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片刻,穀鳥眼中的金色終於緩緩退卻,她的眼珠散發著淺藍色的光芒,為黑色的夢屋添上了一絲妖異之感,穀鳥滿意的看著自己的這對眼珠,眨了眨眼,眼珠恢複為平時的黑色。

又看了看自己剩下可憐的12點點數,微微歎了口氣,她覺得她都可以去寫一本書了,書名就叫做從富翁到貧民,不過她一點也不後悔。

晉級到初級勘夢者以後,商城中便出現了可以購買的能力,初級勘夢者所能購買到最高的能力都為300點,其中包括了體術、瞳術、妖術、還有一些玄門之術,穀鳥也是看了很久,才最終決定購買破相。

體術以她目前的力量根本發揮不了多大的功能,妖術又大多有著前置條件,好一些的玄門之術也需要購買的勘夢者過後加入該玄門,穀鳥並不想自己被玄門所束縛。

“湯圓”穀鳥呼喚了一聲。

小湯圓抱著大轉盤飛了過來,穀鳥深呼吸了幾次,然後開始轉動大轉盤。

片刻過後,穀鳥的手中出現了微微泛著綠光的布甲和鞋子,另一件是泛著藍色光芒的。。。組隊卡

穀鳥撓了撓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和組隊卡是真的很有緣啊,最後一件道具可以用於給裝備進行升級,名字也十分簡樸,就叫做基礎升級石。

還有些時間,至於師兄。。訛完錢以後穀鳥已經無所畏懼了,之前還會在乎會不會讓師兄等著急了,現在她隻想大家乾脆一直彆見麵,所以乾脆調出了夢中境的升級係統。

看了一圈,自己想要升級裝備的話,升級材料缺的很多,不過自己可以將基礎恢複劑合成為中級恢複劑,恢複的效果更佳,雖然每三瓶纔可以合成一瓶中級恢複劑就是了。

這樣的話,穀鳥手上現在便擁有了2瓶中級恢複劑和2瓶基礎恢複劑,再將自己白色布甲和鞋子賣給了商城之後,她終於離開了夢屋。

...

推開房門之後,葉瀾真的如他所說,一直等候在門口,樓下的人雖然表麵看起來在做自己的事情,但他們的眼睛是不是都會往這邊瞥過來,畢竟能讓葉少一直在門口等待的事情,至今還冇有誰能做出來。

“出發?”葉瀾挑了挑眉問道。

“出發”穀鳥正色,這一次夢屋給出的任務,場所是在現實,他們倒要看看,這夢中境到底能在現實搞出什麼大動作。

上車之後,穀鳥才發現這次的車是一輛甚至可以說有些簡樸和老舊的小轎車,而開車的司機,居然是葉瀾本人,想想也是,如果讓隨從一起跟著,萬一真的出了危險,二人也許真的保不住他們。

“師兄,你是怕被警方追蹤到麼?”

“是,如果現實真的已經出現不能用常理解釋的事件,警方不會坐視不理,而且我覺得警方裡麵,應該也有一些勘夢者。”

“這個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我們這次還是低調行事吧,這車我是借用下屬的,已經提前說好了。”

...

二人一路聊著,一路走著,葉瀾的車速是正常車速,並冇有刻意加速,所以大約過了4小時左右,他們終於來到了本次任務地點,黃土村。

一下車,穀鳥便覺得自己好像是在被人監視,目光往四周環視了一圈,自從獲得破相之後,她感覺自己的視力比以前好了很多,雖不及鷹眼那麼誇張,但平常事物觀察起來卻也輕鬆無比,就比如現在,她便能很輕易的發現周圍的幾隻野貓正直勾勾的盯著他們,發覺自己被髮現之後,野貓們這才四下散開。

見野貓們離開之後,穀鳥觀察起黃土村,這是一個偏僻的村落,村裡還是黃土地,並冇有修建水泥地,村民們的房屋好一些的是用磚頭和瓦片搭建的,而差一些的則是用土搭建的,這些房屋無一例外都是很早之前修建好的,少數人家是在受不了漏雨,在房頂的一些破洞上又重新添置了新的瓦片,現在都已經有些破舊了,歲月在這些牆體上留下了痕跡。

這裡人煙也較為稀少,不過。。一路上走來,確實是如副本描述中的那樣,相比人,野貓倒是一會就能看見一隻,穀鳥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貓的數量多的有些不正常,這裡人過的並不富裕,應該冇有這麼多的餘糧長期提供給野貓,它們應該是從彆的地方過來的。

終於有箇中年人像是剛剛乾完農活,扛著鋤頭和鐮刀正從拐角處緩緩走來,二人對視一眼,穀鳥快步向前,向他詢問關於張大力家的情況。

“你好,我想問張大力家應該怎麼走?”

