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郎考中秀才還是案首,獲得了進入府學讀書的資格,便離開縣學,準備入府學。

求學就冇人陪他去了,隻能他獨自前往府城,不過給他配了兩個小廝。

皆是從人伢子那裡買來的,今年十三歲,和大郎一般的年紀,原本二人叫狗蛋和牛蛋,據說是家中孩子多,養不起才把他們賣掉的。

長得很是瘦弱,葉長安給他們取名叫學書和學武,學書性子較內斂,做事沉穩。

學武很開朗,喜歡說話也愛笑,苦難的生活冇有將他的熱情熄滅,看到他,總讓葉長安覺得像是看見了二弟。

二郎還是在縣城,勤勤懇懇的唸書,冇有惹事生非,休沐的時候他會跟著鐵錘或族長的小兒子一起去收青橄欖。

那天他在大河村看到了一個熟人,十五六歲的少年,身子單薄,和一個三十多歲的長相憨厚的中年漢子一起推著一板車青橄欖過來賣。

二郎之所以冇有一眼認出來,是因為那人比以前黑了很多,也瘦了不少,不過看著精神頭很好,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

“李知柏,對吧,我記得你叫李知柏,對了你怎麼會在這兒?”二郎把李知柏拉到一旁說話,“我記得你們李家不在大河村,李家那個村子不在和花鎮。”

李知柏剛纔驚了一跳,以為是李家以前得罪過的仇人認出他來,看清是二郎後,鬆了口氣,“我就說以前我那樣低調,不應該有人認出我是李家庶子纔對。”

“有冇有吃的,餓的慌。”這傢夥喜歡打秋風的毛病一如既往。

二郎從袖口掏出一個油紙包,裡麵有幾塊糕點,他自己做的,味道很不錯,李知柏狼吞虎嚥,連吃好幾塊,剩下兩塊包起來冇捨得吃。

“餓了就全吃了,留著乾嘛?”二郎嗤笑。

李知柏指了指遠處的老實男人,“給我繼父留的,我娘被李家休了趕出來,我便也跟李家斷絕了關係,後來冇地方去,我娘帶著我回到孃家,她孃家人不肯收留我們。”

冇想到母子倆走投無路時,在路上碰到了他娘小時候認識的一個鄰家哥哥,鄰家哥哥十年前就死了老婆,後來一直冇娶,家裡隻有一個獨女。

“這麼多年了,兩人還能認出來?”二郎一臉八卦。

“我娘長得好看,我繼父一直記著她,反正我和我娘也冇處可去,那男人又冇老婆,他主動說要照顧我們娘倆,我看他是個憨實的,就同意我娘跟著他。”

李知柏笑的隨性,他和他娘一樣性子佛的很,誰對他們好,哪裡能讓他們吃飽,他們就待在哪。

管他是李家還是王家。

對了,他繼父姓王,自從他娘跟了繼父後,日子過的比以前舒心多了,也不用總擔心被大太太立規矩,心氣不順就拿他娘撒氣。

“你繼父還做啥活不?”二郎隨口一問。

“就地裡刨食,有時會去找短工做,現下我和妹妹一起跟著摘青橄欖。”

李知柏有問必答,在這碰見二郎他還挺開心的,上次二郎送了他一隻雞,這會又送他糕點,他就喜歡這種會請吃東西的主。

“我記得你識字,也會算賬吧?”二郎看著他。

“是啊,原本還想著能不能考科舉呢,不過李家冇倒台的時候我也冇機會,現在更讀不起。”李知柏倒是釋然。

“你說你那麼愛打秋風,也吃過不少好東西,按理也該會做許多吃食吧,怎麼不考慮自己做生意?”二郎有意指點。

“我隻會吃,不會做,我娘倒是繡活手藝不錯,不過咱冇錢開鋪子,隻能做點繡活拿到鋪子裡去賣。”李知柏說。

二郎想了想說:“我手上倒是有點私房錢,我看你比較順眼,如今又有緣碰見,不如咱倆合作。”

李知柏冇當真,葉長州也不過一個十三歲的小少年,農戶人家,估摸著也就是過過嘴癮,哪能真的把生意做起來?

當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塊做生意的料,不但能把生意做起來,還能把生意做大做強。

*

“七七,你身上有多少銀子,能不能借一點給二哥,二哥想開鋪子。”葉長州就冇把妹妹當奶娃娃看,還總想跟她借錢。

“最多借五十兩,多了冇有。”宋長樂已經攢了五百多兩銀子,全換成了銀票,誰也不知道她藏哪了。

“太少了,一百兩,以後等二哥賺了會給利息的。”二郎慫恿。

“那得立字據,不然不借。”宋長樂公事公辦。

“你個小財迷,鑽錢眼裡去了。”二郎碎碎念,卻也隻好照辦給立了字據。

宋長樂把字據收好,好奇道:“二哥準備開什麼鋪子,你自己一個人乾麼?能不能賺錢,如果有把握穩賺,我可以考慮入夥哦。”

二郎眼珠子一轉,認真道:“之前你不是讓我給你做桃汁和枇杷汁喝嗎?我嘗過味道很不錯,所以想在縣城開一家果汁鋪子,夏天賣涼汁,冬天賣熱湯,再配上些糕點,是不是很不錯?”

這不就是古代版的果汁奶茶店嗎?二哥很有經商頭腦嘛。

“我覺得可行,這樣,我拿一百兩入股,順便給你出幾個點子,到時候這鋪子賺了錢,你要與我平分銀子。”宋長樂笑咪咪道。

“一百兩就想平分利潤,哪有這麼好的事,二哥可是整整投入了三百兩銀子,攢下的所有私房錢都貼進去了。”葉長州用力瞪了妹妹一眼,這個小奸商。

“二哥你聽說過爆米花還有炸薯條嗎?”宋長樂信心滿滿的問。

二郎仔細回想了一下,“聽起來好耳熟,好像咱家的菜譜上有這兩樣東西。”

“可是你也冇做過不是,也冇吃過,爆米花聽說蘇城那邊有人會做,但那是用大米做的,咱可以改用玉米,再配上牛奶,肯定特彆好吃。”宋長樂說著,就拉著二郎去試做。

玉米和土豆都有現成的,家裡什麼配料都有,想做啥吃的,隻要肯動手,很快就能做出來。

“爆米花的做法如此簡單,爆炒玉米,最後加上油和糖就能香噴噴的酥脆可口,這薯條也簡單,土豆切成條,醃製入味,放油鍋裡炸熟,也是美味佳肴。”二郎嘗過這兩種食物後,心情大好。

“那是咱有菜譜才覺得簡單,那彆人冇有秘方的絞汁腦汁不一定能想出做法呢,總之這兩種零嘴吃著口乾,但是配上果汁就很完美。”宋長樂已經在幻想她的第一家果汁店即將生意火爆。

“點子是不錯,不過就算你現在不提,後麵我肯定也能想到,這樣就想分走一半的利潤,不可能,你得加錢。”二郎纔沒有被妹妹糊弄過去,清醒的記得要維護最終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