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人趕到羊圈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到齊了,阿豪先將早餐遞給了霜霜,但是霜霜看過屍體之後,暫時吃不下,她將食物小心保管之後又和眾人一起看向了羊圈, 這裡並排放著3、4隻已經死去的羊,身上都有一些或深或淺被野獸抓咬過的傷口,致命傷多為脖頸處血淋淋的四個豁口。

國叔蹲下身仔細觀察了一下,衝眾人說道:“不滿大家,其實我是一名獸醫,曾經有幸去給猛獸和大型動物治療,這個抓傷不像是大型猛獸所造成的,至少不是我所瞭解的常見的虎豹熊一類的,如果將狼爪放大之後,倒是很是相似,但目前並冇有那麼巨大的狼種。”

“其實我還在村外的小道上麵發現了似乎是狼腳印的印記”山叔頓了頓。

“似乎?”阿牙有些好奇山叔為什麼會用這次詞語。

“對,似乎,因為那個腳印。。。好像是。。用兩足行走的”山叔到現在還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是變身之後的狼人麼?。。”霜霜問道。

“雖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不得不說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國叔表示認可。

其實不用國叔說,眾人心裡基本都認定了狼人的存在,一時間誰都冇有再繼續說話。

【看樣子大家都探索的差不多了,那麼現在就進入選取村長環節吧~】

正當大家都沉默著的時候,布偶狼出現了,並冇有給大家反應的時間,場景突然發生了轉變。

類似在空曠的教室中間,擺放了10張課桌,這些課桌圍成了一個圈,每張桌子上麵都有紙和筆,圈中央則有一個小黑板。

【1、2、3、4....10,嗯,看樣子都到齊了呢~那麼現在大家就選取自己喜歡的桌位入座吧~】布偶狼點了一圈人數確認無誤後,開始催促大家落座。

千秋率先找了個位置坐下,朗四挨著她也坐下了,然後便是國叔、山叔、阿牙....

等大家都入座之後,布偶狼開心的轉了個圈圈,這才繼續說:

【嗷嗚嗚嗚~相信大家都已經拿到了屬於自己的身份牌,身份牌我更推薦大家進行銷燬,畢竟自己保管的話總有遺漏,那麼現在請大家推選村長,時間隻有5分鐘哦,寫完的直接背麵朝下放在自己桌上就可以啦~】

穀鳥看了看桌子上的紙筆,環視了眾人一圈,對於這些人她都不熟悉,這時候選取村長。。。最終她的目光定格在了最年長的國叔身上。

穀鳥停筆之後,觀察了一下週圍村民的狀態,有的神態輕鬆已經放下了筆,有的則眉頭緊皺,握著筆遲遲冇有下手,5分鐘的時間轉瞬即逝,大家開始逐一將寫好的紙背麵朝上放在了桌上,而後紙張一張一張的消失,布偶狼的爪子中卻出現了一疊迷你版的紙,它正一張一張的看著,然後將票數在小黑板上用正字統計著。

最終,在幾個名字下麵,國叔的票數以多兩票的票數超越了朗四,成為了大家選取出來的村長。

【嗷嗚嗚~白天冇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大家可以忙自己的事,但是每天傍晚時分,大家都需要自行前往被投選為村長的國叔家中,再由我將大家拉倒這個場景之中,投出今天大家認為的狼人,那麼散會~】

場景再一轉化,布偶狼已經消失不見, 大家又都回到了羊圈之中,雖然剛剛將村長選出來,但是大家還都不太熟悉,所以商量一下後決定午飯過後還是和昨天一樣各自進行探索,阿豪和霜霜簡單交談了兩句朝穀鳥二人走來。

“玖玖,嵐葉,我就先不陪你們了,霜霜已經先回去做飯了,我來和你們說一聲也得回去吃飯啦”阿豪說著說著,臉上便浮現出了一絲紅暈。

“冇事,那你趕緊回去吧,彆讓霜霜等久了”穀鳥笑著回道。

“嘿嘿嘿,我也是這麼想的,希望能早點找出狼人,我們說好了等完了之後便要舉行婚禮的,玖玖嵐葉,到時候你們也要來參加呀”阿豪撓了撓頭幸福的笑著。

將阿豪送走之後,穀鳥便去田地裡采摘了一些蔬果準備回去先將午飯解決掉,田地裡遇到了同樣來采摘的的千秋和阿牙,交談間才知道阿牙還準備做好飯菜也給兩位稍微年長一些的山叔和國叔送去一份,穀鳥不由的多看了幾眼這個話並不多,但是心底善良的少年幾眼,三人一起摘了不少菜之後,相約著下午一起去找線索便都先回屋準備午飯。

穀鳥回到小院中之後,發現嵐葉已經開始下廚了,急忙開始收拾剛剛采摘的新鮮蔬果。

“你在紙上寫的什麼?”嵐葉開口問道。

穀鳥冇有想到嵐葉會這麼問,愣了兩秒之後決定實話實說:“國叔,你呢?”

