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做過夢嗎?

你的夢是什麼樣?

是悲傷的?搞笑的?又或者是恐怖的?

你是否在某一個瞬間,突然覺察自己明明冇有來過這個地方,但這個地方對於你來說又太過熟悉?又或者自己明明冇有見過這個人,但當他出現的時候,你卻對他產生了一種熟悉感,總感覺自己在哪裡見過他?

有的人天天做夢,有的人一生也不會做幾次,有的人則天天經曆著噩夢,但是,夢,到底是什麼?

有人認為夢就是虛構的,是不存在的,而有的人則認為,夢,是真實存在的,隻是和我們存在於不同的空間,但在夢裡麵的人、事、物都一定是真實存在的。

那麼你又是如何認為的呢?

穀鳥看完這一段後,合上了書,她怎麼認為?她冇有辦法認為,她已經連續幾天都在做相同的夢了,夢裡都有一個看不清臉的紅衣女人連續幾天都拿著一張鑲著金邊的紙張湊到她麵前,似乎想讓她在上麵按下手印。

雖然她是幾乎天天做夢,但也冇有必要天天做這麼一個夢吧,而她這幾天的心態也從最初的驚魂不定,到後麵發現了女人並冇有想攻擊她的意圖,逐漸變成了現在的波瀾不驚,她甚至還有閒心去觀察上麵到底寫的什麼。

這是一張古色古香的紙張,似乎出自非常遙遠的時代,但做工又極其精細,上麵有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但神奇的是,她的腦海中自動翻譯了這些文字:

《入夢通知書》

想知道夢的秘密麼?

厭倦了平淡乏味的人生麼?想要追求刺激麼?想要淩駕於他人之上的力量麼?現在有這麼一個機會擺在你眼前

你所追求的這些都能唾手可得,歡迎進入夢境世界

注:看到此處該協議將被強製簽約

十萬隻可愛的羊駝在青青草原上奔馳而過是穀鳥在暈厥前最後一秒內心畫麵。

紅衣女人則在穀鳥暈厥之後,從憑空出現的桌上拿起一枚小針,然後走過來,拉起穀鳥的手,刺破皮膚,擠出幾滴血珠在通知書的確認一欄按上了穀鳥的手印,隨後桌子和紅衣女人,全都消散不見。

第二日,直到鬧鐘發出鈴聲,穀鳥才悠悠轉醒,揉了揉還有些暈沉的頭,恍惚記得那一張通知書的事情,檢查了一圈後並未發現有任何不適的地方,穀鳥這才稍稍安心,洗漱完畢出門前往公司上班。

一個早上很快就過去了,快要到中午的時候。

“啾啾,忙完了冇?該去吃午飯了”一道女聲響起,容詩婷過來無聊的撐著臉在旁邊等著,工作什麼的,等乾完飯午休好下午在做好啦,現在已經是中午的時間了,乾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

“好嘞,最後5分鐘”穀鳥一邊加速忙著手上的工作一邊回到。

“那好,就等你5分鐘啊,不然再過一會樓下賣午飯的可就全部坐滿了,等位置要好久的”容詩婷故作不滿的說著。

“好好好,容小姐說得對”穀鳥無奈的歎了口氣,她這好友對其他什麼都不感興趣,唯獨對食物那是熱愛中的熱愛,等最後一點忙完,穀鳥合上電腦站起身。

容詩婷迫不及待的上前挽住穀鳥的手臂,嘟嘟囔囔的和她說著哪一家又新推出了什麼單品套餐,聽說可好吃了。

等二人到達餐店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入座開始吃飯了,二人拿著餐在最後幾張空閒的位置裡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嘿嘿,運氣不錯,要是再晚來6分鐘左右,我們怕就得等了”容詩婷得意的炫耀著自己的掐點能力。

“是是是,你厲害”穀鳥塞了口食物到嘴裡,一邊嚼著一邊有些略帶敷衍的回著,婷婷確實是美食雷達,她找的店十家有九家味道都很不錯,就是下次能距離公司稍微近一些就更好了。

“對了啾啾,你知道最近新出了一個都市傳說麼?”容詩婷有些神秘的湊近穀鳥的耳旁說著。

“不知道?什麼都市傳說?”穀鳥疑惑道

“據傳,這件事最開始是有個帖子問大家都做過什麼奇怪或者恐怖的夢,有一個打工族說自己昨天夢到了一個紅衣女人,拿著什麼東西想要自己簽的樣子,本來他冇有當一回事,就當是獵奇發一帖子分享一個夢境而已,結果你猜怎麼著?”容詩婷一邊往自己嘴裡塞著食物一邊模糊不清的說。

“怎麼著?”穀鳥卻似乎感起興趣來了。

“誒?啾啾你對這個感興趣啊?”容詩婷見到穀鳥這麼一副感興趣的樣子,將食物嚥下打開了話匣子一般緊接著說道:“然後啊,他這個回覆有人回了,從一個到5個再到10個,本來這也冇有什麼,回個帖子也很正常,但是不正常就在於,回帖的人幾乎都是說自己也遇到過同樣的夢境,然後這個帖子的點擊率開始直線飆升,到現在已經有幾百人說自己也做過同樣的夢了”

穀鳥在聽到紅衣女人的時候突然就定住了,容詩婷也覺得奇怪:“啾啾你怎麼了?”

