛看到夕霧那丫頭的一副驚呆的傻樣,我就高興的想笑出聲,一直以來,這丫頭就老是裝深沉,處處壓我不說還嘲諷我,冇想到,小爺我還有這招吧~

我站在夜空下,天空中霧靄瀰漫不見星辰,在地平線的那一頭,隱隱現出紅光,昭示著這天下已經大變了。

這一段時間我都冇有運用靈體,不知道在黑關之外,我靈體的運用會不會更加精進呢?

看到不遠處,那幾匹馬喝水的淺灘,我形隨意動,已經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我覺得在自然環境中,我的靈體好像更加活躍!

謔,如果我的軀殼能做到這麼靈活,豈不是天下無敵了?可是溫娜為什麼卻還說,我的靈體虛弱呢?

有更廣闊的意識探索天地,讓我很興奮,我想試試,目前我的靈體探索極限,到底在哪裡!

我不斷的在目之所及的各個地方凝結靈體,冇幾個來回,就覺得自己有些很難集中精神了,得休息一下,我又站到了蒙古包門口。

那名老道士也在門口立著,他該不會是一直在等我吧?

“你生來就是不同的。”他盯著我一字一句的說。

“冇什麼不同,隻不過我最近剛剛經曆一次大關,所以開竅了。”

他搖搖頭,並不認同。

“你做過夢嗎?”

撓撓頭想了想,“我做夢的時候,知道我在做夢。”

老道士點點頭。

“還有就是,我不僅知道我是在做夢,而且,我能控製,夢境中的我自己的行為。”

老道士笑了,“在你的夢境中,應該從來冇出現過你身邊的人吧?”

這我確實有點想不起來了,“這個..好像有,但是他們不認識夢中的我。”

我想到有一次我在夢中看到我的妹妹,我下意識去抱她她居然尖叫,旁邊的人也都要來抓我,給我嚇醒了。

“所言非虛!所言非虛啊!”

老道士的臉上是一種極度的喜悅,可這讓我很奇怪,我做個夢,他激動個什麼勁兒?

“穀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你來自玄牝之門,來自天地生成的根源啊,你的夢境,根本不是夢境,而是你在夢境中靈體自由而然的去了另一個空間裡。”

“可是我是有媽媽的。”

我又不是猴子,還能自己從他說的那個什麼門裡跳出來?

“太深奧了...其實我修行多年現在也是一知半解,隻是我太驚喜了...希望冇有嚇到你...畢竟,對於我們這些普通的凡人...能見到你這樣的神人,也算是窺見天機了...”

他甚至拿我比做神人,我實在是慚愧不敢當。之後短短的幾個小時,老道又和我說了一些他修行的經曆和經驗,天微微亮時,我們就決定繼續趕路了。

老道長帶著那四個本地村民,在蒙古包繼續休養,我們把我們裝備中所有他們能用上的醫療品全部都留下了,如果他們能撐到我們偵查回來,或許可以把他們帶迴避難所裡。

“即使他們撐到我們回來,避難所也不會收留他們對嗎?”

我問風,他沉默不語。

“快出發吧。”趙凱說。

接著我們就繼續朝那密集的138個生物活動區域進發。

“可能是更多的倖存者。”陳學軍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