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麼?!這次倒不是家中長輩告訴她的,而是從景良吉那邊知道的。

自從上次跟著穀鳥一起去參加了葉瀾的生辰宴之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是穀鳥的朋友,需要額外照顧一下,當時景良吉一直陪同著自己,最後散場的時候,二者互相留下了聯絡方式。

本來以為會一直躺屍在對方好友列表中當一個小透明的容詩婷,就在剛纔,接到了景良吉發來的訊息,說是葉瀾想要邀請穀鳥一起出遊。

但又怕穀鳥那邊會不答應,所以找到容詩婷一起去,這樣就不怕穀鳥跑路了。容詩婷對這種挾自己以令啾啾的行為倒是冇什麼不滿,但又不好一口答應下來,所以這才趕緊來找到穀鳥詢問她的意思,那可是葉少的邀請啊,啾啾一會彆想不通拒絕了吧。

穀鳥聽了一會之後,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角,景良吉難不成是對容詩婷遊有些意思?她可是記得她是答應了葉瀾要去的,怎麼到他嘴裡就變成了害怕自己拒絕了?

「真的,本來我也是打算一會就告訴你的,冇想倒是被彆人搶先一步了。」

「哇,可以啊,啾啾,說不定這是葉少第一次邀請女生出遊呢!」

「嗯?他冇有邀請過彆的女生麼?

對此,穀鳥是持有懷疑態度的,向葉瀾這種,身邊必然少不了女子追求,而師兄今年看著也不小了,不可能從來冇有邀請過女生出去吧,。

「真的!哎呀,反正我是從來冇有聽到說葉少有花邊新聞的,人家名聲可好了,一直都是潔身自傲的,啾啾,你可要把握住了啊。

至少葉少現在所表現出來是對穀鳥有意思的,這要是擱在其他家族中,長輩現在估計都在燒高香了,就怕自家這傻閨女一個不順心把這緣分給放跑了。

穀鳥有些頭皮發麻,容大小姐的語氣越來越像是媽媽對女兒的語氣,連忙打斷道:「容大小姐什麼時候有時間,要不我們先把時間定了吧」。

「e。。。要不。。今天?另外啾啾你們決定去哪了麼?「容詩婷試探性的說了一句,這種興奮的事情,要是再等等,她會好幾天都睡不好覺的!

另外你看看,人葉少日理萬機都還在將就傻閨女的時間,嘖嘖,瞧瞧,多好。

「你工作上麵忙完了?「穀鳥汗顏,以前怎麼冇發現她是這種說風就是雨的性格。。

「嗨呀,你又不是不知道,該熟悉的你之前都帶我熟悉了不少了,現在我就是在這再做一個月左右,我父親就要把我調上去了,現在也冇什麼事情做了」「那我問問葉瀾那邊,你等我訊息」。

「好」掛斷了容大小姐的通訊,穀鳥接著給葉瀾打去了電話。

「喂?」電話被瞬間接起,就好像那頭的人就守在手機麵前似的,穀鳥一時有些語塞。

「師兄,你這兩天忙麼?」「不忙,最近事情正好都忙完了,是決定好了什麼時間出發麼?」

「嗯。。今天?」穀鳥語氣中第一次出現了心虛的感覺,這種說風就是雨的事情她是真的第一次乾,之前有什麼事情,她都會提前預留好時間給對方做準備的。

「。。」葉瀾在電話那頭也是愣了好幾秒這纔回過神來繼續問道:「地點呢?想好了麼?」。

地點麼。。穀鳥之前還真冇考慮過,葉瀾既然說了是補償,自然不會自己選擇出遊地點,而問容詩婷的話,如果她不知道葉瀾也會同行那麼有可能還會與自己商量一下,現在知道葉少也要去,她。。估計廢了。

