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鳥觀察了眾人一圈,這次任務人數出其的多,竟然一共10個人蔘加。

終於有個身材魁梧,肌膚微黑,五官端正的男子忍不住先開口了:“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郎四,青雲門弟子,夢境編號暫時不方便告訴大家,等這個副本結束之後有緣分大家再加好友。”

在他旁邊是一個穿著牛仔套裝,眉眼之中有些許英氣的女生,她十分大方的揮著手道:“大家好,千秋,青雲門弟子。”

然後便是以他們為中心,大家輪流介紹著自己,帶著眼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臉上的麻子,導致性格有些內向的男生小聲說道:“尚離,星宿門弟子。”

有著小麥膚色和一頭微微有些淩亂碎髮,臉上輪廓分明的男生開朗地笑著道:“大家好,我叫阿豪,無影門弟子,既然大家都冇有說夢境編號,那我也暫時不說,等結束吧,我旁邊的這位是我的女朋友霜霜。”

名叫霜霜的女生往阿豪身邊靠了靠,便有一種軟惜嬌羞的感覺自大家心中生出,她紅著臉小聲說道:“大。。大家好。。我也是無影門弟子。。”

和阿豪差不多相同年紀的男生露出了他的小虎牙嘻嘻笑道:“大家好,阿牙,星宿門弟子。”

而後便是身材挺拔,膚⾊⽩皙,棱角分明,五官近乎完美,若不是他周身圍繞著生人勿進的氣息,隻怕扔出去就能成為當紅明星的俊俏男子:“大家好,嵐葉,墨門弟子。”

然後便是穀鳥,先是對於自己旁邊同是墨門弟子的男子稍稍有些驚訝,又發現大家基本都冇有用自己的真實名字,於是穀鳥也報出了一個假名:“大家好,玖玖,墨門弟子。”

最後是兩個稍顯年邁的兩位,一個是相比眾人有些中年發福的大叔:“大家就叫我山叔吧,龍門弟子。”

最後一個則是一個頭髮鬢白但精神爍礫的老者:“嗬嗬,那大家就叫我國叔吧,同是龍門弟子”

就在大家簡單輪流簡單介紹了一輪以後,小布偶狼重新冒了出來。

【嘻嘻嘻,既然大家都簡單認識了,那麼現在就由我來給大家介紹遊戲規則吧!~】

它兩隻小爪子中出現了一個小本子,布偶狼將小本子抓著,然後開始朗讀:

【咳咳~首先,感謝大家百忙之中來參加夢中境世界,現在我來為大家講述遊戲規則,遊戲中會存在著狼人,狼人一天可以殺一個人,其餘村民一天需要投出一個人或者不投,一天中得票數最多的村民被認為是狼人,將會被送到明天開始會出現的一個門裡麵,進去之後會發生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進去的人都冇有再回來過,嘻嘻嘻,大家謹慎投票哦~】

【當然我們也不是隻能被狼人殺死,明天一早大家會發現枕頭邊出現一張卡牌,卡牌上寫著你的身份資訊,這個卡牌不可以直接讓其他人看到,請大家謹慎保管或者銷燬】

“這個身份牌是什麼意思?”擁有著小麥膚色名叫阿豪的青年率先問道。

【啊啦啦,這位少年問得好,接下來可是重點內容,請大家認真記好哦】布偶狼興奮地舉著自己的小本子在原地轉了幾個圈圈以後,這纔看著小本子說道。

【身份分為:村長、守衛、狼人、預知者、村民;其中預知者尤為重要,他能感知到5個人,這5個人當中必定存在狼人,能大幅度縮短排查範圍,其次便是存在,村長擁有1.5票的投票權,如果大家在某一天出現平票的時候,這個0.5票就很關鍵了,然後便是守衛了,守衛一個晚上可以保護一個人不受到狼人的傷害,但是守衛不可以兩個晚上都保護同一個人,如果確定了預知者的話,可以優先保護預知者,最後便是村民了,村民冇有什麼特殊的,但具有投票權,當然你們相信誰取決於你們自己。】

“這不就是狼人殺麼?”帶著眼鏡的尚離小聲嘀咕道,眾人對狼人殺有些瞭解的也點頭表示認可。

布偶狼一口氣說了一長串,它做出缺氧的動作,深吸了幾口氣以後無視了眾人的目光,學著長輩的語氣繼續說。

【哼哼,反正我要說的暫時就隻有這些了,大家今天晚上儘量早點休息,明天遊戲會正式開始,彆說我冇有告訴你們哦,最好在今天養精蓄銳,讓自己狀態保持在最好,回去吧,孩子們喲。】

頓了頓又好像想起什麼一樣:

【哦對了,小狼溫馨提示,這個世界時間會持續幾天,住房在村裡大家隨便選幾間入住吧,如果大家覺得肚子餓了的話需要自己解決吃喝哦,當然你們也可以直接無視掉這個問題。】

說完並冇有給眾人反應的時間,布偶狼直接消失不見了。

眾人聽完之後頗具無奈,不過他們到來的時間還是這個副本的早上,還有足夠多的時間留給眾人自由探索,大家先前去村莊中看了看房間,大部分都是兩個房屋一個院子的佈置,看樣子默認是按照師門分配的,不過也有一些單獨一個人的房間提供給不想和彆人一起居住的弟子入住。

“我和霜霜一起住院子吧”阿豪牽著自己的女朋友霜霜率先選了一個院子。

“我還是想兩個人一起住,雖然不知道狼人殺人的方式,不過如果有狼人來襲嗯。。那我也和朗四師兄一起吧”高馬尾女生千秋也說道。

被點到名的健碩男子有些害羞的摳了摳自己的後腦勺,點了點頭,跟著千秋一起選院子去了。

“千秋說的也有些道理,那”俊朗男子嵐葉看了看同為墨門的穀鳥:“那師妹一起?”

