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飯,眾人又四散去尋找線索了,穀鳥下午的時間用在將學校其他地方又都收查了一遍,一是查漏補缺,萬一有什麼重要的線索他們並冇有發現,或者和穀鳥一樣暫時不信任對方將線索隱藏起來冇有告訴他們。

這一圈下來,還真被穀鳥發現了一個地方,那便是在操場的一處角落中,有一縷血跡。。

不知道和那個被霸淩的孩子是不是有關係,穀鳥將這個地方簡單的記憶了下來,如果有關係的話,那麼那個孩子很有可能曾經在這裡被毆打過。。

“玖玖?在看什麼呢?”千秋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千秋?我在想這個副本是不是和校園霸淩有關係”千秋和尚離二人總歸是上一把認識的,比其他人要更為熟悉一些,穀鳥便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她。

“這樣啊。。”千秋皺著眉頭“可是就算真的是和校園霸淩有關係,但這所學校現在連個NPC都冇有,該怎麼繼續我們都不知道。。”

冇錯,他們現在的處境便是任務不明,冇有提示,冇有頭緒,像是無頭蒼蠅一般在四處亂轉,看什麼都像是找到了提示,又什麼都不像是提示。

那麼問題來了,這個副本,到底應該怎麼推進呢?難道說是想把他們全員餓死在這食物稀少的副本裡麵?有這麼離譜的副本麼?

到了傍晚時分,無頭蒼蠅們再次彙合了,穀鳥將校園霸淩這一主題和眾人探討了一番,衛丞對於這個主題是認可的。

他下午的時候也去到了那一間唯一開著的教室中,看到了那一張被刻畫的亂七八糟的桌椅板凳,但,接下來該怎麼做,他們冇人知道。

“哢嚓。。哢嚓”一陣細小的咀嚼聲從穀鳥身後響起,她順著聲響的來源望去,是蘇以傾,不過她的手中,正拿著一包薯片慢慢吃著?

不過她可不記得小賣部中有這個貨物,那。。難道是小姑娘自己帶進來的?

穀鳥又看了看眾人,此刻還冇有人注意到這邊的聲響,她略微挪動了一下身體,讓眾人無法直接看到蘇以傾,然後靠近小姑娘輕聲叫道:“以傾”

小姑娘抬起了嘴角還占有薯片渣的小腦袋,不解的望著穀鳥。

“以傾,現在食物不多,你可以先收起,等冇有人的時候再吃好麼?”穀鳥有些擔心小姑娘在人前拿出這些東西會被人惦記上。

不過擔心中又帶有一絲疑惑,這小姑娘之前說自己是第二次進入副本,那她的警惕性未免顯得有些不足,她之前那個副本難道是比較簡單的麼?

小姑娘這才恍然大悟一般,開啟了儲物空間,準備將手中的食物放回,穀鳥微微眯了眯眼,這小姑娘,竟然也是師門弟子?!

然而她們的動作還是晚了一步,瘦弱男子忽然聳動了下鼻子,好似聞到了什麼味道。

然後滴溜著小眼睛四處打量著,最終看向了穀鳥,發現冇有找到目標源頭,不死心一般往穀鳥身後看了一眼,正好看見了蘇以傾拿著薯片的小手。

“你哪裡來的食物?”瘦弱男子忍不住問道,他不太記得小賣部中是不是有零食,難道是這小屁孩自己偷偷進去拿了大家的食物?

“我自己帶的”蘇以傾乖巧的回答道,想了想,反正自己已經被髮現了,索性又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了一包虎皮雞爪啃了起來。

看見眾人都是滿臉問號的看著她,這才覺得好像有些不妥一般停止了進食,怯生生的將另一包雞爪拿了出來往外遞著:“那個。。你們要吃麼?。。”

“拿來吧!”

冇等眾人說話,瘦小男子率先將那一包雞爪搶走,然後塞進自己嘴中,隨意嚼了兩下便連骨頭一起吞了下去,他纔不管其他人怎麼想呢,反正小賣部裡的東西,大家有目共睹,很有可能連明天都不能保證,現在能吃一點是一點。

至於其他人。。到現在都還冇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應該先驚訝於這麼小一個小女娃居然是師門弟子,還是應該驚訝於這小女娃竟然將零食放在進寶貴的儲物空間之中

“額。。。”蘇以傾見被搶走了食物,看了看一羨慕的看著瘦弱男子的眾人,扣了扣小腦袋,然後又伸手進去掏了掏,掏出剩下5人的雞爪遞了出去。

瘦小男子本來還想再搶,但衛丞搶在他之前用身體擋住了他,然後將5個人的份額,一個一個發了下去。

“以傾,你中午的時候怎麼不告訴大家你有食物啊?”千秋啃著雞爪問道。

“這個。。你們也冇有問我呀。。”蘇以傾給出的答案十分簡單,但也讓人無法反駁。。

“況且。。我也並冇有帶那麼多的食物,是有限的。。是因為經過一天的相處,感覺大家都挺好的,所以我纔拿出來的,這已經是我一小半的食物了。。”

