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靠著做保安攢下來的工資少的可憐,根本不夠他繼續在城市中生存下去。。

漸漸地他的錢包快要見了底,張大力也知道自己繼續這麼下去遲早有一天會連飯都吃不起,無奈之下,他隻得退掉自己破爛的出租房,踏上回鄉的路。

可他本來就是因為不喜歡村子中的同齡人這纔出去打工的,就算他也是出去見過大城市的人,但,麵對那些曾經的同鄉,他還是有著與生俱來的自卑。

張大娘見到兒子回來倒是每天都樂嗬嗬的,但她太過開心,似乎也自動忽略了張大力愈發的沉默寡言。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一個午後,張大力沉悶的去到了自家池塘看看有冇有偷魚的鳥兒和黃鼠狼一類的動物,有的話需要把它們趕跑。。

這池塘裡的魚是娘倆的主要收入來源,還是之前的村長看他們孤兒寡母不容易,自己走訪了好多村民,嘴皮子都快要說爛了,這才成功這塊池塘劃給他們。

事後張大力也想去謝謝村長,但那個時候自己還小,等到他回村以後,村長似乎得到了上麵的提拔,拖家帶口搬去城裡住了,他們也就再也冇有見到了。

張大力很喜歡這個小池塘,畢竟就算是給他一塊地,他也無法把地裡的作物照顧好,這裡又輕鬆又安靜,每當他心情不太好的時候,便喜歡來這裡坐一坐,順便看看魚。

但今天好像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小池塘的附近出現了一個約莫50多歲身穿白衣的成年男子,他正坐在張大力平時最喜歡坐的地方,似乎是刻意等著他的。

“你是誰?”。

張大力皺緊了眉頭,這裡和村民們的耕地位於兩個不同的方向,這塊池塘自從劃給他們母子以後,再也冇有村民過來瞅過。

但今天,這裡卻出現了一個陌生人,是來偷魚的麼?。可這人太過悠閒,偷魚的話,不應該在看見主人的時候跑麼?

“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那陌生男子卻無視了他的戒備,拍了拍身上掉落下來的落葉,起身朝張大力走了過來。

“站住!你是什麼人?”張大力渾身毛孔都崩緊了。

“來幫你的人”那人嗬嗬一笑“我知道你自幼身子骨便多病,我可以治好你,不過就看你珍不珍惜這次機會了。”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張大力依然皺著眉頭,難道這人一直都在觀察自己麼?什麼時候的事情?他居然一點都冇有察覺到。

下一刻,這人卻在他眼前消失,隨後張大力便自覺有一隻手搭在了自己的肩頭,他驚出了一身冷汗,猛然回頭,身後正是剛纔那白衣男子!

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男子,他隻記得兒時曾經在電視上看見過,這。。這。。現實裡居然真的有!?

看著張大力驚訝的表情,男子一副高深莫測的神情看著他,直到張大力回過神來,連忙跪下向他磕頭。

“我是天羅殿第八護殿尊者座下弟子地和的徒弟,號人允,這次過來是看你有幾分資質,所以想幫幫你。

“謝。。謝仙人!”張大力激動的直磕頭“請問仙人是否願意收徒。”

張大力雖然體力不行,但腦子卻挺靈光的,他知道,這是自己這一生中最重要的機會,如果成功,自己便能飛黃騰達去做神仙了。。

“不急,等你先將自己體質養好,再幫我做一件事,如果做的好,等事成之後你我二人便是師徒了。

“這個小罐就當我給你的見麵禮吧,你回去之後,隻需要。。。。”。

“好好好”張大力這時候哪顧得上其他,連忙連聲道好,生怕這仙人下一刻拋下自己回去了。

人允給張大力講解了罐子的用法,以及他需要他做的事情之後,便和張大力告彆了,張大力自然是不捨的。

可仙人說自己還有彆的事情要忙,這邊等時間到了,他會回來接他的,張大力冇辦法也隻能點頭。

二人分開之後,張大力看著這個通體漆黑的小罐子,人允給他說的步驟和方法,他一字不漏的記下了。

他還是有些猶豫的,因為小罐子中需要裝上自己母親的頭髮和指甲蓋。。物品需求,好像有些奇怪?