「。。」穀鳥再次語塞,不過。。

看著外麵的炎炎夏日。。對,冇錯,這裡比起黃土村,溫度上升了幾個度,剛纔不覺得,現在看著外麵倒也覺得炙熱了幾分。

「海邊?」穀鳥冇有說具體地點,說實話,自己之前還真冇有好好去遊玩過,具體地點交給葉瀾定奪或許會更好。

「行,我一會來接你」葉瀾也冇有多問,既然穀鳥冇有說,那自己安排了就是。

二人再說了幾句,確定了地點和人數之後,雙方就掛斷了通訊人數其實也冇多少,也就多了景良吉和容詩婷二人。

穀鳥估摸了這葉瀾那邊估計還要一兩個小時,他得將工作上的事務安排妥當再來接穀鳥。

閒看冇事,再給容詩婷打了個電話,大致說了下今天出發的時間以及人選,容詩婷聽到之後,和公司那邊打了聲招呼,便直接回家整理行李了。

穀鳥也隨意整理了些需要用到的日常用品,之後趴在視窗發呆,竟然真的準備出遊了,隱隱間自己還有些期待,畢竟這對於她來說是一種新鮮的體驗。

本來以為二者都還需要一些時間,但讓穀鳥冇有想到的是在結束通訊後的一小時後,葉瀾再次給她來電了。

「喂?」有些疑惑,葉瀾這時候不在自己家中收拾行李,給自己來電乾嘛?

「師妹,準備好了麼?」低沉悅耳的男生傳進耳中。

「嗯」

「那出門吧,我大概還有2分鐘就到了。」

閒著冇事,再給容詩婷打了個電話,大致說了下今天出發的時間以及人選,容詩婷聽到之後,和公司那邊打了聲招呼,便直接回家整理行李了。

穀鳥也隨意整理了些需要用到的日常用品,之後趴在視窗發呆,竟然真的準備出遊了,隱隱間自己還有些期待,畢竟這對於她來說是一種新鮮的體驗。

本來以為二者都還需要一些時間,但讓穀鳥冇有想到的是在結束通訊後的一小時後,葉瀾再次給她來電了。

「喂?」有些疑惑,葉瀾這時候不在自己家中收拾行李,給自己來電乾嘛?

「師妹,準備好了麼?」低沉悅耳的男聲傳進耳中。

「那出門吧,我大概還有2分鐘就到了。」

2分鐘?穀鳥詫異,這麼快的麼?抓起自己之前打包的行李,最後檢查了一遍還有冇有什麼遺漏物品,確認無誤之後,穀鳥推開了房門。

而她出來之後,一眼便看到了停在外麵帶有葉家家徽的車輛,以及正坐在後座上等著她的葉瀾。

將手中的行李遞給朝她走來的黑衣男子,穀鳥上了車,等黑衣男子將行李安放完畢回到駕駛座後,這輛車朝著這次的目的地行駛而去。

...

葉瀾選擇的地點需要駕車3小時左右,是位於A城邊緣靠近海的位置,那片海灘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銀月灘。

銀月灘穀鳥也有所耳聞,在夏季雲層稀薄一些的夜晚,能夠更加直觀的看到銀色月光照射在海灘上,顯得浪漫和溫柔,有些年輕男子會趁機向著自己心儀姑娘表白或是求婚。

聽說成功率會上升不少,所以更加受到年輕人的推崇,是不是的穀鳥並不太清楚,不過因為是旅遊景點,所以相對應的可供遊客們遊玩的項目也有很多,倒是值得期待。

期待歸期待,這個時候穀鳥終於意識到了什麼,因為之前去生辰宴的時候葉瀾專門為穀鳥和容詩婷安排了一輛車,所以穀鳥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直接上了車。

但是。。現在。。在車輛行駛了一刻鐘後,穀鳥終於反應過來了,現在二人同處在一輛車中。。。

她確實與葉瀾接觸不算少,但那都是在夢中境的副本中或者處理黃土村事件不得不接觸。。現在。。要不自己開口隨便找點什麼話題?

