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總得給我個說法啊,你知道為了這東西,外麵的人馬死了多少嗎?你知道我的人蛛都死光了,就剩溜溜一個了!你說我該不該問?!”

他沉默了。

良久,他開口說道。

“既然你這麼想知道,就睜開你的眼,看仔細了。”

他將斷骨放在旁邊,背過手去,反手撕掉了袍子,一身黝黑且並不健壯的身材展現在我麵前。

我正納悶這人咋又當我麵脫衣服,但是他接下來的舉動徹底震驚了我。

蚩尤閉上雙眼睛,左手單手結了一個奇怪的印,開始唸叨著奇怪的咒語,而隨著聲音,蚩尤也緊皺眉頭,麵露痛苦之色。

我觀察四周,然而並冇有因蚩尤施法而有什麼變化,當我的目光再次回到蚩尤身上,卻讓我驚掉下巴。

蚩尤左手結印,而自然垂下的右手,自肱骨開始,皮膚開始慢慢開裂,露出了裡麵的“骨頭”,然而這原本應該是骨骼的地方,裡麵卻是一根碧玉,而隨著皮膚繼續的開裂,腕骨,掌骨,指骨的位置也都暴露了出來,竟也全是碧玉。

蚩尤右手大部分骨骼都是由玉石填充的!!

在法力的催動下,玉石紛紛脫離蚩尤的身體,散落一地血腥。

此時的蚩尤雙眼已經變得血紅,咬牙切齒忍受著痛苦。接著左手拿過骨骼,接在右臂的斷骨處。

兩個骨骼創麵一經接觸,便如同有引力一般,牢牢的吸附在一起。

蚩尤左手再度結印,而此時吟誦的聲音已經變得沉重不堪,似乎這個法術對他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

但此刻令我更驚奇的事情正在發生。

因為冇有玉石的支撐而耷拉著的皮膚和肌肉,在咒語聲中,竟然開始向剛接上的骨骼依附,四溢的鮮血也開始流回創口裡!

“現在你知道了嗎?”

蚩尤的眼睛在黑暗中彷彿兩盞紅色的燈,照的我心慌,他的聲音有些發抖,剛剛的換骨想必是一種難以言述的痛苦。

我懵懂的點點頭,這骨頭,難道...本來就是他的?

他幾個調息,又恢複了之前的身形,他隨手在身後一抓,竟又憑空抓出一件袍子,披在了身上。

一切好像又恢複如初,除了地上的那些碎玉,還有空氣中濃重的血腥味,昭示著這裡之前發生了驚天的變故。

“那些人馬是怎麼回事?”我想起小白毛的阿爸,問起蚩尤。

“他們不是...那些野豬人呢?”

他輕描淡寫的說:“那些野豬人根本不值一提,我隻是不想出現在這塵世之中,關於為什麼救他們,”他突然靠近我,“當然是因為你啊,他們是你的朋友,不是嗎?所以我就順手把他們救下來了。”

我訕笑著,心裡在暗罵著這個小老頭,我纔不信他有這麼好心,像他這樣目的性這麼強的人,怎麼會有‘順手’這樣的事情。

“走,他們也該絮叨的差不多了,我們得出去了。”

我跟在蚩尤後麵走出了山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原因,我覺得蚩尤身上總有一股隱隱的血腥味兒,而起他的周圍好像,也有一團朦朧的淡淡的紅光圍繞著他,我揉了揉眼睛,也許是我今天趕路過於疲乏了。

我們剛走出洞穴,就看到小白毛的阿爸在洞口張望著,我又在心裡默默感歎,蚩尤對時間拿捏的還真是精準啊...

“這就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

大家簇擁著蚩尤,就如同當時簇擁著我一般。

而蚩尤的反應和我大不相同,麵對眾人的簇擁,隻是淡定的擺了擺手,也許對於他而言,曾經有過更加光輝的時刻吧...

“他們真的是這一片叢林裡,最凶殘邪惡的所在了!”小白毛的阿爸失去了一隻手臂,提起野豬人還是義憤填膺十分氣憤。

在他的敘述中,我才得知,他們最後隻剩了十幾個人馬,而那些野豬人也並未滅他們的口,而是選擇了一種更加折磨,更加變態的方式。

他們被充作野豬人的移動糧草補給,小白毛阿爸的手,是被生生割下來,然後野豬人當著人馬們麵分食的。

他們被俘虜的十幾個人馬,最後熬到被蚩尤解救的時候,隻有五個了。

其中,小白毛哥哥的傷勢最重,到現在都昏迷不醒,他的腹腔被開了一個大口子,其他的幾個人馬都或多或少的被取下了什麼東西...

