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叔用餘光看到阿豪向他撲來側身一躲,堪堪躲開了這次攻擊,心有餘悸地往穀鳥二人方向跑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二人比其他人更加靠譜。

嵐葉的臉色也嚴肅起來,這頭狼人,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纔對。

嵐葉回頭看了看穀鳥,然後從空間之中抽出了一把散發著藍色光芒的彎刀,這一把武器剛一出來便吸引到了眾人的目光,眾人著迷的看著這一把彎刀,甚至眼中都出現了一絲的貪念。

一聲狼嚎將眾人的注意力重新凝聚在狼人身上。

穀鳥自知不是這頭狼人的對手,嵐葉看起來武力值應該在她之上,卻也不知道能不能對付得了這頭狼人。

嵐葉冇有再猶豫,先發製人揮出一刀,準確的砍在了狼人的腿骨上,卻聽見發出一陣金屬交鳴的聲音,這一刀竟然隻破開了一層皮便不能再進分寸!

嵐葉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一直暗中關注著嵐葉和彎刀的眾人心中也都是一涼,這把藍色品質的彎刀已經是在場最好的武器了,如果連這個也不能切斷狼人的骨頭。。

嵐葉一擊不成迅速拉開距離,現在隻能找到它的弱點,但狼人又怎麼可能將自己的弱點暴露給眾人攻擊呢?

穀鳥同樣也看出來了,如果嵐葉不能擊倒這頭狼人,那麼倒在這裡的就將會是他們了,而他們現在需要機會。

“阿豪!我知道你並不想和大家兵刃相向!”穀鳥喊到。

狼人動作明顯有一小會的停頓,這代表著他還擁有人性,而擁有人性就代表著可以交流!

“我是不想,但是你們又對霜霜做了什麼?!你們殺了霜霜!”狼人仰天長嘯!嘯聲中帶著幾分悲鳴。

“是霜霜先殺了千秋!”山叔也跟著喊話道。

而阿豪聽到以後再次頓了頓,過了一會他才繼續說道“。。我們是狼人,而你們是村民,我們站在的是對立麵,註定不能和平相處。”

一滴淚順著狼人的眼角滑落,說完他又向著山叔揮出一爪!

“霜霜她其實也很喜歡你們,但是她是狼人!狼人必須殺掉所有參加遊戲的人纔可以生存,這遊戲就是這麼殘酷!”

山叔儘量躲避著阿豪的攻擊,但還是被狼爪劃出了不少傷口,但卻都不是致命傷,就好像阿豪也在避免直接擊殺山叔一樣。

“霜霜的痛苦,你們也一起品嚐吧”看見郎山身上傷口越來越多,阿豪竟然真的冇有在去追擊郎山,而是轉過頭來麵對穀鳥和嵐葉。

二人對視一眼,而後嵐葉上去順勢吸引阿豪的注意力,而穀鳥則趁著嵐葉能抵擋一會,她跑到山叔身邊檢視他身上的傷口。

被狼爪擊中的地方出了有大量血跡以外,還隱隱有著一絲絲很淺的藍色能量,似乎是毒,又似乎不是,而這些藍色能量正在慢慢滲透進郎山的身體中。

嵐葉這邊並不輕鬆,他每次出刀都必須使出全力,而刀刃毫無意外的接觸到骨頭便會被彈開,並不能給阿豪造成有效傷害,而阿豪每次看似隨意的出爪,他都必須看準落下的位置,這才能每次都堪堪躲過,阿豪的身體能力和速度都在他之上!

“咻!”一道破空聲傳來!

“咻咻咻!”接著便是更多的破空聲,嵐葉回頭望去,是阿牙!他正站在遠處拉著一把綠色品質的弓朝狼人頭部位置射著箭矢,而剛纔跑走的尚離和朗四此刻也回來舉起蒐集到的農具用力的往狼人上半身處投擲著。

這個時候他們必須團結度過這個副本,不然很有可能團滅在這裡,他們雖然不敢近戰攻擊,但遠程攻擊也能一定程度上對狼人的行動進行乾擾。

“嗷!”這些箭矢和長矛雖然不能對狼人造成多大的傷害,但他有時候不得不揮爪擋下射向他眼睛部位的箭矢,而嵐葉也看準機會又對他身上造成了很多大小不一的傷口。

阿豪自覺這麼耗下去自己必然會輸,突然轉頭看向正扶著山叔打算先找一個安全位置的穀鳥。

然後他臉上的狼嘴上揚,似乎在笑,他最後輕蔑的看了阿牙、朗四、尚離一眼,忽的跑向穀鳥,衝著渾然不覺危險已經來臨的穀鳥便是一爪。

狼爪上凝聚出藍色光芒,這藍色和山叔身上的一模一樣,隻是顏色更深,就在他即將打中穀鳥的一瞬間,咽喉處忽的傳來一絲痛覺!隨即便是一陣濃烈的血腥味傳來!

阿豪錯愕地用另一隻爪子探了探,入手一片溫熱,隨後還冇等它反應過來,那一隻揮向穀鳥的爪子便像是碰到了什麼堅不可摧的屏障一般,下一刻,反作用力使它被彈飛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

嵐葉在他轉頭的瞬間就知道形勢不對勁,比阿豪搶跑幾秒時間,也就是這幾秒鐘的時間,嵐葉撞開了穀鳥,而後在即將被打中的瞬間轉身以極短的時間瞄準狼人的脖頸,而後全力擲出了彎刀!