但仙人也說了,這是偏方,奇怪一點很正常,不過也確實是有代價的。

這個代價便是自己母親會生一場病,但病不致命,到時候他好生照料就好。

以這些物品為媒介,他要是每天去到人允給他指定的地點唸咒祈福,在他身體好了之後,就可以給全村人帶來福氣,保佑大家冇病冇災,長命百歲。

隻要成功,他便是村子裡的大功臣,那些凡夫俗子還需要感謝他呢。

想到這裡,張大力咬了咬牙,冇再猶豫,決定依照人允所說,他找了個時間,難得的給自己母親梳了一次頭,剪了一次指甲,這可把張大娘樂壞了。

將收集好的物品放入小罐子蓋好後,小罐子竟然自己散發出了一次黑光,這使得張大力更加確信這是仙家物品!

放好之後需要小罐不離身,並且每日唸咒祈福,他的身體纔有可能會好轉。。不過既然都是需要每日唸咒,他索性便去了人允給他指定的地點。

人允指定的地點區域十分小,他剛開始需要特彆仔細才能找到那一點,但去過幾次之後,便已經輕車熟路了。

再然後,張大孃的確生了病,張大力鞍前馬後的伺候著張大娘,村裡人都說他是轉性了,之前對他娘不管不顧的,現在居然對他娘這麼好,可真是孝順。

隻可惜張大孃的這病來的快,去的也快,隻三個月的時間,便已經撒手人寰了,再之後的事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

“至於人允為什麼一定要給張大力指定一個“祈福”的地點,是因為這裡有這人允佈下的陣法”葉瀾解釋道。

“陣法?敢問仙家,這陣法到底是什麼陣?”村民們疑惑不已,剛纔的漫天黑氣他們都是看見了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瀾這個時候卻沉默了片刻。

“煉屍陣”穀鳥卻將這個名字說了出來,不知道為啥,最近她腦海中總是出現她以前聽都冇有聽過的東西,她還能夠捋清。

“依靠張大孃的痛苦所產生的怨氣來作為核心,再在鮮有人踏足的區域佈下陣法,加上張大力每天都將核心帶過來唸咒煉製,陣法到如今已經完全成型了。

“成型之後便不再需要張大娘活著時的那一點怨氣,取而代之則是需要她的屍身,人死比人活著的怨氣可大多了,用它來最為陣法的支撐最合適不過”

“所以人允給張大力的下葬位置也是在陣法中,隻要再過上不足小半年的時間,等怨氣足夠支陣法所籠罩整個村子,你們就會神不知鬼不覺的被煉化為活屍。”

葉瀾補充穀鳥的說完了後果,村民臉色大變,冇想到他們離死亡真真就差一點點了,又是一陣連連道謝。

“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們便先告辭了,以後大家多留意一下村裡是否再次出現天羅殿的人,如果出現了及時聯絡我們”

穀鳥將自己的聯絡方式給了村中那一名年長的男子,他記錄好之後,謹慎的將聯絡方式放在自己貼身衣物中。

二人要走,村民們連忙挽留二人留下來吃完飯再走,穀鳥看了看在旁邊睡的香甜的兩隻小精靈,婉拒了大家的好意。

見二人不願意留下來,準備開車離去,大家隻得以最快的速度從家中拿了不少特產,硬塞進了二人來時開的車裡,東西之多,怎麼形容呢,後座隻堪堪留出了剛剛夠兩隻小精靈依偎睡覺的那一小塊空地。

本來村民們還想要將這一小塊空地也放上物品的,但被穀鳥極力阻止,這才作罷。

好不容易車輛終於突破重圍,開出了黃土村,穀鳥和葉瀾踏上了回去的路,任務已經顯示為已完成的狀態,但二人現在都冇有回到夢屋檢視獎勵。

“師兄,你說,會不會現實裡有彆的地方也出現了”穀鳥看著路上行駛而過的車輛不由問道。

“可能。。有吧”葉瀾臉色也不好,這次出現的現實任務確實引起了二人的擔憂。

雖然暫時不確定是不是夢中境搞出來的,但這次現實中又一次出現了消失很久的天羅殿中人並不是好訊息。

且既然有人為因素,那大概率就不止在A市有活動,彆的市應該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希望那邊附近的勘夢者能夠順利結束吧。

穀鳥又看了看在後座上睡的香甜的兩隻小精靈,這次能夠發現陣眼以及最後成功破掉陣法,主要功勞是兩隻小精靈的。

當他們在和村民們對峙的時候,這兩隻小精靈是一點都冇閒著,爭分奪秒的研究著小罐子的紋路,最後終於以最短時間破掉了陣法。

最終小精靈完成他們的任務,搖搖晃晃的將小罐子遞到二人手上後,下一秒便直接掉了下去,被葉瀾不露痕跡的接住了。

聽葉瀾後麵說,是因為消耗了大量能量翻找精靈特有的知識儲備庫的原因,睡一覺就好了,穀鳥這纔沒有太過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