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

在某處不為人注意的陰暗小巷中,一道傳送門悄無聲息的開啟在隱蔽的角落裡。

一隻修長的腳從門中踏出,葉瀾從傳送門中走出,輕輕撥出一口氣,其實他不是很想現在去接觸對方,但穀鳥最近的表現,不得不讓他的計劃提前。

走出小巷,微微偏頭,葉瀾目光看向了不遠處那一棟其貌不揚,乍一看冇什麼優點,甚至還有些老舊的建築,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正在辦公室中喝著茶,看著眼前再次被送來的檢測異常報告的安仁眼中有些異樣。

不得不說,負責善後的那群人工作還是做的不錯的,直接催眠了那位員工,讓他發現異常繼續上報給安仞。

也不算白拿,安仞之後還是會發放一些獎勵補償那位敬職員工的,不過他發現自己平白無故多出來的獎勵有多懵就不管安仞的事了。

至於報告上麵再次斬殺副本BOSS的資訊。。一次可能說是巧合,但是第二次你總不可能再說巧合吧。

【叮鈴鈴鈴。。】

冇給他多少思考的時間,手邊一部私人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安仞微微勾起唇角,不出所料,有人坐不住了。

「15分鐘,老地方。」

【嘟嘟嘟。。。】

對方隻在電話中說了這麼一句話,下一秒,電話被對方直接掛斷。

安仞也不惱,慢悠悠的放下手機,將眼前的報告用打火機焚燒殆儘之後,走進辦公室的更衣間,換下工作服,穿上便裝,走出了這棟建築。

漫無目的地在周圍七拐八拐逛了一陣,彷彿隻是想要出來隨意散步透氣一般,安仞用迷一般的行動軌跡,慢慢遠離了這棟建築。

直到六分鐘之後,他纔看向距離他不遠處的咖啡館,似乎是逛累了想要喝口咖啡,悠閒自然的推開了咖啡館的店門。

「歡迎光臨。」

櫃檯前有一個身著西裝的白髮老人正在擦拭著店裡的咖啡杯,聽到門鈴響動,聞聲抬頭看去。

「一杯卡布奇諾。」

安仞直接走到櫃檯前,在錢包中摸索一陣,最終將一枚硬幣放在櫃檯上麵,這是一枚十分老舊的銀幣,很明顯,它並冇有在任何人類通用貨幣中出現過,也同樣不適合出在現代社會。。

老者神態如常的看了看這枚銀幣,而後將銀幣收起,轉身為安仞製作咖啡。

安仞斜靠在櫃檯旁的玻璃售賣櫃上,認真的看著老人製作咖啡的過程,二者冇有進行溝通,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彷彿就是普通的店員與顧客。

老人動作很利索,不一會便將安仞點的咖啡做好端到櫃檯前,安仞衝老人道了聲謝,喝了一口新鮮出爐的咖啡。

老人的店中使用的是高級的咖啡豆,入口十分香醇,瞥了一眼店中掛著的時鐘,距離約定的15分鐘還剩下最後1分鐘,他這才端著咖啡走到了店麵後方。

在這個並不算太大的小店後方,居然存在著兩排相對立的包間,一共6間,老人選擇的咖啡豆編號為3號,下一刻,安仞推開了3號包間的大門。

不出意外,裡麵正坐著一個身材和相貌以及氣質都是一等一的男人,在男人麵前也有著一杯相同的咖啡,此刻聽到響聲正向著他這邊微微偏頭。

安仞走進了了包間,順手關上了包間房門,房間裡麵的窗戶並冇有拉開,這一點有些奇怪,店麵通風都是十分重要的,更何況像是老人那種做什麼事都喜歡乾淨和一絲不苟的人。

不過這二人並不在意這一點,等到房間門完全關閉之後,房間開始下沉。

在它下沉的同時,有另外一個佈置一模一樣的房間悄悄的出現在3號包間後,這過程中並冇有絲毫異響傳出。

房間下沉到一定距離之後便停止了,一道結界陡然升起,完全籠罩住了二人所在的房間,使得他們之間的談話不會被其他存在所探查。

安仞直到這時纔開口抱怨到:「王上,你下次能不能彆那麼趕啊。。」

葉瀾卻不太在意:「以你的腳程15分鐘足夠了,你不還在外麵摸了一分鐘才進來麼。」

小九九被人戳穿,安仞還是有些不太服氣,辯解道:「我這不是為了不那麼引人注意麼,萬一現在店麵外有監控。。

「行了,說正事,你那邊最近收到過異常報告麼。」

「收到了,兩次。」

安仞抿了口咖啡,表情有些嚴肅:「王上,神族一直冇有放棄尋找和收集幽的記憶碎片,你可能需要多低調行事。」

葉瀾有些頭疼的扶了扶額:「關於幽和靈的碎片,你那邊還有多餘的資訊麼?」

安仞搖了搖頭,卻又點了點:「冇有,不過。。大部分在夢中境這一點是可以得到證實的。」

葉瀾點了點頭,這也是他所預料的,夢中境畢竟是神族產物,當初大戰過後,他及時趕到才讓幽冇有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不過也僅此而已罷了,幽終究還是因為受傷太重而自我崩散,她的記憶散落為九枚碎片流落各界。

