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郎自從去了府城,三個月纔回家一次,每次會在家裡待五天,他這是把三個月的假期積攢在一起纔能有這麼多天時間。

轉眼又到了年關,趕在過年放假前大郎回家了一次,也見到了霍老頭,霍老頭對大郎很感興趣,主動說要教他功夫,甚至說可以跟他一起到府城去生活。

“我看你就是在縣城待膩了,想換個地方住。”二郎一眼看穿。

霍老頭也不心虛,他還真是這麼想的,“還有一個原因,我覺得你太鬨騰了,總是找我吵架,你大哥看著就很有修養,不會隨便跟人吵架,斯文有禮。”

“我大哥是不會跟人吵,他罵你你也聽不懂,到時候看你怎麼辦。”二郎冷笑。

想想被內涵了自己還聽不懂的下場,霍老頭果然打了退堂鼓,罷了,他還是在縣城苟著吧,長州這小子雖然總是頂嘴,但他做的飯菜還是很可口的。

“學生每日清晨也有練功,強身健體不在話下,要與人打鬥稍弱了些,不過也夠用了。”葉長安麵色溫和。

“你若想學,老頭也可以指點你一二,不過你得給我銀子。”霍老頭一身銅臭味。

大郎輕笑出聲,“如此多謝霍師傅了,若真有需要,定會給銀子的。”

這麼上道,他喜歡。

“大哥我帶你去看看我和七七開的果茶鋪子,生意可好了,這幾個月我們攏共分了二百多兩銀子。”二郎高興不已,恨不得和大哥分享成果。

但大郎麵色淡淡,平靜道:“我的私房錢也拿去開了一家胭脂鋪,府城有錢的富家小姐多,生意很不錯,這兩個月我就賺了五百兩銀子。”

宋長樂和二郎都驚呆了,大哥居然一個人悄悄開了胭脂鋪。

“大哥你怎麼會想到開胭脂鋪的?”宋長樂抱住大郎的大腿,想跟他分一杯羹。

“之前七七讓我們做果汁給她喝,我嚐了也喜歡果汁的味道,後來就自己經常做來喝,不論什麼水果或花瓣都嘗試過,我發現顏色深的果子和花瓣汁水染在手上煞是好看。”

於是大郎充分發揮他的智慧和想像,用果子和花瓣來做口脂和麪脂,經過試驗後來真的成功了,廟會的時候他去擺攤賣過,發現那些貴 婦小姐們都很喜歡。

“果汁和花瓣的清香還保留著,做出來的東西溫和無刺激,用過的人反饋效果也很好,我便悄悄買下一個店鋪,然後開了胭脂鋪。”大郎娓娓道來。

“大哥你是秀才,明年就要考舉人了,讀書人不可以做生意,小心被人發現就壞事啦。”宋長樂抱緊了大哥的腿。

大郎單手把她抱起來,輕笑道:“所以除了鋪子是我的名,胭脂鋪的文書上寫的卻是你的名字哦。”

宋長樂眼睛一亮,“大哥胭脂鋪賺的錢也有我的一份嗎?”

“給你一成,多了便冇有了。”七七如此財迷,大郎哭笑不得。

“大哥有點小氣。”宋長樂小聲哼哼,不過也冇多說什麼。

“大哥,七七能分一成,那我呢?”二郎舔著臉湊過來。

“那你的果茶鋪子也要分我一成嗎?”大郎笑的溫和。

得,這就是不願分的意思嘍。

罷了,做生意各憑本事吧,彆總想著占彆人便宜。

到果茶鋪子吃過東西後,宋長樂便跟著兩個哥哥回鎮上,和老太太還有三郎四郎五郎六郎彙合後,一起回村裡。

回了村,宋長樂習慣性的往顧家跑,雖然現下顧家已經冇有人住,但她還是會過去看看,她有顧家大門的鑰匙,不過她一般都不會進屋,隻是去顧家的後山看看。

那裡種滿了各種花樹,如今入了隆冬,梅花又開了,很漂亮,可惜已經冇人在此除草修枝,山坡略顯得荒涼頹廢。

“七七,你來啦,我等你兩天了,終於把你等回來了。”顧昭站在梅花樹下,朝她笑得一臉燦爛。

宋長樂用力揉了揉眼睛,一定是幻覺,阿昭怎麼會在這裡?

“七七,我是阿昭啊,你冇看錯,我是特意回來見你的。”顧昭走過來握住她的手。

意識到手上的溫熱感是真的,宋長樂才反應過來顧昭真的回來看她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冇有提前知會我?”

“回來時太倉促了,我悄悄回來的,七七我們回家去,家裡有好多好吃的。”東西都是彆處做好帶回來的,冇敢在顧家生火。

不僅有很多好吃的,還有許多漂亮衣裳和頭飾,全是小姑孃的東西。

“這些全都是送給我的嗎,這些東西太貴重了,我拿回去怎麼和爹孃說?”宋長樂很憂愁。

“那就放在這裡吧,鎖在櫃子裡,你想用的時候就過來拿,或者帶到城裡去。”顧昭給她出主意。

“那就到時候帶到縣城去吧,村裡是用不上這些首飾的,以後你彆給我買這些,費那錢做甚?”宋長樂都不好意思再收他的禮,每次她的回禮都很敷衍,有些心虛呢。

“七七,以後我可能冇辦法來見你了,我要走了。”顧昭小臉沉重,桃花眼閃過失落。

宋長樂定定的看著他,“什麼意思,是要去很遠的地方,以後都冇辦法回來嗎?”

顧青和關玲站在院子裡冇進屋,讓兩個小不點在屋裡話彆。

顧昭重重的點了下頭,“我要回北地去了,可能會被一些事絆住,冇辦法再來南方,翠姑和霍老頭會留下,你若是遇到什麼麻煩,可以找他們幫忙。”

“霍老頭就住在我家,他對我和二哥都挺好的,翠姑她真的不和你們一起離開嗎?”

宋長樂吸了吸鼻子,心裡很難過,她知道這次阿昭真的要離開了,此後一彆不知何時能再相見。

“七七,你要記得我,以後長大了我會回來看你的。”顧昭一臉鄭重。

“你家在哪裡,等我長大了,你忘了回來,我就去找你。”宋長樂也一本正經的說。

顧昭冇法給她答案,因為他也不知道到時候有冇有解決困境,他們一家是否回京,他不想七七冒險,“如果一切安好,我會讓人捎信給翠姑,翠姑會告訴你的。”

既然不能說,那她就不問了,“好吧,那你一定要好好的。”

“我最近學了繡活,繡了一條帕子,原本要在上麵繡孔雀的,結果繡成鴨子了,這是我繡的第一條帕子,送給你,想我的時候你就看看上麵的鴨子。”

宋長樂一點也不因為繡活太差而不好意思,她才五歲,不能太為難她,能繡一隻鴨子出來已經很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