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樣的地點,其實並不止一處。

因為火星的地核,雖然對比起它的身軀,並不值一提。

但是要知道,火星的直徑有6679公裡。

哪怕火星地核的直徑就隻有火星直徑的二十分之一,那也是直徑三百公裡的龐然大物,表麵積更是高達一百多萬平方公裡。

顯然區區一處符陣,就像一顆稍微大一點的塵埃,彆說控製了,就算是對這樣的龐然大物稍加影響,都不可能。

所以在楊青的設計中,這樣的符陣滲入地點,一共有九十處,選擇的位置都是幾乎冇有障礙,岩漿或者地幔物質流動不那麼激烈的地方。

得益於靈氣的高效率,落在火星地核上麵,完全展開的符陣,範圍相當巨大。

一個符陣的影響麵積差不多隻有幾百平方公裡,與地核的表麵積相去甚遠。

不過等所有的符陣都展開,並且相互勾連起來以後,影響的麵積會瞬間增加上百倍,像一道漁網一樣,直接把地核包裹起來。

包裹整個地核,隻要十處符陣就已經足夠了,之所以會有九十處,完全就是冗餘設計,以免某處的符陣失效,導致任務失敗。

符陣勾連起來,會自動在地核的表麵,甚至內部,刻畫符文,從而達到掌控地核的目的。

畢竟從嚴格意義上來說,火星已經是一個死去的星球了。

或許在幾十億年以前,火星上麵也是生命繁盛,但是幾十億年以後的今天,它正在死去。

現在經過楊青以小行星撞擊,重新讓火星活躍起來。

但是這種基於外力的刺激,終究不是長久之道。

符陣刻畫的符文,其實並冇有特彆的意義。

但是在必要的時候,楊青就可以通過這樣的符文,為火星的地核,加註靈氣。

靈氣在這個靈氣枯竭的世界,根本不需要擔心不能融合的問題,這世界上所有的物質,根本就是來者不拒。

之所以不在第一時間,給火星地核加註靈氣。

完全就是因為要想讓火星地核吃飽,需要的靈氣數量也是海量存在。

按照小嬡的推算,差不多太陽一年輻射到藍星的能量,全部轉化成為靈氣,才能勉強夠地核的吸收。

所以說不是楊青不想,而是做不到。

如果說不讓地核吃飽,隻少量注入靈氣,那麼地核中的物質,恐怕會發生某種變化。

這種變化不知是好是壞,但是楊青卻賭不起,隻能先把火星地核控製起來,等到靈氣足夠充裕的時候,在進行加註,至少這種控製他還有一定的把握。

並且巨型符陣,還有著更多的用途

這樣巨型的符陣不僅威力更大,還因為能夠把地核的熱能轉換成為靈氣,從而持續更長的時間。

自然楊青也不知道這樣的轉換能夠持續多長的時間,畢竟這裡是靈氣缺乏的火星,太陽係,而不是靈氣濃厚的洪荒,也從來冇有機會做類似的實驗。

總之他們繞著火星轉了一大圈,花費了數個小時的時間,纔算把就是個符陣完全安放完畢。

之所以會如此便捷,完全是因為他們的便捷式飛行器,飛行速度高達數十倍藍星音速,可以在一個小時以內,逛遍整個火星表麵。

而飛行器上麵幾個人的身體素質,更快的加速度都可以承受,而不需要機體進行緩衝。

至於在火星表麵開洞,就更簡單了。

火星外空間的大型宇宙飛船,裡麵的大型聚變反應堆更是擁有著澎湃的動力,給火星開窗,也不過隻是牛刀小試罷了。

如果真正的全功率鐳射發射,它的有效攻擊範圍,會達到

火星表麵以下,五十公裡以上全部蒸發的程度。

完成了這些必須要進入火星大氣層的任務,幾個人也冇有心思在環境異常惡劣的火星表麵遊覽的意圖。

畢竟到現在,那九十個被鐳射打開的孔洞消失以後,火星表麵,重新被厚重的塵埃,雲層所覆蓋,除了那些劃破天空的閃電,還有那些放射性元素髮出的微微幽光,就再也冇有了任何光明,完全是一片黑暗的水世界,也確實冇有什麼風景能看。

隨著他們的離去,那些進入了地殼岩漿層的符陣,卻縮成了一個小小的球,在火星重力的作用下,朝著地核的方向,墜落著。

熾熱的岩漿自然不是水,它遠比水更加緻密,帶來的浮力也更大。

若不是符陣縮得足夠小,並且本身都是考慮到地殼以下岩漿的流動性欠佳,而采用了一部分引力引擎原理的緣故,使得它的質量大增,它想要到達地核,需要的時間恐怕會以百年計算。

更彆說在途中,會因為岩漿的流動,會把符陣帶離原本預定,冇有障礙物的位置,從而導致符陣被卡住。

所以符陣不僅會在第一時間縮小成團,還會在表麵,形成一個能夠產生高溫的護罩。

這個護罩的溫度,會高達一萬度。

畢竟地殼深處,還有地幔的溫度,都已經達到了五千度以上,能在這種環境下,依然保持不被熔化的物質,至少熔點會在五千度以上。

雖然在現實世界,冇有什麼物質能夠承受五千度以上的溫度而不熔化。

熔點最高的金屬是鎢,熔點是3410攝氏度。

最高的單質是碳,熔點在3500攝氏度以上。

而已知熔點最高的物質是一種鉿的化合物,五碳化四鉭鉿,熔點高達4215攝氏度。

不過這是一種人工合成物質,在自然界幾乎不存在,所以在自然界,幾乎冇有超過單質碳熔點的物質。

雖然地殼內部的高壓,會影響到液體的沸點,不過對於熔點,卻冇有多少影響。

同樣的道理,儘管護罩上麵一萬度的高溫,依然不能讓壓力恐怖的地核地幔物質氣化,卻可以讓岩漿類的流體變得稀薄,從而增加它們的降落速度。

所以很快,在高溫護罩生效以後,符陣小球的下落速度,一下子就從緩慢,變得像落進水裡的石塊一樣迅速了。

然而就算石頭在水裡下降的速度很快,它依然要跨越超過三千公裡的漫漫征途,才能抵達火星的地核。

就跟雨滴從高空落下,重力和空氣阻力平衡以後,會維持在小雨滴2米每秒到大雨滴,8到9米每秒的程度。

進入了火星熔岩內部的符陣,它的平衡速度比這個略大,差不多是20米每秒。

也就是72千米每小時的速度。

那麼它們抵達地核的時間,差不多是在41個小時以後。

這個時間並不長,實際上隨著火星內部壓力的增長,地幔物質的密度更大,阻力也更大,符陣的收尾速度還會進一步下降。

其實按照小嬡的計算,這個時間會在十天左右,這已經是相當快速了,畢竟地底壓力極大,環境更加惡劣。

最關鍵的還是,哪怕以楊青的能力,也不能直接看到星球內部的情景。

最終也隻能依靠中微子探測設備的強大穿透力,進行間接觀測。

中微子探測設備經過數年來的運行,積累了大量的經驗,雖然是間接觀測,其實已經與真實狀況相差無幾了。

至少它所選擇在火星上開窗,放進符陣的位置,都是經過精心測算,不會出現不過楊青並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