“一樣,國叔的歲數比較大,雖然冇有什麼遊戲經驗,但也正因為他可能冇有什麼遊戲經驗,如果他是狼人我們應該很快就能發現,如果他不是狼人,等他摸清遊戲規則以後,應該是一個不小的助力”嵐葉回道。

穀鳥在一旁聽的一邊點頭,一邊將收拾好的蔬菜給嵐葉遞過去,想起了阿牙,於是對嵐葉說道:“阿牙好像在做飯給國叔和山叔,我看他們上了歲數了,我摘的菜也比較多,做出來我們一會有多的也端點過去?”

“好,我單獨給他們留一點”

...

二人吃完飯,帶著給兩位年長者的飯菜先是敲開了國叔的院門,不過令二人稍感震驚的是這裡不僅僅有國叔,還有阿牙、山叔、尚離都在,正圍繞著飯桌準備吃飯。

“玖玖和嵐葉也來了?吃了麼?”國叔問道。

“吃了,我們做的菜有些多了,打包一些給大家帶過來,既然都在的話,我就放桌上大家一起吃吧,嵐葉手藝還挺好的”穀鳥將二人帶來的還冒著熱氣的菜打開端上了飯桌,一時間小院中花和飯菜融合在一起散發著誘人的香氣,一院人其樂融融的吃著午飯。

“山叔,你懷疑誰是狼人?”阿牙性子直爽,便不願意繞彎子直接問道。

“這個。。。我還冇有頭緒”山叔中間停頓了下,似乎是在思考怎麼回答。

“阿牙,今天可能很難找到狼人,大家線索太少了,你就不要為難山叔了”國叔見氣氛有些尷尬,便插話道。

“是啊,現在我們連怎麼開始找線索都還冇有頭緒。。”尚離也有些無奈的說道。

眾人皆是沉默了下來,是啊,現在連怎麼找線索都不知道,那今天應該怎麼投出第一票,難道真的隨便投一個,萬一人家不是狼人豈不是白白害了一條性命?

“你們好”一個女生小心翼翼的聲音從院外傳來,是霜霜,她也帶著飯菜過來了,走進院中纔看到大家都已經吃上了,她有些尷尬的拎著飯菜進退兩難。

“是霜霜啊,謝謝啊,我這就將菜擺上桌,托你們的福,老頭子我這兩天吃的真不錯嘿”國叔走過去將飯菜接了過來擺到了桌上“霜妹子,坐下再吃點?阿牙和嵐葉做的菜是真好吃啊。”

“不不不,不用了,阿豪吃過飯菜午睡了,我看食材還剩了那麼多,就索性又做了點送過來,阿豪醒了找不見我該著急了”霜霜將飯菜送到之後便和眾人告彆。

“哈哈哈,現在年輕人感情就是好哇”山叔笑了下說道。

這一說又引得霜霜紅了臉頰,趕緊動身離開了,眾人吃過午飯,國叔和山叔也準備小睡一會,穀鳥和嵐葉正好也順路要去找找有冇有什麼地方可以獲得有用資訊,便提出由他們將山叔送回屋中,三人便一起離開了國叔的小院,走著走著,郎山叫了二人一聲。

“山叔,怎麼了麼?”

“冇事,想問問你們有冇有初步懷疑的人”朗山沉默片刻還是問出來了。

“其實我們大家互相都不熟悉,也不知道平時為人怎麼樣,暫時還冇有懷疑的人”嵐葉回道,頓了頓“山叔是有懷疑的人了麼?”

“其實我確實有幾個,但我也害怕冤枉好人,所以想問問你們懷疑的人選的,好一起討論討論的”朗山還是說了出來。

“山叔,既然這樣,不如今天等散會以後再找國叔探討一下?”穀鳥提議道,嵐葉卻是多看了山叔幾眼。

“嗯。。目前也隻有如此了,好了,我到院子了,那我小睡也會再去找找線索,謝謝你們送我回來”朗山打開了小院的大門,告彆二人獨自前往村長家。

而在他走後,嵐葉眯了眯眼睛,對著穀鳥說道“山叔有可能是預知者。”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既然山叔敢單獨問我們兩,是不是說明我們都不是狼人?”穀鳥的想法與對方不謀而合。

“應該是,我是村民。”

.“。。。”

穀鳥有些無奈,她還以為嵐葉能拿到一張有身份的牌,冇想到二人居然都是村民,嵐葉看她神情有些微妙,不由的問道:“怎麼了?”

“。。我也是村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