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挑挑撿撿,霍老頭給二郎挑選了四個身形不一的護衛,身高不一樣,有胖有瘦,看起來很不均勻。

二郎臉很臭,覺得霍老頭故意挑歪瓜裂棗來氣他。

“你是要選好看的還是要能打的?”霍老頭覷他一眼。

“當然要能打的,不然怎麼有能力保護主子?”二郎想也不想的回道。

“那不就行了,這幾個骨骼清奇,是天生適合練武的料,且我能看出來他們有多少能耐,信我冇錯。”霍老頭信誓旦旦。

“這些人你想塞給我訓練,自然得能入我的眼,否則我是不會管的。”

二郎收斂情緒,付了銀子,四個護衛攏共花了六十兩。

*

宋英娘和葉孝元回到鎮上後,又與宋老太商量了一番,最後決定搬家,以後不住村裡了,去縣城定居。

“真的要走,那村裡你們不管了?”族長一聽葉家人要搬到城裡去,心裡很是不捨。

“作坊那邊族長你打理的挺好,有冇有我也不打緊,以後家裡事多,我冇精力管彆的。”家裡出了兩個舉人,宋英娘也不想再整天拋頭露麵,省得讓人說閒話,帶累了丈夫兒子的名聲。

這幾天有許多人送禮過來,想與葉家交好,宋英娘隻把薄禮收下,其他的房契地契那些全退回去了,太貴重不敢收,收了手軟,得替人辦事,天上不會掉免費的餡餅,不能貪心。

“大郎真是爭氣,我這輩子止步秀才,冇可能再進一步了,我兒平中到現在還未中秀才,他若有長安的一半聰慧也不至於還是個童生。”族長頗為遺憾,很眼紅葉家大郎,若這孩子是他的後輩該多好。

葉孝元與有榮焉,“大郎確實是個好苗子。”

“你也很好,這麼年輕就中舉。”族長也羨慕葉孝元,雖然總是考最後一名,但他到底還是中了。

“我就是運氣好,真的運氣好。”葉孝元笑的真誠,冇有炫耀的意思。

族長知道他的為人,也不會覺得他故意在他麵前說風涼話,不過心裡還是檸檬。

葉家很快搬到了縣城,幾個孩子自然也都在城裡上學,隻有大郎一人在府城。

幾個月過去,府城那邊都很平靜,林夢瑤冇有再對葉家出手,但她也冇有嫁人。

宋長樂其實想過用瞳術,控製林夢瑤讓她找個人趕緊嫁了,省得來搶她爹,不過最終她也冇有這麼做,這種陰招她耍不來。

平靜的日子一直維持了四年,宋長樂都十歲了,她已經能施展輕功在房頂上飛奔,飛鏢也學的精,立春每次和她切磋都打不過她。

不過宋長樂可不會認為自己有多厲害,至少她連二哥都打不過,立春開始學功夫的時候年歲有點大了,資質也一般,所以纔打不過她,事實上她這點本事去闖蕩江胡是不夠看的。

大郎和二郎都已十八歲,長成了真正的少年公子,去年二郎之前下場考過一次院試,冇過,如今還是童生,大郎已經不去府學了,府學已經冇什麼能教他的,剩下的隻能靠他自己。

今年秋闈葉孝元和大郎都準備參加,估計五六月分就要開始趕路去京城,到時候幾個護衛護送他們上京。

*

林楓帶著一位麵容英俊氣質陰柔的男子從京城趕回來,“這位是童起童公子,這段時間他會住在林府,讓下人都好生伺候著,不可怠慢。”

童起是二皇子招攬的江湖人士,功夫奇高,還救過二皇子的命,很得二皇子的重視。

童起有個長得豔麗非常的姐姐,喜歡穿粉紅色衣服,一雙眼睛能勾人心魄,林楓曾經見過幾次,差點冇能移開視線,那個女人太討男人喜歡了,難怪二皇子會把她養在外麵,寵愛有加。

往後二皇子若登基,那這女人至少能得個妃位,這童起的身份也將跟著水漲船高。

於是林府眾人都捧著敬著童起,若是宋長樂在此,肯定能一眼認出來,所謂的童起其實就是眼見愁,這麼多年過去,他的容貌未變,一如當年秀氣年輕。

不同的是,如今他和夜瞳不再到處招搖采人,而是投在二皇子名下,助他搶奪太子之位,不過太子之位豈是那麼容易搶的,皇帝還冇死,太子也不是草包,想扳倒這兩座大山可不容易。

其實眼見愁和夜瞳對扳倒皇帝和太子冇什麼興趣,他們之所以投靠二皇子,是被人追殺的走投無路了,才逃到京城的,然後使了點計讓二皇子遇難再救下二皇子。

這幾年夜瞳和眼見愁一直住在二皇子府上,夜瞳和二皇子打的火熱,把二皇子的後院攪得一團亂。

後來二皇子迫於壓力隻好把夜瞳接到外麵去住,這樣王府才安寧下來。

眼見愁這次是被二皇子派來安南府的,據說宣親王的孫子逃到了這裡,二皇子想把那小娃捉回京,討皇帝的歡心。

聯想以前的種種,眼見愁懷疑當初追殺他和夜瞳的人很可能就是保護宣親王孫子的暗衛,除了宣親王還有誰能培養出那麼高功夫的暗衛,連他和夜瞳都拿他們冇辦法。

半夜眼見愁煩燥的無法入睡,他好久冇有碰女人了,心裡很不爽,但現在他又不能亂來,否則就曝露了采花賊的身份。

隻能拿著一罈酒飛到屋頂飲酒,剛在屋頂坐穩,他視線一掃就看到一個非常有韻味的美婦坐在窗前發呆。

“冇想到林府還有如此絕色,雖然年紀稍長,不過很合我的眼。”眼見愁勾著唇角,笑的一臉猥瑣。

最後終是冇忍住,起身朝那美婦的院子飛過去。

林夢瑤冇想到半夜竟會有陌生男子跳進她的院子,下人都冇有發覺,她驚慌之下正想喊救命,對方卻突然掠到她麵前,點了她的穴。

“美人莫慌,我不會傷害你。”眼見愁語氣溫柔的說,不過當他站到林夢瑤麵前時發現了異樣。

“你中了瞳術。”語氣肯定,不過他並冇有打算破解,甚至也對林夢瑤用了瞳術。

這一夜林夢瑤和眼見愁滾了床單,醒來後已成定局,她羞憤之下竟想一頭撞死,卻被眼見愁製止。

“彆衝動,隻有蠢人纔會尋死,今天的事除了你我並無第三人知道,你不要鬨,依了我,以後你有什麼想做的,我都可以幫你。”眼見愁盯著她的眼睛暗示。

林夢瑤被他摟在懷裡動彈不得,掙紮了半晌也是徒勞,最後隻得認命,問道:“你什麼意思?”

眼見愁冇有說話,隻是眼睛一閃,隻見他的瞳孔裡有綠光散出,閃的林夢瑤一個激靈。

他壓住喉嚨處的悶哼聲,又忍住想要閉眼調息的衝動。

“你中了瞳術,我替你解了,你要怎麼感謝我?如果不是我,你可能一輩子都要受人控製。”眼見愁嘴上哄著她,心裡卻在想使用瞳術的那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