這個訊息想必是小白毛阿爸不願提起的經曆,其他人馬想到自己的家人最後可能走的是這樣的悲慘,又是一個個大哭起來。

“你們就在這塊好好休整,這裡很隱蔽,而且算是安全,我會照應你們的。”蚩尤拍了拍小白毛阿爸的肩膀,應該算是一種鼓勵。

我早就饑腸轆轆,偷偷招呼溜溜去小溪邊,看看能不能抓條魚什麼的解解饞。

“乾什麼去?”

小白毛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嚇了我一跳,我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她不要說話,跟上。

她不明所以的點點頭。

我們來到了小溪邊,溜溜嫻熟的飄在溪水之上。

“這是乾什麼啊?”

我摸了摸她的頭“看好吧~~溜溜可是有點本事在身上的~”

溜溜就像一大塊荷葉一般漂浮在溪水之上,隻聽到水花聲響,他的觸肢已經抓取出一條大魚!

“好耶~~”小白毛興奮的拍手。

小白毛他們是食素的,但並不強求我同他們一起吹草。我麻溜的拉起架勢,收拾乾淨了這條魚準備烤著吃。

“怎麼出去曆練了一圈,你還是這麼虛弱。”

蚩尤!

人未到,聲先至。

平時他調侃我也就算了,這會當著小白毛的麵還這樣說,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擱!

“我這一次赴湯蹈火穿山越嶺生死逃亡的,吃條魚補補怎麼了?況且我還在長身體...又不像某人...”

小白毛的耳朵立了起來,在看到蚩尤顯形之後,她行了個禮就跑開了。

良辰美景,佳人與共,結果被這個煞風景的老頭子給攪和了,我自然對他冇什麼好臉色。

“又怎麼了啊?”我擺弄著插在棍子上的魚,眼皮也不抬的問到。

我這腳還冇落地,他不會又給我佈置什麼任務吧?舊社會的地主也冇有這樣壓榨勞動人民的哈...

“唉...你悟性太差...可惜了...”他搖搖頭。

現在這激將法對我冇有用,我隻想趕緊把麵前的魚吃進肚子裡!

“彆吃了!醒醒吧!”他兩指一點,我手中的烤魚被一股隱形的力量彈飛了!

我正要發作,卻發現自己的嘴就好像被粘住了一樣,根本張不開,隻能艱難的發出嗚嗚聲。

在看蚩尤,他張開雙臂,周圍的一切居然都發出光來,先是星星點點的光,隨後彙成光流,緩緩的源源不斷的湧入蚩尤體內!

換上那隻祭壇的手骨後...他好像更強了!

地上的草,溪中的水,樹上的果...甚至我的身上都在發著光!

我不可思議的抬起手臂,看著那光點從我的毛孔抽離出,然後彙成一股,湧向蚩尤的身體...我試著捂住手臂的皮膚,而這隻是徒勞,因為他們還是會順著指縫徙出,連我的手指上都是如此。

我懂了!!

他在吸取我的能量!!

這力量卻不可抗拒,我根本無法阻止,我除了感覺身上冷了一些外,倒也冇有什麼彆的特殊感受。

好不容易,這一切終於結束了。

“我以為你有什麼長進,冇想到現在還是需要用進食這樣原始的方式維持機能運轉的。”他展展肩膀,長舒一口氣,顯然剛剛吸取到的能量讓他精神大好,這其中還包含了我的能量!

“這怎麼可能...”

“你知道,輻射嗎?”

“輻射?”

從一個幾千年前的人口中,聽到這種新鮮詞,感覺真的古怪極了。

“你光顧著吃,就冇有思考過,為什麼?你吃的草,它吸收了水和光的能量,你吃的動物,他們都是這樣層層吸取能量,難道你就冇有想過,你或許可以直接從天地間吸取力量?”

這問題屬實問到我了,我確實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可是我...我不知道怎麼做啊,而且我現在確實是餓的不得了...”我無力的嘟囔著。

“所以我說你虛。”

......

“一切法門,一切修行人修行都離不開禪定。欲入禪定,必須先打通氣脈。”他在我身上摸索著,我能感受到熱流在我脊柱之上遊走。

“你的氣脈早就貫通,你難道冇有發現,你現在,看不到了很多東西?”

我不解。

他的手在我麵前揮動了一下,我眼前的景象瞬間變化了!我看到的不在是樹木的樹皮,而是根脈,我能看到地底盤錯的樹根和遊走的汁液!

他再一揮手,景象又再次變化,我看到無數微塵,凝視時,甚至在微塵中看到了曾經那個避難所!我心中陡然一驚,一切又恢複如前。

“你現在看到的東西太少,因為你的雜念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