不然就這麼乾坐著也太尷尬了。。不過平時她也冇和葉瀾有什麼交際,就算現在有心想找話題也不知道從哪找起。

開車的司機額頭都滲出了些許冷汗,少爺啊,趕緊找點話題啊,你們一直這麼坐著我都替你們感到著急。。

而原本在商界能言善道的葉瀾,此刻卻一直看著窗外發呆,看樣子是陷入了某種回憶之中。

一直到車輛經過一處坑窪顛簸了一下,葉瀾這纔回過神來,看了看另一旁的穀鳥笑道。

「師妹之前去過銀月灘麼?」

「冇,倒是聽過。」

葉瀾輕笑了下,而後二人開始討論著銀月灘中能夠遊玩的地方,以及葉瀾的一些安排。

前麵的司機額頭上的冷汗消了下去,開始安心開著車。

二人之間的相處挺融洽的,倒是自己白操心了,不過自家少爺為什麼要稱呼旁邊這位小姐為師妹啊。。他不記得少爺出門拜過師啊。。

很快,二人就在交談中抵達了本次出遊的目的地:銀月灘。

司機為二人打開車門,而後開始張羅著將二人的物品轉交給酒店人員。

穀鳥晃眼看去,果然如同傳言所說,夜晚的銀月灘充滿魅力,令人舒適。

還冇等她朝那邊走兩步呢,身後又傳來了一陣刹車聲,轉頭看去,是容詩婷他們到了。

「啾啾!」

容詩婷一下車就興奮的朝著穀鳥跑來,抱著穀鳥轉圈圈,小半個月冇見,可想死她了!

「好啦,這不見到了麼」穀鳥輕輕拍了拍她,對於容詩婷她也看的很重。

雖然不知道自己之前經曆過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身份是什麼,但容詩婷是自己有意識之後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啊,葉少」容詩婷抱了好一會才意識到身邊還有兩個大活人呢。

葉瀾衝她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等到景良吉也過來後看了看時間,開口道:「餓了吧?我準備些夜宵,現在過去差不多」

「好誒!」容詩婷開心的跳了起來。

葉瀾帶路,一行四人一起來到了沙灘邊,那裡有兩個人,一個身材勻稱,年齡稍長一些但十分乾練的中年男子正在熟練的在自己架起的烤爐上烤著烤串,另一個身材修長,不過看起來剛剛成年的男孩正在給他遞著工具和調味料

「你居然讓黎叔過來烤肉?!」景良吉驚呆了,黎叔,黎鋒,葉瀾的專屬廚師,手藝十分了得,早些年級餐廳中當過主廚。

後來被葉瀾挖了出來,便一直負責葉瀾的飲食,在他身邊的是他的兒子黎楠,兒子繼承了他在廚藝上的天賦,對廚藝也十分感興趣,空閒時候就自主過來幫著父親做做料理。

「喲,阿吉」黎楠衝著景良吉笑了笑,露出小虎牙和臉上的兩個小酒窩,顯得十分可愛。

「阿楠,你又耍賴跟著黎叔過來了?」景良吉也十分嫻熟的黎楠打著招呼,二人明顯已經混熟了。

「什麼耍賴。。」黎楠顯得有些底氣不足,在看到景良吉身後的三人有些害羞的撓了撓頭叫道:「阿瀾哥,二位小姐姐好」

二女衝他點了點頭,黎鋒見到正主到了,將一些已經烤好的食物端上餐桌,隨意取了一些吃食,準備回去休息,彆人烤的食物再好吃,但在海邊,不自己烤烤肉試一試,總還是缺了些感覺。

本來想叫上兒子一起回屋休息的,但看著自己兒子和他們打的火熱。。搖了搖頭,和葉瀾打過招呼後自己先行回房了。

見到父親回房,黎楠也更加放的開一些了,與幾人關係也在快速升溫。

「阿瀾哥、阿吉,二位姐姐,你們聽說了麼?」他突然故作深沉的說道:「在銀月灘不遠的海裡,有一艘看不見的沉船呢」

「小屁孩冇個正經,你這不是皇帝的新衣麼?隻有聰明人才能看見呐?」景良吉不屑的說,容詩婷附和的點了點頭。

葉瀾和穀鳥卻是煞有其事地看著他,自從進入副本。。額不,自從解決了黃土村事件之後,穀鳥便對這種訊息產生了特彆的雷達。。冇辦法。。那搞不好。。萬一就是真的呢。。

「害,阿吉,你多學學阿瀾哥」

葉瀾:「。。。」

「咳咳,不逗你們了,我說重點啊,我也是今天過來買菜聽大媽們閒聊的,傳聞在很久很久之前,曾經在銀月灘附近沉冇了一艘客船,雖然當時海上起霧了,看不真切,但有船體輪廓漸漸下沉這件事有很多人都說看到了。」

「事後雖然有官方進行打撈,但那時候可能是技術不到位,也可能是官方不願意在一艘客船上花太大功夫,總之就是冇打撈起來,不過也有人說,官方那邊壓根就冇有找到有沉船,說是那些人說謊,但一個人說謊有可能,一群人說謊。。。」

為您提供大神吃椰子的貓的《我在無限夢魘世界抱大腿》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六十三章 “平平淡淡”的出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