穀鳥想了想,也點了點頭。

剩下的山叔、國叔、阿牙和帶著眼鏡的男生尚離卻一直冇有說要和人一起住,他們都比較習慣自己一個人,突然和其他人一起反而會覺得有些不自在,於是去選了單間入住。

將住所安置好了之後,眾人開始分散觀察周邊的環境,穀鳥觀察到其實周邊田地中有不少待收割的農作物,村莊中有的人家圈裡還有不少家禽甚至還有豬牛羊,生活幾天是綽綽有餘的。

周邊環境探索的差不多之後,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大家陸續回到房間休息,連接兩座小屋的小院中還種有不知名的花朵正直花季,正豔麗地綻放著,還有些許蜜蜂在還不厭其煩地忙碌著,不時從屋外傳來聲聲鳥鳴聲,令穀鳥不由得身心放鬆起來。

“彆太放鬆了”嵐葉不知什麼時候也探索完環境回來了,此刻正站在穀鳥的身後出聲提醒著。

他這一聲提醒讓穀鳥回了神,穀鳥轉頭看去,繼而問道:“情報共享?”

見嵐葉點了點頭後,穀鳥便將自己看到的物資資訊分享給了他,現在這些資訊也基本都是公知資訊,並冇有什麼值得隱瞞的地方。

嵐葉聽完之後點了點頭,繼而正色說道“那我說說我看到的吧,在偏村口位置,有一處羊圈,裡麵有幾隻死去的羊,從傷痕上麵來看到話,應該是被某種大型野獸咬死的,從這次副本名字來分析,很有可能是為了印證確實存在著狼人,這件事還有山叔也知道,大概明天會將大家一起召集過去看看。”

穀鳥微微一愣微微有些吃驚:“你是說,這個副本中拿到身份牌的狼人極有可能是能變身的狼人?”

“對,但副本不會讓狼人一方進行屠殺,肯定會有剋製,現在時間也不早了,還是先休息吧。”

一夜無話

...

第2天一早,當穀鳥醒來的時候,摸了摸枕頭旁邊,在那裡,有一張代表身份的卡牌,翻過來一看上麵霍然寫著“村民”兩字,穀鳥微微歎了一口氣,洗漱完畢,思忖片刻,穀鳥還是決定將這張卡牌銷燬掉。

等穀鳥打開房門的時候,嵐葉已經做好早餐吃上了,而阿豪也正好從屋外進來。

“早啊。。”還冇等穀鳥繼續說點什麼。

“玖玖早啊,誒,嵐葉還會做飯呢?不介意一起吃點吧”阿豪十分自然熟的走過來坐下就要拿起吃食。

啪,筷子相碰撞的聲響傳來,阿豪剛剛夾起的雞蛋被打落,然後被嵐葉拿起塞到了預留給穀鳥的碗中。

“切,真小氣,不是還有那麼多麼”阿豪偷偷嘀咕道。

嵐葉並冇有接他的話頭,又放了個饅頭到穀鳥碗中後繼續自顧自的吃著,穀鳥就著鹹菜將碗中的雞蛋饅頭吃完又喝了點粥,看著桌上還剩下的早餐,又看了看已經吃飽喝足的嵐葉和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婦樣的阿豪。

“。。額。。還剩下挺多,師兄要不給阿豪吃點?”穀鳥小心翼翼的問了問嵐葉。

嵐葉看了眼後輕微地點了點頭,穀鳥看到以後連忙衝著阿豪使眼色,阿豪趕緊將吃食往嘴裡塞去,一邊塞還一邊嘀咕著要給霜霜也帶幾個,穀鳥看了也不免有些好笑:“阿豪你過來找我們是要乾嘛的?”

“啊嗚。。山。。山叔說昨天和嵐葉一起看到了羊圈。。咕咚咕咚。。哈呼。。裡麵有一些羊死狀很奇怪,想讓大家都去看看確認一下”阿豪喝了點粥,將嘴裡的食物嚥下之後終於說清楚了。

“好的,我們這就過去”穀鳥便打算動身前往。

“等等,等等,我想給霜霜也帶點吃的可以麼”阿豪急忙叫住穀鳥。

“額。。你這。。”給我說我也做不了主啊,穀鳥偷偷看向了嵐葉。

“可以,你帶吧。”

見得到許可之後,阿豪迅速地打包好,然後帶著兩人一起去了羊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