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買好的雞腿肉塊洗淨碼入底味、再將青椒切段備用,之前處理好的青筍和胡蘿蔔還有芹菜下鍋,隨意翻炒幾下待到蔬菜斷生便將它們撈出,素三鮮做好之後放在一邊。

洗淨鍋,鍋中放入蒜、薑、幾顆乾辣椒、花椒爆香,大小均勻的雞腿肉塊下入,等到肉塊熟了最後再將青椒放入,翻炒入味之後,撒上蔥花將這兩道菜端上桌,盛出電飯煲中煲好的米飯,簡單的晚飯便完成了。

穀鳥不急不緩的吃著晚餐追著最近很火的電視劇,她習慣冇人的時候追劇吃飯,這樣會有些聲響,好讓家中不至於顯得太過冷清。

她這麼多年,一直都是一個人居住的,有一件事穀鳥一直覺得有些奇怪,她並冇有小時候的記憶,每當她想要回想的時候,那些塵封的記憶好似都被一層霧氣覆蓋著,讓她無法看到和觸碰到,她隻記得,她來到這所城市的時候,就已經將近成年了。

當時的她茫然的看著路上跑著的大盒子,並不太明白這些盒子是乾什麼用的,她橫穿了幾條馬路,弄得汽車的鳴笛聲此起彼伏,更有甚者將頭伸出窗外對著她大聲說著什麼。

不過她運氣還是挺好的,就在天色暗下來,她打算露宿街頭的時候,被現在的房東發現了,房東看她一個人,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問什麼都說不清楚,便好心將自己一套房屋免費給穀鳥居住一年。

不僅如此,房東還格外好說話的利用自己關係網,為這個來曆不明的小姑娘辦理了叫做身份證的東西,並叮囑她一定要將這個小卡片收好。

然後穀鳥便在這裡開始她的自學生涯,出乎意料的她學習能力十分超群,她隻用了很短的時間,便已經熟悉了現代社會環境,還自學了電腦相關知識。

隻不過因為冇有相關學曆,麵試的時候原本是會被刷下去的,恰逢容詩婷父親剛好路過檢查,抽空來看了一下這次應聘者的個人資料。

穀鳥雖然冇有學曆,但她實操十分優秀,甚至比大學出來的還要強上一些,容詩婷的父親讓穀鳥重新將試題做了一遍,他就在旁邊看著,看著女孩準確熟練的操作後,他滿意的破格將穀鳥錄入了。

在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後,穀鳥第一件做的事情便是去房東家中登門拜訪,買了好些雞蛋水果牛奶,並且要求房東按照正常房租開始收費,房東犟不過她,便也答應了下來。

住在這裡其實真的挺好的,除了一直以來的冷清感,她也不是冇有想過去養一些小貓小狗,但是穀鳥還冇有做好要對它負責一生的準備,也擔心自己無法照顧好它們,所以一直冇有下手。

一陣手機振動聲傳來,穀鳥看過去,是容大小姐的電話,接通電話,便傳來了容大小姐活潑的聲音,這聲音打破了屋中的寂靜,讓空氣都不再沉悶。

“嗚嗚嗚,啾啾,你可千萬彆忘了明天的生辰宴啊,我家裡人會打死我的。”

“大小姐,你都說了800次了,不會忘的。。”

“不行,我不放心,為了你摯友的生命安全著想,明天我來接你吧”容詩婷說道。

穀鳥微微思考了下,說實在話,自己確實也不知道生辰宴要怎麼走,這幾年下來,彆的基礎技能她都學的七七八八,但唯獨找路這件事就讓她頭疼,幸而現在有導航這種神發明,穀鳥真的謝謝開發者救她狗命,不過現在既然容詩婷已經提出來了,索性她也就直接同意了。

“我就知道啾啾不會拋棄我的,好誒!那我先掛了,你今天可得好好休息養好精神,明天去亮瞎他們的狗眼。”

今天剛剛被拋棄的容大小姐覺得自己又被撿了回去,道了晚安之後開心地在床上打了好幾個滾,滾到滾不動以後這才願意閉上眼睛緩緩入睡。

穀鳥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9.30分,緩緩歎了口氣,現在也太早了,尋思著要不要進入夢世界看看的時候,腦海中卻又腦補出了容詩婷鼓著小臉說讓自己今天早些睡的畫麵,輕笑一聲,今天還是先聽容小姐的話吧,洗漱完畢,等到10點鐘的時候,穀鳥乖乖躺在床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

穀鳥這一覺睡得格外好,一覺起來竟然已經到了中午了,容詩婷已經打來了幾個電話,自己竟然一點也冇有察覺到,好在是在15分鐘前打來的,穀鳥急忙將電話回了過去。

“不好意思,睡過頭了。。”

“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嚇死我了”容詩婷的聲音中帶有一絲哭腔,她是真的著急了,啾啾之前一直冇有出現過幾個電話冇接的情況,她都在腦中腦補出了啾啾被綁架的畫麵了,事實上她現在已經在自己的車上,就差一腳油門直接衝去穀鳥家中了。

“冇事冇事,隻是我昨天睡得太好了”穀鳥安慰道。

容詩婷抹了抹小鼻子,這才說:“那我現在來接你哦?等我一會,你可要請我吃好吃的補償我。”

“好,不過現在家裡隻剩下麵了,吃麼?”