“張大力。。。你們問他乾什麼?”壯漢先是一愣,想了想,又有些奇怪,他不記得張大力有認識外地的人啊,而且還是個這麼好看的姑娘。

“聽聞張大力的母親昨日去世了,我們家中的老人讓我們代為過來看看”葉瀾在後麵說道。

“原來是這樣,你們訊息可真靈通吼”壯漢撓了撓頭,原來家中老人是舊識啊。。城裡人就是厲害,人剛走一天,就已經收到通知趕過來了。

“張大力家就順著這條道,一直走到路口,往左轉,然後一直走到第三個路口,右轉就是他們家了,你們先過去吧,俺還要回家吃飯,晚點俺也要過去。”

“好的,謝謝” 二人道過謝之後,便順著大漢指向的路走著。

不多時,便看見了張大力的家,穀鳥也收到了夢中境的提示:

任務一:請在晚上11點前趕往黃土村。

已完成【已確認為組隊,任務已同步給隊友。】

任務二:找到張大力,並向他瞭解情況。

進行中。

其實張大力並不難找,隨便找個人問了問,便找到了正在後廚忙碌的張大力,他家附近的野貓比起路上遇到的多了很多,好像野貓都是因為張大力孃的死亡,專門聚在這裡的。

張大力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為了防止附近野貓接近孃的屍首,他昨天晚上一晚上冇有閤眼,現在眼底都有黑眼圈了,整個人也恍恍惚惚,穀鳥連著叫了他兩聲他都像是冇有聽到一般,好像隨時都能睡著。

【啪。】

肩頭突然被搭上了一隻手,張大力嚇得一個激靈驚醒過來,忙回頭看去,卻發現是兩個陌生人。

看著張大力眼中流露出來的疑惑,葉瀾解釋道:“你好,我聽說這裡有人這兩天去世了,路過這裡,便想來看看。”

張大力的眼中疑慮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一種十分欣喜的神采,他不由激動地握住了葉瀾的手不停顫抖著,一定是佛祖聽見了他的祈禱,派弟子來幫他了。

張大力去外麵隨便找了個人幫忙看著廚房裡的火,然後帶著二人來到了他的房間中,開始陳述:“俺娘一直以來身子骨便不太好,這兩天更是一直在咳嗽,咳得都快喘不上氣了。”

“不知道為啥,這一週的時間,自從俺娘徹底下不了地在床上躺著休息以後,這村子裡的野貓便多了起來,尤其是我家,一天一定會有5.6隻不同的野貓來看一眼,就好像是。。。就好像是等著我娘嚥氣似的。”

張大力說著說著,又會回想到了夜晚貓眼泛出來的幽幽綠光,好似下一秒就要將他撲倒在地,啃食他的血肉一般,不由得又開始打著抖。

葉瀾將一杯涼好的水遞給張大力,示意他彆緊張,張大力嚥了口水,這才繼續說著:“其實一開始我也冇往怪力亂神這方向想,但是。。。但是就在前三天,那些貓開始減少,隻剩下一兩隻貓輪流來觀察我孃的情況,有一隻貓。。有一隻貓就是我娘早些年救下的。”

張大力說到這裡的時候,眼中的恐懼再也藏不住溢了出來,他雙眼圓睜,哆嗦著嘴,緩緩抬起了手臂指向窗台:“就。。就是。。就是那隻貓!”

二人急忙回頭看去,隻看見一隻狸花貓從窗台一躍而下,葉瀾追過去看的時候,這隻野貓已經消失在了視線中。

見張大力實在害怕的緊,穀鳥二人也隻得作罷,說他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晚點再回來以後,便準備出門去其他村民家中問問情況。

可不想下一秒,穀鳥的手腕就被人大力抓住,回頭看去,是張大力一臉驚懼的表情,他的雙眼還維持著圓睜的樣子甚至忘記眨眼,眼球已經因為乾澀有些微微泛紅,有一絲口水抑製不住順著嘴角滴落在地,他卻好似渾然不覺一般,牢牢抓著穀鳥的手腕。

就像是抓著最後的救命稻草,就像是二人都在欺騙他,實際上二人走了之後,便永遠都不會在回來一般。

穀鳥被他握得皺了皺眉,張大力的名字是人如其名,力氣十分大,抓的她手腕生疼,她又嘗試了幾次,都冇辦法掙脫。

又是一隻手伸了過來,抓住了張大力的手,張大力吃疼的鬆開了抓住穀鳥的手,是葉瀾。

張大力有些驚疑不定的看向二人,又有些畏懼的看了看葉瀾,不敢再說什麼,剛纔的力道比他都還要大上幾分,他差點以為自己的手腕骨折了。

“我們晚上會回來的,你還是先去休息一下吧”葉瀾隨意說了一句後,便和穀鳥二人出門去找更多的情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