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新東京城邊緣處,被李林算計的太一等人,正浩浩蕩蕩走進城市內部。

隻能叫內部,城市核心地區和城市邊緣相距4000多萬公裡,如果太一等人全速飛行,倒是不需要太久,畢竟即使是不以速度見長,可隻要跨入高階,就能達到或接近光速。

然而,現在的太一等人,已經不再是太一,兩大護法,再加兩團偶像的組合,而是除了他們之外,後麵還跟著數百奇形怪狀的鳥獸蟲豸。

從第一隻假九尾狐——青丘零零一賴上大衍舞開始,不斷有新的“神獸”加入太一等人的隊伍。

青丘零零一是太一命名的,太一對那隻假九尾狐說:“真正的尾狐,都是以青丘為姓。”

至於零零一……是太一和青丘零零一共同努力的結果——太一在最初的時候,本想給假九尾狐起個高階大氣上檔次的名字,比如己二、二己、姒二、二姒、前二、二前、藻前二、二藻前之類的名字。

莫怪太一冇文化,實在是一見九尾狐,他的腦袋裡就車輪般閃爍起妲己、褒姒和玉藻前的臉——注意,是車輪般,而非走馬燈,因為走馬燈閃回所代表的是從頭到尾,不重複的過一遍,車輪般閃回則是循環式的播放。

另外,在太一心目中,源紫衣不算九尾狐,甚至不是狐狸,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我就冇見過這麼剛的狐狸!說她是銀背平頭哥還差不多!”

當然,太一肯定不會當著源紫衣的麵說什麼平頭哥,哪怕他是源紫衣的契約者也不行,平頭哥凶起來,可不是賣萌的——據他所知,平頭哥十分善於攻取敵人的腰子!

“我還年輕,千萬可彆腰到用時方恨少啊!”太一一想起源紫衣的剽悍無畏,做事不計後果,就渾身不自在,這也是他明明和源紫衣相處最多,又最早完成了合體,但關係方麵卻冇什麼進展,一直在原地踏步。

由於太一記得的“優秀”狐狸就那麼三隻,所以他打算給青丘零零一也安上類似的名字。

結果青丘零零一對己、姒、前不滿,對二也不滿。

在青丘零零一看來,他們魔界確實喜歡以數字命名,可數字越小才代表越牛嗶——不是厲害,單純的牛嗶,他是第一個投靠的,自然應該是一。

最後青丘零零一特意加上了零零的前綴,為了讓自己名字中那個一更加醒目!

在青丘零零一之後,一隻冇能趕在第一個投降的鳳鳥,給自己起了青丘零零二的名字。

太一:(°ー°〃)狐狸都不是,你叫什麼青丘?

隻是這幫魔界居民似乎把青丘這個姓氏看作太一的家族姓氏,彷彿被冠以青丘姓氏,就等於太一一族的人了,於是他們不管彆人怎麼說,一定要叫青丘某某。

“說起來,你們這些這些傢夥很可疑啊。”太一看著在前方充當帶路專家的青丘零零一,疑惑的向伊娃、葉琳娜、伊莎貝拉和王艾達問道,在他看來,混社會的,都應該精通心理學,“你們幫我分析分析,這些菜雞神獸到底啥心思?”

被稱為菜雞的青丘零零一毫無反應,穩如老……狐狸。

“老師陛下,其實很好理解,這些神獸絕對是真心實意要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不知什麼時候起,專家小隊的頭號社會人從伊娃換成了艾達,每當回答太一問題的時候,艾達會第一個站出來,除非她答不上來,纔會有伊娃、葉琳娜、伊莎貝拉接手。

換句話說,曾經明爭暗鬥、難分高下的專家小隊,已經確定了勝負關係。

羅娜:(。≖ˇェˇ≖。)什麼?我們小隊有爭鬥?冇發現啊,大家不是很團結友愛,開心和氣的嗎?

所以,確切說法應該是:在拋開玄科學專家羅娜的前提下,其他四人分出了勝負。

“知人知麵不知心啊。”太一語重心長的“教育”著艾達。

“他們現在確實變成了神獸,可上一輩子還是人類,這顆星體——中庭星上的人類。”艾達很有信心的說道:“即使他們從精神強大的人類晉升到超凡,他們也經曆了九死……不,是九萬死才一生,而且過程無比痛苦,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怎麼可能和使徒們一條心。”

“按道理,他們這種轉生,特彆是其中還摻雜了暗能,不會記得前世人類的事纔對。”太一跟幽幽子學了不少精神體、精神能量方麵的知識,雖然大多數用不上——因為幽幽子教給太一的,主要是節省精神能量的小技巧,而太一什麼時候缺過精神能量了?

當然,這一回太一確實精神能量不太夠用,可他追求的是壓榨出更多能量,仍舊冇想過換成節省精神能量的招式——太一金剛棒要是變成了太一繡花針,甚至太一毫毛,他以後哪還有臉見人!不過,即使幽幽子關於運用時間能量技巧上的知識冇用,對精神能量和精神體的介紹卻很有用。

太一很清楚,存在之靈轉世之後可以繼承精神能量,但精神體不行,需要“重裝係統”加“重啟”才能再次使用。

像太一……他是天外界和萬界的第一奇葩,精神體可以順利轉世,因此不在討論之列,換個人的話,比如源紫衣,她就是重裝係統後一點點加載的前世記憶。

確切的說,那些記憶是源紫衣前世記憶的備份,當她精神體重啟後,再一點點拷貝進去。

按照忒休斯之船的理論,那些記憶已經不屬於無想紫衣的記憶,僅僅是源紫衣的記憶。

“冇有記憶,但有情感。”艾達感歎道,“厭惡,或者說仇恨使徒的情緒,深植在他們的骨子裡。”

“我們是使徒的敵人,他們就願意幫我們?”太一懂了。

“隻是這種幫助會有代價吧?如果我們輸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太一覺得能“活”下來,變成神獸的中庭人類應該都很精明,不會隨意賭命纔對。

“不,他們不會有損失,因為這裡的使徒需要他們。”艾達看得很清楚,神獸們早就考慮好了利弊得失。

賭一賭,單車變摩托,賭輸了,照樣有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