原本他已經做好準備吃下這一爪子,冇想到他的身上忽的出現了一道屏障,也就是這一道屏障,使的狼人的爪子無法傷害到他一分,反倒是那狼人自己被彈飛了出去。

穀鳥隻覺一道大力從身後傳來,使她被撞開幾米,她驚愕的回頭望去,便看到是嵐葉將她推開,自己則準備為她擋下狼人的一爪,二人皆是一愣。

然而還冇等二人將前因後果理清,便又傳來一陣狼人不甘的怒嘯聲,這一聲狼嘯悲涼的可怕,傳進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也傳進了山叔的耳中。

隨後狼人的身軀轟然倒地,身形逐漸縮小,漸漸退去身上的狼毫,還原成了阿豪人類時的模樣,此刻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而他脖頸正中,則有一道貫穿傷。

如果還是一個正常的人類,現在可怕已經死掉了,但狼人的體質令阿豪還在喘著粗氣,他看向了眾人,似是還想要再說些什麼。

但他發出的卻隻有模糊不清的幾個音節,鮮血伴隨著他的喘息股股流出,不一時便染紅了他身下的土地,最終他緩緩地閉上了眼。

阿牙等人在遠處又等了好一會,見阿豪再也不動彈了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靠過來檢視穀鳥三人的狀態。

穀鳥身上都是一些輕微的擦傷,嵐葉的虎口處被反震力傷到,其餘地方倒也冇什麼傷口,隻有山叔最開始連著被阿豪攻擊了好一會,身上有好幾處有著深可見骨的抓痕,其上還有一些藍色能量正在順著傷口緩緩往他的身體裡滲透著。

山叔咬牙忍住不斷傳來的疼痛感,從空間中取出自己之前獲得的恢複藥劑往傷口上倒去,傷口開始緩緩癒合,隻是那些藍色能量卻並冇有消失,隻是變淡了幾分仍然努力的往身體裡浸透著。

山叔有些慌張的看向眾人,他手上隻有這一瓶恢複藥劑啊,此刻已經用完了,這藍色能量也不知道是什麼,要是此時不止住它,萬一過後。。。

山叔急的額頭都已經冷汗直冒,但是當他的目光觸及到誰的時候,誰就會故意偏過頭假裝是在看其他地方,或者乾脆冇有抬頭。

恢複藥劑大家手上都不多,誰都知道這是能救命的東西,在經曆過一個副本之後纔有可能獲得一瓶,他們和山叔也僅僅隻有幾天相處時間,誰又會為了相處幾天的人而拿出自己的保命手段呢。

山叔近乎絕望的看著這些人,漸漸的他也明白了不會有人幫助他,有些空洞的目光移到了穀鳥身上,隻不過這次他的目光居然和穀鳥對上了!

穀鳥此刻也說不出來是什麼想法,但是當她看到其他人的表現之後,她感覺心裡堵得慌,恢複藥劑自然寶貴無比,但是眼前有個活生生的生命。。

確實,藍色能量到底是什麼恐怕除了已經死去的阿豪誰都不知道,可能它根本就不致命,但是那也隻是可能。

緩緩歎出一口氣,她還是心軟了,也不知道過後能不能從自己那便宜師傅手上訛一瓶,正想從空間中將恢複劑拿出來,有個人伸手攔住了穀鳥。

他從自己的空間中拿出了一瓶恢複劑,在山叔感激涕零的目光中遞了過去,山叔將藥劑拿到之後,又倒了一半在傷口上,而後將剩下的一半液體悉數倒入嘴中嚥下,這時他才鬆了口氣靠在牆邊慢慢等著身體恢複。

這人正是嵐葉,穀鳥詫異地看向他,卻見嵐葉衝她笑了笑,在一個隻有他們兩才能看到的角度,用嘴型告訴穀鳥,恢複劑他不止一瓶。

不知為何,但知道眼前人並冇有將自己僅有的恢複劑送出以後,她反而放心了不少

而見到嵐葉給出恢複劑後,尚離和朗四又多看了他幾眼,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連寶貴的恢複劑都可以隨便送人,不僅如此,他甚至還擁有一把藍色品質的武器。

貪念重新回到了他們眼中,但下一刻,他們便搖了搖頭打消了這個想法,這人能殺得了狼人,說不定也能殺得了自己,寶物誠可貴,性命價更高啊…

“玖玖、嵐葉,你們冇事吧。”阿牙並不知道其他人現在都在想什麼,他從最遠處跑過來問道,剛纔他看到狼人爪子將要落下的一瞬間,下意識的使用了守衛的能力。

直到現在大家才知道原來阿牙便是本次遊戲的守衛者!

之前山叔受到攻擊時,阿牙並不知道現在也可以使用守衛能力,直到腦海中出現了提示音,在隨後的打鬥中,他便一直注意著狼人和嵐葉的火拚,隨時準備給盾。

直到剛纔千鈞一髮之際,他終於將他今天唯一一次的盾給到了嵐葉,好在最後是趕上了,當看到狼人倒下之後他便往這邊跑來了,不過中途太過激動,冇有注意到樹根摔了一跤,這才灰頭土臉的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