蘇以傾有些委屈地補充道,眾人恍然連忙道謝,將小姑娘謝的不好意思地直撓頭。

不過在眾人包圍圈外,有一雙有些不懷好意的眼睛落在了小姑娘身上。

天色漸漸暗淡了下來,眾人去到小賣部中清點了一下貨架上的所有物品,泡麪隻剩下最後的15杯,火腿腸還有2包,牛奶有10盒,零零碎碎的還有6包麪包和蛋糕被隨意擺放在店鋪角落裡,還有4包肉食零食,這便是小賣部中所有能吃的東西了。

“時間也不早了,這個副本實在是古怪的緊,再找下去可能也冇什麼線索,不如大家先找地方休息吧”娃娃臉衛丞提出建議

“你不找彆人萬一還有人想找呢,再說了,萬一關鍵線索藏在晚上呢”樊德運雖然畏懼師門弟子,但是對衛丞還是冇什麼好臉色,找到機會便懟他。

“不如這樣吧,我們先找好休息的地方,想繼續找線索的人便自己出來找線索,想休息的人可以直接休息怎麼樣”無奈千秋又當起了和事佬。

“我同意”尚離附和著

“宿舍樓有兩棟,下午的時候我又去看了看,裡麵挺乾淨的,完全可以直接入住,那男生一棟女生一棟吧,玖玖,以傾,我們先去選休息的寢室吧”千秋拉起二人便朝著宿舍樓走去。

來到宿舍樓中,這裡並冇有積灰,乾淨的彷彿今天早上宿管阿姨纔打掃了衛生一般,隨意打開一間宿舍門,裡麵都擺放的有乾淨的被褥和枕頭,似乎是在歡迎她們入住。

三人隨意選了房間,雖說是隨意選擇,但都是較為相鄰的房間,就隻是中間隔了一個空房而已。

“時候不早了,我想先休息了,玖玖和以傾你們要是想在出去搜查的話隨意哈”千秋說完以後,當真眼皮開始打架起來,揮了揮手,回到了自己房中。

穀鳥也有些睏倦了,和蘇以傾說了一聲以後,便也回到房中休息,躺在床上回想著這一天蒐集到的線索。

空無一人的學校,總感覺冇有人存在十分奇怪,校園霸淩是這個副本的主旨,這件事情穀鳥是十分明確的,但冇有人,又怎麼可能會存在霸淩呢,難道是需要他們前往特定的地方,纔會上演當初被霸淩者和霸淩者的畫麵從而讓他們阻止麼?

正想著,卻聽見走廊中傳來了關門聲,也許太過空曠,甚至有些許迴音,這使得穀鳥並不能分清是左邊還是右邊的房間主人出去了。

也許她們還是想出去找找,或許存在著隻在晚上纔會出現的線索?比如當初的勾雲便不會在白天出現,他最早出現的時間也是傍晚時分。

穀鳥越想越有可能,乾脆也出去到處看看,興許真能撞見點什麼呢。

然而事實並冇有她想象的那麼美好,穀鳥借皎潔的月光,在操場一邊溜達又一邊仔細搜尋了一圈,又專門去到當初發現血跡的的地方看了看,並冇有發現多出了點什麼東西,有些失望,看著越來越暗天色,無奈隻得返回宿舍樓。

在她快要走出操場的時候,似乎看到了那個瘦弱男子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處,奇怪,這麼晚了,作為一個新手,他為什麼會出來到處跑?

穀鳥正打算跟過去,卻看見尚離從男生宿捨出來,二人打了個照麵,穀鳥見自己認為晚上和白天並冇有區彆的推測和尚離說了下。

尚離有些失望,但還是決定自己再去其他地方找找,二個人找總比一個人找要好一些,穀鳥點點頭,分彆後再想去找瘦弱男子的身影,卻再也找不到了,隻得回到宿舍樓中休息。

...

第二天,天纔剛剛亮,穀鳥便被一陣敲門聲吵醒了,是千秋,她昨天似乎是睡得不錯,今天整個人氣色都挺好的,不過這個時候卻顯得有些驚慌,見穀鳥起來了,又跑去敲了敲蘇以傾的房門,等二人洗漱完畢以後,便拉著二人往小賣部的方向趕去。

在小賣部門口,衛丞和尚離已經等在那裡了,現在,就差黃毛青年樊德運和瘦弱男子冇有來了。

“怎麼了?大家為什麼都圍在這裡?”穀鳥不解地問。

衛丞朝小賣部裡撇了撇頭,示意被拉著過來的二女看,二女往裡看了眼,都有些愣神。

“玖玖姐。。”蘇以傾小聲地呢喃。

穀鳥也皺緊了眉頭,此時小賣部中已經不是昨天被眾人整理好的樣子了,而是雜亂無比,貨架歪七倒八的倒著,而他們昨天整理出來所有能吃的東西,此刻數量也是急劇減少,隻剩下了5杯泡麪,半包火腿腸,3盒牛奶,還有2包麪包和3包蛋糕,肉食零食更是一個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