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鳥覺得奇怪,竟然不知不覺迎上前去。

【你好,第8569號勘夢者,歡迎你來到夢中境。】

男子突然開口了,略帶清冷的聲音讓穀鳥回過神來。

【彆害怕,我是你的新人引導者。】

“哦,俗稱新手教程?那麼那個入夢通知書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又到底是哪裡?”

【這裡是夢屋,簽訂了入夢通知書的人都是獲得勘夢者資格的人。】

“資格?這個資格能乾嘛?”

【勘夢者可以通過完成任務來獲得點數,點數可以兌換金錢、名譽、權利、能力、甚至是壽命,可以說是你能想象到的一切東西。】

“我懷疑你在忽悠我”穀鳥從來都是一個謹慎的人,她從不相信天上能掉餡餅這件事。

【我冇有忽悠你。】

“那麼我需要付出什麼?”

【當然獲得點數這件事情並不容易,你很聰明。】

“會有生命危險麼?”

【當然會,你獲得了淩駕於他人之上的機會,那麼你的付出也得是巨大的。】

“我從來冇有想過要去簽訂什麼入夢通知書,可以取消我的資格嗎?”穀鳥認真地看著男子的眼睛問道。

【不可以】男子也回道。

穀鳥歎了一口氣,她就知道強製簽訂的東西肯定是有坑的:“那麼我現在應該做什麼?”

【你果然很聰明,實際上如果再過15分鐘,你可能很長時間都會待在這裡了。】

“為什麼?我會死嗎?”

【也不算是死,會變成植物人,如果有其他勘夢者後續能進入到這裡進行喚醒的話,你也能醒過來,這也算是第一關,在這裡不聰明可活不了多久】男子說著說著還聳了聳肩。

“。。。”穀鳥陷入一陣沉默,心中已經瞭然最近這半年來植物人突然持續增加的原因了,不過在瞭解到事情的原委之後,她反而有一些輕鬆,於是她問道:“我現在應該做什麼?”

【看到那本書了嗎,用手掌按一下,它會告訴你接下來應該去哪。】

穀鳥上前幾步正打算照做,男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你願意拜我為師麼?】

穀鳥疑惑地轉過頭看向白衣男子:“拜師?”

【對,老實說我們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就是因為你們本身資質不錯,就想來收個徒弟的,當然你也可以拒絕】男子微笑著看著她。

“拜師對我有什麼好處?如果拜師以後我遇到的危險會增加麼?”

男子並冇有繼續回答穀鳥的問題,而是遞出了一張同樣帶有金邊的書頁,穀鳥拿著仔仔細細的看完了所有的條例以後,滿意又帶有一絲疑惑的抬起了頭:“這協議好像都隻是對我有利的?你就冇有什麼想要的麼?”

【你還隻是新人,自身都難保,我們一般都會收一些有潛力的勘夢者,有時候會有師門任務,難度會比普通副本高一些,不過獎勵也一樣會高一些,而等你們實力到了一定層次以後,我們會告訴你們需要去完成的事情,也就是說,這其實一樣存在著風險。】

見穀鳥有些猶豫,男子繼續說著

【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在協議上麵簽字,不過正式成為我的徒弟需要通過第一個副本考驗之後才行。】

穀鳥認真思考了很久,但協議上麵的一旦拜師將會比其他人更早擁有三格儲物空間這一項讓她著實很心動,這個空間隻要你有足夠的材料,就可以繼續升級,而且拜師以後,在資源上會比其他的勘夢者更優質,那她保命手段也會更多,而且。。就算不拜師,她也不能保證在哪個副本自己就會死去,那麼想活下去。。

穀鳥決定拜師,在男子遞出的協議中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後,一道金光閃過,穀鳥正式成為了白衣男子徒弟的後備軍,這時候有一隻小精靈從男子身後飛出,怯生生的看著穀鳥。

【本來這隻小精靈纔是這次應該來做新手引導的,以後我有時會不在這,有問題你問它就好了】而後男子又伸手遞出了另一件物品,這是一件項鍊模樣的飾品【這算是給你的見麵禮,白板飾品中它的能力會比較好一些。】

穀鳥將項鍊接過來之後,一行資訊自動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基礎防禦項鍊:因受到過某種力量的加持,它可以為佩戴者抵擋3次不算誇張的攻擊,在初級飾品中排位偏上,請謹慎使用。】

穀鳥將項鍊佩戴上脖頸,一層圓形白光閃爍一下後消失不見,而後穀鳥走向了那一本靜靜躺在書桌中央的書本,而後將手掌按了上去,退開幾步,幾息之後,書頁上麵的光芒更盛了,彷彿是往一灘靜寂已久的水中滴入了一滴水一般,水浪在書頁上盪開,然後一頁書頁虛影自書頁中緩緩上浮,但過了一秒之後,上浮的書頁又沉了回去,水浪也不規則的晃盪起來,最終,另一張書頁緩緩上浮。

這張書頁緩緩的飄到了穀鳥麵前,穀鳥伸手拿住了後,書頁上的光芒黯去,它彷彿便變成了一張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紙張,上麵赫然寫著:

(拜師試煉)夢中境第三頁:孤兒怨

【這是一個單人副本,不過應該會有鬼魂出現,多加保重】男子也看到了這三個字。

穀鳥歎了口氣,這東西也不像是能換的樣子,收拾好心緒:“現在我應該怎麼做?”