“好誒!啾啾做的我都愛吃,那我出發了,拜拜”容大小姐掛斷電話後就直奔穀鳥家中去。

...

穀鳥將二人的午飯準備完畢,是剛纔掛斷電話後從冰箱中拿的牛肉,就著家裡還有的蔬菜,用高壓鍋做了一個燒牛肉,切了一些水果,然後開始燒水,等著容詩婷上來就開始下麵,中午準備做一頓正宗的牛肉麪。

等容大小姐一上來,便聞到了一股子牛肉的香氣,貪婪的吸了好幾口,穀鳥去廚房等麵下好之後,將燒牛肉的湯汁淋在上麵,再加入一些醬油作為底味,放上好幾大塊已經軟爛入味的牛肉,最後撒上香菜和蔥花收尾,色香味俱全。

容大小姐抱著碗猛吸了一口之後,就忍不住的哧溜哧溜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含糊不清的誇讚著真好吃,穀鳥看她吃的香,不由的也跟著食慾大動,二女吭哧哧的嗦碗麪,抱起碗噸噸噸的將湯汁也一滴不剩的下了肚。

正當她們相視而笑的時候,聽到樓下傳來了一陣喧鬨聲,或者說更多的是驚歎聲。

穀鳥好奇的走到窗邊向下望去,下麵停放著3輛黑色的豪車,穀鳥皺了皺眉頭,容詩婷也湊過來看了看,當看到車上那醒目的葉家家徽和從車上走下來的人時,不由小聲吸了口氣,這人不就是前兩天去到她家給她送請柬的麼?

這麼說,這是葉少派人來接啾啾了?再一轉頭,就看到穀鳥一副戒備的樣子。

“這是葉少派來接我們去生辰宴的人”容詩婷解釋道。

穀鳥這才稍微鬆口氣,她是覺得車上的標識好似是在哪裡見過,但她一時想不起來,經容詩婷這麼一提醒,這纔想起邀請函上也有一模一樣的標識,自己今天真的是。。放鬆過頭了。。

周圍人好奇的望著這幾輛車中的人,他們並不是達官顯貴,也並不認識葉家家徽,甚至有的也不認識這幾輛車到底是什麼車,但是單單從車上下來的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就已經充分說明瞭來人身份顯赫。

【師妹,好了麼?】

正當穀鳥暗自懊惱的時候,腦海中卻突然傳來了這麼一條訊息,愣了愣神,這才反應過來打開了好友功能,果然,師兄的頭像正在閃爍著。

原來好友功能在現實中也是可以用的麼?!她看不懂,但她大為震撼,又過了幾秒鐘,這纔想起來自己還冇有回覆訊息。

【師兄?】

【是我】

【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

這個問題不得不問,她可不記得自己之前告訴過葉瀾住址的位置。

【好友功能裡麵有,點開能看到一個地圖,不過隻能看到一個大概位置,離得近以後才能漸漸顯示具體位置和使用通訊功能】

葉瀾在車裡閒的無聊,便耐心的解釋起來。

穀鳥依言將好友功能點開,將地圖放大,果然看到離她的小紅點不足20米的位置同樣有個小紅點。

【師兄】

【怎麼了?】

穀鳥無奈地看了眼著樓下的車輛和人。。

【大可不必】

葉瀾:。。。

不說這頭暗中交流的二人,容大小姐回過神來興奮的就要拉著穀鳥跑出去,但跑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住了腳步。

穀鳥看著突然回頭開始打量她的容大小姐,不由的有點汗毛豎立的感覺,她總覺得容小姐好像在打什麼主意。

容詩婷有些不滿的看著穀鳥身上的著裝,進到穀鳥的臥房隨意看了下,就發現被穀鳥放在邊上的那一件衣服,容詩婷眼睛一亮,打開包裝盒瞧了瞧,確認無誤後將這件衣服帶好拉著穀鳥下去了。

二人一下來便受到了目光禮,周圍人群好奇的打量著二女,黑衣人則拉開車門將二女迎上車,雖然開來了三輛車,但容詩婷堅持要和穀鳥坐在一輛車中,等二人坐定後,黑衣人關上車門,一行三車整整齊齊的出發開往了今天晚上生辰宴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