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長州剛研究出一種新口味糕點,想著拿方子過去交給蘇雅瀾,順便把做好的糕點拿一半過去給她嚐嚐。

每次有新方子送過去,這個月的分紅就會多出十兩,這也是二郎總是積極研究新方子的動力。

大郎對此也很上心,現下蘇雅瀾在府城也開了一家糕點鋪子,府城那邊的方子都由大郎研究,府城糕點鋪的生意也很好,深受小孩婦人們的喜愛。

“二哥,你這是要去哪?”宋長樂遠遠的就瞧見二郎提著籃子從大門出來,便喊了一聲。

二郎抬眼看去,發現糧鋪的張夫人也來了,後麵還跟著個奇貌不揚的老頭,他冇放心上,隻道:“七七回來啦,還帶了客人?”

“是啊,二哥你先彆出門了,幫我招呼客人。”宋長樂拉住他的手指,示意回家。

想到練武的事,二郎便歇了馬上送方子給蘇雅瀾的心思,笑容頗為熱切的把張夫人和老頭迎進家裡。

霍老頭打量著這座三進的宅子,又見葉家冇什麼仆人,環境幽靜安寧,心中有些滿意。

再看二郎也是個唇紅齒白,一臉機靈的模樣,就更滿意了,他看了眼二郎手中的籃子道:“小哥這籃子裡裝著什麼好吃的,可否給我嚐嚐?”

二郎抬頭看過去,剛纔還以為這是張夫人帶過來的下人,冇想到對方說話如此不客氣,彷彿他纔是主人般。

“剛做了些糕點,你若喜歡便拿去吃吧。”灶房裡還有,倒是不在意送些給老頭吃。

霍老頭嚐了一塊,皺起來的眉眼一鬆,多吃了幾塊,“桃花和梨花還有蜂蜜,隻是這時節哪來的這些花?”

“以前摘的,曬乾後存放起來。”二郎大咧咧的笑道。

“你一個小少年倒是手巧,還會做如此精緻的糕點。”霍老頭眼珠子轉了轉,心裡已經決定要留在葉家,這小子長得好,廚藝也了得,他喜歡。

“我們村是做罐頭的,村裡人多少都學了點廚藝。”二郎輕描淡寫的回答。

這世上吃貨還是比較多啊,之前秦先生愛吃,現在這個霍老頭也是重口腹之慾的。

宋長樂嗓音清脆的插話,“我家開了一家果茶鋪子,裡麵有炸薯條,爆米花還有炸雞,烤兔肉和烤鴨,都是又香又酥脆的美食,配上清爽可口的果茶,非常好吃哦。”

“那咱們現在去吃。”霍老頭嚥了嚥唾沫。

“你答應來我家乾活了?”宋長樂眨著澄澈的雙眼詢問。

“給我好吃的我就答應。”霍老頭甕聲甕氣道。

宋長樂抿唇一笑,對二郎道:“二哥,霍爺爺會功夫,以後他就住在咱們家,他每日會指點你練功,不過咱要給他每月三兩銀子的月俸,他還要吃住在咱們家。”

“是你們想請我過來的,不是我巴上來的,小娃娃說話語氣不對,感覺好像我要賴在你們家似的。”霍老頭吹鬍子瞪眼。

“月銀雖然高了點,但咱也不是給不起,隻是這老頭真的會功夫?”這話二郎是悄悄和七七說的。

不過翠姑和霍老頭都是習武之人,二郎把聲音壓的再低他們也照樣能聽見,翠姑倒是冇反應,霍老頭卻是老臉一沉,突然一個閃身朝二郎掠去。

二郎本能的側身一躲,本以為能輕鬆躲過,不料霍老頭的爪子穩穩鎖住了他的咽喉處,隻要稍微用力他就會斃命。

見識到霍老頭的厲害,二郎麵色一凜,立馬恭敬道:“霍爺爺,小子眼拙,望你不要與我一般見識,你是有真功夫的,咱心服口服。”

“哼,無知小兒,以貌取人。”霍老頭顯然對他剛纔的話很不滿。

宋長樂走過來扯了扯霍老頭的衣襬,“霍爺爺你放開我二哥吧,讓他去灶房給您做一桌好吃的,算是給您賠禮道歉,以後他再也不敢小瞧你了。”

“還要有好酒配菜才行,可有好酒?”霍老頭鬆開了二郎,在椅子上坐下。

“有的,我家不僅釀了黃酒,還有桃花釀和梨花釀,果茶鋪子裡還有果酒,您都嘗一嘗。”葉長州揉了揉脖頸處,笑嘻嘻的像個無事人般回話。

“是個厚臉皮的,行,隻要你今日讓我吃的滿意,日後你想學功夫老頭我必定會用心指點。”霍老頭咂巴著嘴,有點迫不及待想嚐嚐這兄妹倆口中的美食和美酒。

翠姑見霍老頭已經答應留下,便提出要離開,“糧鋪裡還要看著,我就不多留了。”

“翠,張夫人不一起吃飯嗎?”宋長樂拉住她的手指,有些依賴的央求。

“你們吃吧,我真的還有事,七七乖,明日再來店鋪找我。”糧店後麵就是住房,店坊連在一起的,翠姑和另外二人便住在糧店後頭的宅子裡。

一個時辰後,霍老頭和二郎稱兄道弟的,吃酒吃的非常開心,二郎隻喝了點果酒,冇敢多喝,他年紀不大,爹孃不準他沾太多酒,他一直謹記在心。

“你若是再長幾歲,就能陪老頭多喝幾杯酒了,你這廚藝確實了得,跟誰學的,你以後就是不走科舉,也能改行開酒樓,總歸不愁會餓死。”霍老頭非常健談,特彆是有幾分醉意的時候,話多的停不下來。

“不急,待我有足夠的銀錢,做什麼生意都行,不過我不能入商戶,商戶是賤籍,我還是要走仕途的,就算不做官也要有更高的功名傍身才行。”二郎輕笑著道。

宋長樂坐在一邊埋頭苦吃,覺得酒這玩意真的不算好東西,吃了容易讓人發酒癲,不是胡主亂語,就是哇哇嘔吐。

可世人都愛酒,不論什麼場合,聚在一起的人都喜歡喝酒。

“多吃菜少喝酒,霍爺爺你喝了酒可不許亂吐哦,不然冇人伺候你換衣服沐浴。”宋長樂以為他喝醉了,特意提醒。

誰知霍老頭突然雙眼一淩,粗聲道:“小娃娃好不禮貌,我是在你家吃的酒,若是真喝大了,也得是你哥哥伺候我,怎麼就冇人伺了,還想不想學功夫了?”

“我捨不得二哥伺候人,明個給你買個小廝回來,讓小廝伺候你,你彆打我二哥的主意。”宋長樂不容拒絕的宣佈。

二郎聽的心裡舒暢,平日裡冇白疼七七,這般為他著想。

“好你個小奶娃,這般古靈精怪,就怕我磋磨你哥哥,逮著機會找小廝來搪塞我,”霍老頭笑罵,“罷了,我也冇想為難你們,小廝伺候我也行,不過這飯菜卻是要你二哥親手做的我才吃。”

“我二哥還要去私塾上學,早上和午時是冇法做飯菜的,隻有晚上還有空,你彆挑剔,廚娘手藝也不錯的,比你在外頭吃的那些要好很多。”宋長樂語速飛快的回道。

“罷了,老頭知道了,就依你吧。”霍老頭心裡哼哼,這丫頭鬼精的很,以後得小心點,彆被她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