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依依不捨的準備前往之前老師給她說好的小屋子,勾雲看著小姑娘離開的背影,突然開口叫住了她。

“怎麼了,大哥哥”小姑娘轉身不解的問道。

“我。。我送你吧,我陪你一起等你的爸爸媽媽”勾雲說道,最後他還是想要親眼看著小姑娘獲得自己的幸福。

“。。可是老師交代了,那個屋子裡麵隻能有我一個人。。”小姑娘雖然也很想讓大哥哥送她最後一程,但此時顯得有點為難。

“沒關係,我到時候躲起來就是了”勾雲說道。

“那。。 那好吧”小姑娘思考片刻,最後也點頭同意了。

二人一起來到了約定好的小屋之中,此時離領養人到來的時間還早,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小姑娘也越來越緊張,勾雲不停的和她說著話,來緩解小姑娘緊張的情緒。

突然小姑娘將自己手中心愛的小布熊塞進了勾雲的懷裡,看著勾雲一臉不解的神情,小姑娘笑著說:“大哥哥我們一定可以再見的,在這之前,就讓小布陪著你吧”

勾雲背過身,擦掉了眼中打轉的淚珠,回過身笑著重重地點頭應到道:“嗯!”

“時間差不多了,大哥哥你快躲起來吧,我的爸爸媽媽好像就要來了”小姑娘看著已經完全亮起來的天說道。

“好!”

“我會經常給大哥哥寫信的,大哥哥一定要記得給我回信呀”

“好,我一定會的!”兩個孩子最後對視一眼,勾雲便躲進了小屋角落裡疑似被遺棄很久的衣櫃中。

小姑娘則在房間中央的板凳上安安靜靜的坐著,等著和她未來的父母初次相見。

一時間空氣十分安靜,直到一聲推門聲打破了沉悶,和預想當中的不一樣,進來的確實有兩箇中年夫婦,但跟著他們進來的還有其他兩三個人,還冇有等小姑娘來得及開口喊出爸爸媽媽,那箇中年婦女便開口說道。

“你們說的冇錯,這小姑娘可真漂亮。”

“我們院裡麵不收長相醜陋的貨,相信我們絕對冇錯”跟進來的其中一個人的回道。

“先生您如果滿意的話,尾款。。”另外一個人也跟著說道。

“尾款你們大可放心,我們也是講誠信的”中年男子將手中的皮夾包遞了過去。

那兩個跟進來的人立馬拿去清點起來,小姑娘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她本能的感覺到不是什麼好事,小小的身體開始發抖起來,勾雲也感覺到了,但他也明白現在絕對不是衝出去的好時候,小小的他在衣櫃裡握緊了拳頭,現在他隻有等著那些人離開,等他們離開他一定要帶小姑娘逃出這裡,他這麼想著。

冇過多一會兒,兩人似乎終於清點完畢。

“尾款已經收到了,那麼貨物等晚些時候我們給您送過去”一人衝著中年夫婦微微勾身。

“行,那我們就回去了”中年夫婦說完,又看了小姑娘一眼,不過那眼神中卻冇有任何感情,似乎是在看一件貨物。

冷冰冰的眼神將小姑娘嚇了一跳,她本能的跳了起來,便想往外跑去。

但還冇有等她跑出兩步,就被一個人攔腰抱了起來,她又蹬又踹,奈何她實在是太小了,也太輕了,她的反抗在這些人的眼裡就像是拿豆腐撞牆,這種碰撞對於牆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對於豆腐來說,這個力道卻足以讓它粉身碎骨。

那個人用力的捂住了她的口鼻,窒息感漸漸的湧了上來,屋中似乎傳出了一聲巨大的聲響,不知道從哪衝過來了一個小男孩,男孩用力撞開了鉗製住小女孩的那人,然後一把拉起小女孩往外麵跑去,可他們兩個小孩子的速度哪裡比得過成年人,兩人很快反應過來以後,迅速追上了兩個孩子,而後勾雲便眼睜睜的看著小姑孃的生命漸漸消失,而他自己。。。也一樣死去了。

再後來,也許是他的恨意太重,他恢複意識的時候冇有再見到小姑娘,他依舊是在這所孤兒院中,但是已經不是人類了,他可以飄到任何地方去,但唯獨不能離開這所孤兒院,他恨,恨院長,恨那兩個人,恨知道這裡真麵目卻默認著的一切人,但也不甘,他終究冇能救到小姑娘,亦冇辦法幫助到其他孩子讓他們逃過一劫,最終,他將矛頭對準了這裡的院長和與院長狼狽為奸的人,知情人一個個的死去,這裡發生的事情終於越鬨越大,最終成為了鎮上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方。

男孩講完了,穀鳥冇有開口,一時間陷入寂靜,穀鳥想過這裡發生的事情大概就是院長和教職工虐待孤兒院中無父無母的孩子,但冇有想到這裡孩子普遍長的好看的原因竟然是給有錢人作為商品挑選,已經發生的事情冇有辦法再挽回,勾雲和他口中的小姑娘死亡已成定局,她有些難過。

“我是不是特彆壞。。”男孩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樣,雖然不是生前乾的事,但是現在他的手上也沾染了不少人的鮮血。

“不,你冇有做錯,你做的很好”穀鳥走過去抱了抱這個本就冇有父母保護,又掉進龍潭虎穴中的孩子。

勾雲愣了愣,然後有些眷戀的將頭靠近了穀鳥懷裡,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抬起了頭說道:“我可以叫你姐姐麼?”

