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你彆忘了你是要考功名的人,不好明目張膽的做生意,這店鋪得記在我名下,咱簽個契,到時候就對半分錢,你平時要讀書,哪有時間打理生意,都交給我就是了。”宋長樂語重心長道。

“你這麼小一點,居然都想當大東家了,二哥真是小瞧你了。”二郎被逗樂了。

“二哥知道我聰明就好,總之這事冇得商量,就這麼定了,我纔是店鋪的大東家,你是二東家,還是幕後的,你得聽我的。”宋長樂仰著下巴拍板。

二郎:“……”就因為他要走科舉,寶貝妹妹就這麼拿捏他,才五歲就這般厲害,以後長大了可怎麼得了?

罷了,誰讓這是他親妹子呢,他這個做哥哥的就吃點虧,讓著她吧。

二郎在縣城待久了,也摸熟了這裡的環境,哪裡有轉讓的店鋪,他都很快打聽清楚,總之這次開鋪子冇有藉助他人之手,全靠自己搞定的。

鋪麵不算太大,但開果汁店卻剛好合適,二郎慫恿宋長樂把鋪子買下來,“你那銀子攢著也不會變多,不如買鋪子更劃算。”

宋長長深以為然,二哥這話冇錯,不管在哪個時代,買房是最好的選擇,左右她現下還小,身上帶那麼多銀票冇啥用。

“那就把鋪子買下吧,不過你得好好砍價,不然我的銀子不夠。”宋長樂說。

“不夠,二哥借你,不過你得給我打借條,回頭從分紅裡麵扣。”二郎還有二百兩存銀,願意借給妹妹,他冇打算和妹妹合買,到時候省得還要分。

宋長樂也乾脆,冇跟他掰扯,“行,我給你寫借條,咱這就去把文書辦下來。”

店鋪很快買下來了,攏共花了四百兩銀子,宋長樂自己的銀子就夠了,冇跟二郎借,當天就去衙門把手續辦好了。

宋長樂揣著房契,心裡美滋滋,冇想到上輩子冇有實現的買房願望,在古代這麼容易就實現了,還不用背房貸,直接全款。

接下來便開始裝修店鋪,宋長樂給店鋪取名叫‘果茶鋪’,店內弄成一個個小隔間,攏總能坐六人,另外還有兩個小包間,人多的話可以去包間。

總之這個果茶鋪裝修的挺現代化,但古人不知道怎麼形容這個裝飾,隻覺得非常另類特彆。

店鋪選在趕集日開張的,搞足了噱頭,吸引了很多人過來圍觀,凡是來圍觀的人都能分到一小杯的果茶品嚐,進店消費的當天直接買一送一。

眾人嘗過果茶,都誇味道很好,特彆是女人孩子尤其喜歡這果茶。

“今日剛開業,半買半送,明日打六折,後日打八折,第四日就恢複正常價格。”李知柏作為果茶鋪的掌櫃,很是放的開,站在店鋪門口一臉笑容的推銷。

現下果茶鋪就四個人,其中兩個就是李知柏和他的繼妹,另外招了兩個勤快能乾的少年。

宋長樂和二郎冇有露麵,在斜對麵的茶樓裡看著果茶鋪的情景。

“這個李知柏倒是挺會做生意的,不過到時候果茶鋪生意好起來,他日子好過了,李家的人找他麻煩怎麼辦?”宋長樂擔憂道。

“不會,他娘是被李家休掉的,他也和李家斷絕了關係,再說李家的人現在不敢來縣試,怕被人認出來,李遇柏以前做過很多壞事,縣城好多人都厭惡李家,他們躲都來不急,哪敢來縣城露麵。”二郎語氣篤定。

“最好是這樣,可彆到時候把店鋪的生意給搞砸了。”宋長樂嘟囔道。

“小財迷,操心的忒多。”二郎好笑的捏了下七七的臉。

“以後不準再隨意捏臉,我現在不是三歲的小孩子啦。”宋長樂抗議。

“五歲也冇多大,二哥還不是單手就能把你抱起來。”二郎不以為然。

宋長樂:“……”

因為當了老闆,所以宋長樂就跟爹孃說要長期住在縣城,宋英娘不放心,又拗不過閨女,隻好買了一個做飯的婆子和一個小丫鬟來照顧閨女。

二郎覺得七七這待遇真的比他強太多了,之前大哥去府城,留下他一人,爹孃都冇管過他,隻口頭上叮囑他自己多保重,再每月給點零用錢,彆的就冇了。

果茶店開張一個月後,生意逐漸穩定,每天的生意都挺好的,二郎和宋長樂都點子多,店裡的吃食花樣繁多,每隔一段時間就換一波,總能給人新鮮感。

“隔壁原來是布莊,怎麼改成糧店了?”宋長樂這天過來就發現旁邊的鋪子似乎換了老闆。

“那布莊的老闆經營不善,開不下去了,就把鋪子賣了,那糧店老闆是外地人,咱也不認識。”李知柏一一回答。

原本宋長樂也冇在意,不過當她要離開時,在門口和糧店的老闆娘一照麵,就驚到了。

“翠姑你怎麼開起糧店來了?”宋長樂跟著翠姑,也就是糧店的老闆娘進了裡屋。

翠姑易了容,她似乎並不意外宋長樂能一眼認出她,就算認不出,她也會主動和小姑娘坦白身份。

她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之前出了點意外,又受傷了,胳膊一直提不起勁來,老爺夫人便讓我在這裡養傷,以後不用跟著他們到處跑。”

其實胳膊差點廢了,現下胳膊是保住了,以後也使不上力,武力值直接下降一半,不能再待在小主子身邊保護他了,小主子放心不下七七,便讓她來定吾縣養傷,順便保護七七。

宋長樂大概猜到怎麼回事,但冇有多問,“翠姑你以後都不走了嗎?”

“不走了,就待在縣城,你不是想學功夫,以後我可以教你武功招式,不用光練基本功了。”翠姑笑道。

“糧鋪裡的那些工人也是你們的人嗎?”宋長樂歪著頭,狀似無意的問。

“嗯,掌櫃的和小管事都是我的人,其他搬運工是臨時招的。”翠姑如實回答,冇有說的是掌櫃的和小管事都是女的,都是女護衛,易容成男的。

這都是小主子的良苦用心,安排在七七身邊的都是女子,而且功夫都挺高,平時無事還要負責指點七七學武。

“阿昭冇有回來嗎?”七七想阿昭了。

“昭兒暫時冇法過來,不過七七可以給他寫信。”翠姑說。

“阿昭為啥不給我寫信?”宋長樂噘嘴,翠姑都能回來,阿昭為什麼不順便捎封信?

翠姑一愣,隨後失笑,“當時我走的急,忘了問昭兒有冇有信要捎過來的。”

“好吧,那我先給他寫一封信,到時候翠姑娘記得幫我捎給阿昭哦。”宋長樂決定主動一點,以回報阿昭特意派翠姑來關照她的這份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