男子指著正在緩緩浮現的一道門。

【以後你們拿到下一場任務之後會有20分鐘的準備時間,你們可以用這個時間和其他玩家交換夢中境的道具,或者用點數換一些保命道具。】男子劃拉一下,將出現在手中的布袋扔給穀鳥【以後你們也可以通過兌換點數來獲得副本中相應的貨幣。】

穀鳥打開布袋看了看,貨幣問題她確實冇有想過,有錢男子漢,冇錢漢子難,誠懇的道了一聲謝。

【另外任務會實時更新的,想要看任務直接在心中默唸就可以了,去吧,加油活下來】男子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消失不見了。

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如果能有個人指導自己正確的路線是最好的,穀鳥雖然不知道白衣男子為什麼給自己這個機會,但還是有些慶幸,將書頁上麵的內容再看了一眼:

孤兒怨

最近鎮裡老牌成風孤兒院誠摯收義工,你因為失業在家,也比較喜歡小孩子,便決定前去試試,今天是你與院長約定好的麵試時間,請在半天時間內找到並前往成風孤兒院。

仔細看完後將書頁隨意一扔,任憑它消散在空氣之中,走到門前,深吸一口氣,然後推開了這扇大門 。

“賣冰糖葫蘆咯!2分一串!”

“煎餅!好吃不貴!”

“小麵小麵!5分錢一碗!管飽!誒,客官裡麵坐”

門一推開之後,入眼是一條熱鬨的大街,入耳是小攤販們吆喝叫賣聲,人來人往好不熱鬨,而在這麼一條繁華的大街上,卻冇有任何人注意到穀鳥從門中走出,就好似她是一個不存在的透明人一般,直到穀鳥關上門過了一分鐘左右,麪館的小二好似才發現有一個人坐在自家店的椅子上一般,連忙過來問道:“客人可是要來一碗小麵?”

穀鳥一臉微妙的看了看小二,又看了看周圍人的反應,這些人絲毫不覺得自己穿著奇怪,也許在他們眼中,穀鳥現在的穿著和當地人是一般無二的吧,穀鳥想了想說道“來碗麪”

“好嘞,客人稍等,這就給您做去”小二答應一聲便走向後廚。

“等等”穀鳥叫住了小二。

“客人還有什麼吩咐?”小二又折了回來。

“成風孤兒院怎麼走?”她人生地不熟的,不問人半天之內根本不可能到達孤兒院。

“。。。”等了半天並冇有等到小二的回答,她覺得有些不對,好奇地抬頭看向小二,卻見小二呆愣的站在原地,直到和穀鳥的眼神對上,這纔回過神來趕忙說道:“。。冇有聽過,客人不如去問問其他的人吧”小二眼神有些躲閃,其中似乎還有驚懼閃過,穀鳥想了想孤兒怨的名稱,也有了幾分判斷。

“好”穀鳥點了點頭,小二彷彿鬆了口氣一般趕緊回到後廚忙活了,生怕穀鳥再叫住他詢問孤兒院的事情。

吃完了點的小麵之後,穀鳥迷茫的走在大街上,她已經又問了好幾個街頭的小販,但大家聽到這個名字之後,有的迷茫不知,有的刻意迴避,所以在這一個小時之中,她一無所獲,隨意的往街邊一坐,打算休息一下再去尋找線索,餘光卻偶然瞥到了在街對麵一個陰暗的小巷中,有一個似乎是流浪漢的人也正在休息,心生一計,穀鳥起身,向著流浪漢的方向走了過去。

流浪漢也注意到了穀鳥走過來,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望向穀鳥遞過來的2元錢。

“你好,我想問問你知道成風孤兒院怎麼走麼?”穀鳥看著他收下錢後問道。

“成風孤兒院啊,知道,你打聽這個乾啥,鎮上人都比較忌諱提起”

“我需要去那邊調查一些事情,如果你願意告訴我,那。。”穀鳥又拿出了三元錢在他麵前晃著。

穀鳥終於在太陽落山後趕到了當初的成風孤兒院,不過現在已經是一片遺址了,在那個流浪漢口中打聽到這裡三年前發生過幾場命案,大家才都知道這個孤兒院的老院子一直都在做一些特彆不好的事情,具體是什麼事情,鎮民們並不知曉,不過他們的事情似乎是被一個孩子發現了,然後就聽到說孤兒院中鬨鬼鬨的厲害,再後來,這個孤兒院所有的相關人員都奇怪的死在了孤兒院中,警察來調查也冇有發現有任何人為的地方,所以大家都在傳,是厲鬼索命,從那之後,大家對孤兒院都是閉口不提,生怕那索命的厲鬼認為他們也參與了孤兒院事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