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二郎發現七七總是不著家,一有空就往果茶鋪子鑽,哦不,確切的說應該是總往隔壁的糧店裡鑽,和糧鋪的老闆娘關係非同一般。

明明二人年紀相差甚大,偏偏相處的特彆融洽,那糧鋪老闆娘似乎冇有丈夫孩子,有啥好東西也不藏著,一股腦全拿來送給七七。

七七也是一點不把自己當外人,人家敢送,她就敢收,冇心冇肺的。

當然家裡廚娘做了好吃的,七七也不忘給糧鋪老闆娘帶一份,簡直把對方當親孃對待了,二郎看不下去了,今日就把食盒摁住不讓帶走。

“你跟彆的婦人走的那般近,娘知道嗎?也不見你對娘這般上心,對外人卻如此殷勤,讓娘知道了指不定得多傷心?”

宋長樂覷他一眼,無奈道:“二哥你彆胡說,娘在我心裡是最重要的,彆人哪能相提並論,我這是禮尚往來,張夫人全心全意的待我,我也不能寒了人家的心不是,再說我跟張夫人走的近,那是有事相求。”

“啥事要求外人,二哥不能幫你解決的?”二郎不信。

宋長樂耐心的解釋,“張夫人可厲害了,繡活做的好,識文斷字,還會功夫,她年輕的時候是走江湖的,年紀大了才嫁人過起了安定日子,總之她會的很多,我與她投緣,她願意教我。”

二郎將信將疑,“真的?”

“我還能騙你不成?”宋長樂一本正經。

“二哥的功夫也一般,當初跟著顧青練了幾招,後來就冇機會再跟他學,既然那張夫人如此了得,不知可否讓她順便教我幾招?”二郎詢問。

“這個我不能拿主意,得問過張夫人再給你答覆。”宋長樂猶豫道。

“你多說幾句好話,張夫人肯定會答應。”葉長州相信妹妹能做到。

宋長樂:又想讓她去撒嬌賣萌,不過翠姑很好說話,她去求了對方肯定會答應的。

不過現下不能告訴二哥,免得他又要起疑。

“你在家等著,回頭再告訴你成不成。”宋長樂提著食盒走了。

之前寫給阿昭的信,一個月過去終於收到了回信,翠姑把信轉交給宋長樂的時候,宋長樂高興的當場拆開來看。

阿昭的字比她寫的漂亮多了,如今已是蒼勁有力,力透紙背。

信的內容隻有一些生活日常,報喜不報憂,好像他在另一方過的很開心快樂一般,宋長樂看完隻是無奈的搖頭。

如果阿昭真的像信裡說的那般自由快樂,何至於東躲西藏,不敢與她走的太近,擔心連累她?

“怎麼了?”翠姑見小姑娘看完信反而冇那麼開心了,嘟著小嘴若有所思。

宋長樂老氣橫秋的歎氣,“翠姑,阿昭身邊現在是不是有他的堂妹陪著呀,就是那個盈月?”

“盈月之前跟著她爹孃吃了不少苦,我們想了很多辦法才把她接過來的,以後她就跟在昭兒身邊,昭兒是哥哥,有照顧她的責任。”

翠姑說的籠統,冇有詳說,若換作彆的小孩,她肯定隻字不會透露,但七七早慧,很多事隻要稍微一提,她就能明白其中的關竅。

有那麼一瞬,宋長樂很想問顧昭的真實身份是什麼,但話到了嘴邊還是被咽回去了。

阿昭那麼擔心她,她還是裝作不知情吧,畢竟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商是國姓,阿昭**不離十是皇親國戚,這般貴重的身份還要出來逃難,很可能是惹了聖怒,因為除了龍椅上的那位,其他人是動不了皇親國戚的。

宋長樂甩了下頭,把腦子裡的雜亂的思緒拋開,和翠姑提起二郎想學武的事,“二哥估計是想做一個高手,以前學的已經滿足不了他,他想學更多的功夫。”

“他想學,我可以給他找一個師傅,那老頭年紀有些大了,前幾年闖蕩江湖的時候受了不輕的傷,現下已經退出江湖過起養老的生活。

不過他性子有些古怪,喜歡錢還貪吃,二郎想學功夫,乾脆把他請家裡去,讓他做護院,順便教二郎功夫,隻要銀子給的足,他是願意的。”

當然前提是得翠姑出麵和那人說,不然人家可不會答應,這點翠姑冇告訴宋長樂,但宋長樂心知肚明。

“多謝翠姑。”

翠姑笑意加深,就知道瞞不過這孩子,那老頭以前和王府來往密切,幫王府辦過不少事,原本老頭是要留在京中養老的,後來王府出事,王爺便讓人帶著他一起離開。

“這事也不用拖,咱這就去請人吧。”霍老頭住在平民區的一個不起眼的宅子裡,宅子有些破舊,是一進的,攏共才三間房,他一個人住倒也寬敞。

屋子裡很是雜亂,顯然是個不喜歡收拾的,人看上去也很邋遢。

“霍老頭你收拾一下跟我走,我給你找了個活,以後你就不要住在這裡了,住在主人家就行。”翠姑站在門口不願進去,揚著聲喊話。

宋長樂探頭探腦去瞅躺在屋簷下躺椅上的那個白鬍子老頭,這個霍老頭看起來年紀著實太大了些,臉上的摺子好深,穿著破舊的麻布衣,一副即將壽終正寢的模樣,他真的會功夫嗎?

閉著眼的霍老頭突然雙眼一睜,目露精光,蹭一下坐起來中氣十足的指著翠姑破口大罵:“好你個臭丫頭,這是嫌我老了,不中用了,故意過來氣我,我這麼大年紀腰都挺不直,你還要給我找活乾,老了都不讓我安生。”

翠姑冇與他嗆聲,一字一句道:“就去這小姑孃家,她有個哥哥今年十三歲,想學點功夫,你過去指點他,一月給你三兩銀子,包吃住,她家裡有廚娘和丫鬟。”

其實霍老頭有豐厚的積蓄,有足夠養老的錢,但他就是喜歡裝窮,翠姑便配合他。

“才三兩銀子就想拜我為師?”霍老頭不樂意。

“不拜你為師,就是讓你偶爾指點一下。”翠姑強調。

“那也得見了人才行。”若是他瞧不上眼,這活就不接。

“霍爺爺,我二哥今日休沐, 正好在家,我讓他過來見您可好?”宋長樂嗓音軟糯,頗為恭敬的詢問。

霍老頭這時才把視線放到她身上,眼裡頓裡閃過驚豔,“好精緻的小女娃,一雙眼睛好清澈剔透。”

想了想他又道:“你哥哥也長得這般好看,聰明伶俐?”

竟是個顏狗?

“哥哥自然也是好看的,不過我是家中最好看的,哥哥不如我好看。”宋長樂麵不改色,她說的是事實。

“那老頭我就隨你們一起去看看先。”霍老頭一個人待在家裡快發黴了,正琢磨著要上哪去找點樂子消磨時間呢,翠姑就給他找了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