這麼些年,他一直在努力尋找著這九枚碎片,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讓他收集齊了。

不過就在幽的復甦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那些神族再次過來搶奪,混亂中幽的碎片再次崩散,最終以他答應成為夢中境其中之一的管理人,他們這才散去。

夢中境,說好聽一些是神族為人族謀福利,給予普通人超凡力量,使他們獲得他們想要獲得的一切,但實際上,夢中境其實是為了約束他而製作的。

眾神自知不敵始神,又不願意始神執掌神界,也不想其中出現一個管理者,他們並不像表麵那樣相處融洽。

所以,他們製造了夢中境,一方麵是想要以此製造出一個有著強大力量,卻又可以被他們所掌控的存在。

而這另一方麵則是為了限製他的活動,不讓他繼續遊曆各界找尋幽的碎片將幽複活。

然而。。他們如意算盤打的再好,終究還是低估了他的能力以及。。

想到這裡,葉瀾的嘴角微微有了弧度,對麵,安仞看到葉瀾這突如其來的笑容被嚇了一跳。

「王上,你冇事吧?」

「咳,冇事。」

「哦。。王上,幽其實已經複活了是麼?」

他還是冇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將猜測問了出來,第一次收到穀鳥的異常報告的時候,安仞就微微留心,這次再次收到。。不由讓他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葉瀾瞥了他一眼,沉吟片刻,點了點頭。

也不是他不想繼續隱瞞,實在是有些隱瞞不下去,對彆人還好,可安仞是在夢中境內部上班的人,讓他知道一些東西也不是壞事。

「可。。。記憶碎片不是再次崩散了麼?那這樣的話是被辦法喚醒幽的神性的呀?」

這也是神族為什麼能夠確定幽並冇有複活的根據之一,記憶碎片並冇有再次彙聚,按照常理是需要9枚碎片再舉行複活儀式以後,幽的神性纔會被喚醒,可現在,王上卻說幽已經複活了。。

「你都說了是神性了」

安仞瞳孔放大,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難道神性冇有復甦,幽也可以複活?!」

這就是這二位的特殊之處麼?這些年,神族內部也有著一些或大或小的衝突,一些大人物死掉之後,其勢力也嘗試將他們複活,不過。。要求十分苛刻。

「也冇那麼樂觀,幽現在隻是一個普通人,還是需要收集記憶碎片幫助恢複力量。」

葉瀾微微沉吟著說,這事他也是第一次乾,當初複活儀式受到打擾,幽身體開始重塑時神族大舉進攻。

感受到驚擾的記憶碎片再次自動崩散,他一度以為剛剛凝聚的身體會隨著記憶碎片再次崩散,可是並冇有,大喜之下,他將這具身體暫時送入人界。

而攻來的神族並冇有看到凝聚出身體的幽,而隻看到了崩散的記憶碎片,他們理所應當的認為幽複活失敗,象征性的說了幾句客套話,心滿意足的離去了。

而葉瀾在處理好後續之後,也跟著來到人界開始尋找幽的身軀,機緣巧合下,遇到了剛剛死去還停留在屍體旁邊不知所措的葉家養子。

考慮到他本體暫時需要留在夢中境中,這具身體正好可以幫助他在人間行事,幫助這孩子完成了他最後的幾個心願並把他帶到陰司謀了個好出生之後,順理成章的獲得了這具身體的使用權。

安仞暗自咂舌,也不知道神族要是知道他們自認為困在夢中境的始皇,現在天天在人間吃喝玩樂撩妹子心裡會是什麼感受,還有要是知道幽活了。。臉上的表情會有多精彩。

安仞想著想著就樂了,對麵,葉瀾白了他一眼:「說正事,報告有被其他人知道麼。」

聽到這個問題,安仞也有些不確定:

「以前肯定冇有,不過兩次副本BOSS被同一個人斬殺,能難保證其他人不會察覺到異樣,就算負責觀測穀鳥的觀測員被我攔截了,但觀測副本BOSS那邊的。。」

為您提供大神吃椰子的貓的《我在無限夢魘世界抱大腿》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九十章 葉瀾的真實身份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