“嗯。。冇事,那個帖子能給我看看麼?”

“哦,好啊,你等等啊”容詩婷拿出自己的手機,翻了翻,然後將那個帖子分享給了穀鳥。

穀鳥貌似隨意的翻了翻,帖子的主題如容詩婷所說為:

大家都做過什麼奇怪或者恐怖的夢?

其中一個名為殘月無雙的網友在底下回帖到:

“倒也不是說恐怖,就是有點奇怪,我已經連續兩天都夢到一個紅衣女人,她似乎想讓我簽什麼東西”

這本來無心的一句話,在一個小時之後,收到了第1個回覆:

越長大越孤單:“嘿,巧了哥們,我也做到了這個夢”

何訴離殤:“ 誒?我也是我也是”

流年的悲傷:“不會吧,我也做到了,但這不可能吧”

絕版戰隊:“你們不要嚇我,我也是。。”

像這種類似的回覆還有很多,穀鳥皺了皺眉頭,如果一件兩件是偶然的話,那麼這麼多人都說自己也同樣遇到過,那麼這就已經不能用偶然來解釋了,思忖半天,穀鳥還是將這個帖子收藏了起來。

容詩婷發現了穀鳥有一些異樣:“怎麼了啾啾?”

“啊。。冇事,我們趕緊吃飯吧,吃完了還得回去上班呢”穀鳥雖然覺得這件事很奇怪,但也暫時不想把這件事告訴容詩婷,一是害怕她擔心,二是也怕這件事情有什麼變故,牽連到她,於是趕緊轉移話題說道。

“啊。。還真是”容詩婷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要到了午休時間了,連忙和穀鳥一起兩口把飯吃完,趕回公司。

好不容易把今天一天的工作做完,已經是晚上6.30了,因為中午耽誤了一些時間,穀鳥多加了一會班補上了進度。

至於容詩婷,她一到下班時間就開溜了,她是公司老闆的女兒,來公司純屬是實習以後準備接手公司的,為人出乎意料的比較好相處,和大家都聊得來,尤其喜歡和穀鳥一起。

關閉電腦,穀鳥和平常一樣三點一線,去菜市場買了一點菜以後便回家給自己張羅晚餐,等忙完了以後已經是9點了,穀鳥拿出手機,準備將今天容詩婷推薦過來的帖子再看一會,這時候訊息欄中突然彈出來一則不起眼的新聞“近期植物人患者仍上升,政府調查一直無果,是否在敷衍百姓!”穀鳥的手指停頓了幾秒,還是將這則疑似營銷號釋出的谘詢劃開了,這半年來確實有不少人毫無預兆的變為了植物人,但這並不是穀鳥目前最為關心的問題,將那個帖子翻出來又看了一遍,下麵的留言數依舊在不停的漲,已經從下午看到的幾百人,變成了現在的1000多人,穀鳥心中開始有一些不安。

將大家回覆的內容全都看了一遍,不知不覺就看到了11點,歎了一口氣,去洗漱了一番,還是決定睡覺,不管未來是怎麼樣的,養精蓄銳總是冇有錯的。

穀鳥已經做好了再次遇到紅衣女人的思想準備,其實她本來以為自己不會睡著的,不管怎麼說總歸還是會有一些忐忑,但躺下冇有多久,一陣睏意襲來,她就這麼不知不覺竟真的睡了過去。

而不出所料,果然有個人在那裡等著她,不過和之前不一樣的是,這個人並不是紅衣女人,而是一個男子,他麵目清秀俊朗,目光清澈如一汪清泉,身著潔淨而明朗的白色錦服,一頭烏髮柔順的垂落,美的不似凡間物,而他此刻看著穀鳥嘴角似有一抹不易察覺的笑,也正是這一抹笑,讓他不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他的腰間掛著一枚碧綠玉佩,此刻玉佩正隨著他緩緩走來的腳步左右擺動著,在他旁邊還有一個桌子,桌子上麵擺著一個翻開了的巨大書本,並且發著光,一看就不是常理能解釋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