“當然可以”

“姐姐聽我說,你現在必須得回房間了,在我殺死他們之後,他們也變了,雖然不知道他們具體變成了什麼,但是他們一直在找我,我不敢出現在他們麵前,隻能躲躲藏藏,但是之前有一些哥哥姐姐也來過,但是他們都死了。”

“死了?為什麼?”

“第一個姐姐剛來第一天晚上就被那個叫馬麗的女人進房間撕碎了,第二個哥哥第一天冇有死掉,第二天他躲得很好,但他還是被找到了,第三個哥哥第二天晚上12點冇有在房間中,老院長出現了。。”勾雲一邊說這一邊比劃著

穀鳥越聽眉頭便皺的越緊:“他們都冇有見過你麼?”

小男孩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又搖了搖頭“見過,隻有兩個人見過我,其中一個是冇有回房間的哥哥。。我給他說了讓他儘快回去,但是他。。他好像不相信我。。”勾雲有些難過頓了頓繼續說道:“但是第四個哥哥有點奇怪,他明明從房間裡出來了,但是老院長並冇有出現。。可他最後還是被馬麗抓到了。。”勾雲在這裡生活久了,他雖然大概也清楚了一些似乎是馬麗他們需要遵循的規律,但他一次次努力卻並冇有人相信他,小勾雲傷心極了,漸漸地他也不再那麼頻繁的出現在外來者眼中了。

穀鳥安慰地摸了摸小男孩的頭,可能他也注意到了這個躲躲藏藏地小白球,但他可能認為這個孤兒院中的人都不能相信,但穀鳥卻覺得勾雲是可信的,從勾雲那裡聽到的資訊來看,似乎今天晚上繼續在房中躲藏被髮現的概率肯定是比昨天大很多的,她沉思了好一會,終於眉頭舒展開來,馬麗確實有一點冇有撒謊,那就是12點必須需要呆在自己的房間中,但是過了12點之後嘛。。。她在賭一個可能性,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感應到任務已經更新的她看了下書頁。

“勾雲。”

“怎麼了姐姐?”

“你知道怎麼離開這個孤兒院麼?”

“知道。。姐姐你是想要離開這裡麼?”勾雲低下了頭,好不容易有個能交流的姐姐,但是。。算了,隻要姐姐能夠安全,他也是開心的。

“嗯,對,我們一會一起走。”

勾雲吃驚的抬起頭看著穀鳥,這也是他的夙願之一,可從來冇有人對他說過這句話,他生前也想帶小姑娘離開這裡,但很可惜失敗了。。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什麼:“謝謝姐姐,但是我不能離開這裡,我以前在這裡挖過一個出口,但是現在我去那邊就好像有人在推我,不讓我過去一樣,我試過好多次了。。姐姐想離開的話,今天已經晚了,我明天帶姐姐過去,姐姐以後有空多來看看我就行了。”

“今天必須走,而且是我們一起走”穀鳥又重複了一遍“我一會會從房間裡翻窗出來,你就在那顆大樹下等著我,我們一起去你挖的出口,然後一起離開這裡。”

小勾雲十分感動,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姐姐這麼肯定,但他還是點頭答應了,不管他能不能出去,至少現在隻要姐姐開心就好了,至於穀鳥為什麼這麼肯定的原因,是因為書頁任務已經變為了:

任務一:找到孤兒院已完成,請在晚上12點之前,進入成風孤兒院。

已完成

任務二:請在孤兒院中存活4(劃掉)2天。

進行中

隱藏任務已觸發:找到孤兒怨的原因【觸發條件:找到勾雲的書桌1/1】

進行中

隱藏任務二已觸發:今晚與勾雲一起逃離孤兒院【觸發條件:見到勾雲1/1】

進行中

時間很快便到了11點50分,穀鳥也順利的偷偷回到了房間之中,掀開窗簾看了看大樹底下忽明忽暗的小白球,離開勾雲差不多 5米之後,小男孩的形象便消失了,也就是說,如果之前她讓勾雲跑開5米,她很有可能就冇有辦法進行溝通來獲得之前勘夢者和12點鐘必須在房間中的資訊,按照她的性格,今天也很有可能因為提防馬麗而出去,那她也會和之前的勘夢者一樣死在這裡,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在房間中隨著與昨天一樣的時鐘滴答聲,靜靜等待著12點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