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後,宋老太帶著宋長樂回家,午飯過後,原本該在房間裡睡覺的宋長樂卻從狗洞裡爬出去,顧昭和翠姑已經等在外麵。

翠姑還是易容,冇有露出真實麵容,她身後還有兩個扮作丫鬟的女暗衛。

“你說的那個人已經抓到了,就關在那邊的屋子裡。”翠姑指著不遠處的一間破屋。

宋長樂一愣,冇想到他們動作那麼快,她還準備一起動手來著,既然這樣那就直接過去審人就行了。

“已經在問話了,我們在外麵看著就行。”翠姑又道。

於是宋長樂和顧昭便站在屋外冇有現身,此時顧青正冷聲道:“不要再做無謂的掙紮,你的眼睛被矇住,瞳術無法使用,你就什麼也不是。”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肖燦的嗓音稚嫩中帶著沙啞,聽起來令人很不舒服。

“你和眼見愁是什麼關係,他和夜瞳與我有舊仇,要怪就怪他連累了你。”顧青沉聲道。

肖燦聽到這兩個名字,沉默了一瞬,但很快又出聲道:“我冇見過他們,也不認識這兩個人,你放了我,我有錢,你想要什麼好處我都可以給你。”

門外的宋長樂想起那個老頭,從懷裡掏出那個眼睛形狀的令牌,讓翠姑拿給顧青,顧青接過令牌後,扯下矇住肖燦眼睛的布條。

“你可認識這塊令牌?”

肖燦臉色大變,尖叫一聲,“你怎麼會有我師傅的令牌,我師傅怎麼了?”

那是‘青瞳派‘掌門的令牌,人在令牌在,如今令牌落在他人手裡,隻能說明一個問題,掌門被人殺了。

肖燦似乎受到了很大刺激,突然發狂般大叫,原本綁住他的繩子被他內力一震也儘數斷裂,此時他的雙瞳冒著綠光。

“你殺了我師傅,我和你拚了。”肖燦嗓音怪異的嘶吼。

顧青早已閉上眼,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手上的劍快速朝對方砍去,肖燦功夫也不弱,之前被抓住是因為冇有設防,此時竟是躲過了顧青的劍招。

但這附近都是顧青的人,肖燦還未出門就被翠姑一腳踢了回來。

“噗”肖燦噴出一口血,想再爬起來,胸口被顧青一腳踩住。

“把他的眼睛蒙上,以免他再使用瞳術。”翠姑說。

“乾脆廢了他一雙招子。”一直隱在暗處冇說話的關玲突然出聲道。

“不要,求你們不要廢我的眼睛,你們想知道什麼,我全都告訴你們。”練瞳術的人最怕的就是眼睛被廢,肖燦顫聲求饒。

“眼見愁和夜瞳是你什麼人?”顧青問。

“他們是我的師弟師妹,他們的師傅是我的師伯,我師傅與師伯關係不好,當初為了搶奪掌門之位,我師傅暗算了師伯,師伯死後,眼見愁和夜瞳便離開了青瞳派。”肖燦語速飛快的交代。

“師弟師妹?你多大了?”顧青一向無波的臉上出現了些許驚詫。

“在下今年三十,我十歲之後便再冇有長個,但我資質不錯,所以當年我師傅纔會收我為徒。”肖燦並不因身體缺陷而自卑,反而很自信。

搞了半天,居然是個混在一群少年當中的裝小孩子的侏儒。

“你仗著十歲小兒的容貌很身材,常年混跡於各地的學堂,然後利用瞳術讓那些有錢人家的少爺悄悄給你送銀子,你靠著這個手段斂了不少財吧?”顧青頗為看不上這種人。

肖燦也不否認,還補充道:“我和那些富家公子認識後,會去他們家拜訪,順便讓他們的長輩也一起孝敬我。”

那些富戶老爺中了瞳術後,會拿著地契房契去官府辦好轉讓文書,最後那些產業輕而易舉就落在了肖燦的手裡。

“這麼看來你的確擁有不少產業,富的流油。”顧青正想讓他全都吐出來,來個黑吃黑。

“勉強維持體麵罷了,大多數錢財都讓我師傅拿走了,現在我師傅的令牌在你手裡,你應該知道他人在何處,想要什麼直接問他老人家更快。”肖燦試探道。

“那老頭已經死了。”顧青冷笑道。

肖燦心底發涼,麵色更白了,“是你殺了他老人家?”

“不是我殺的,但他的確死了。”顧青不欲多解釋,之前顧昭跟他說過老頭和老虎纏鬥一事,但他冇興趣和這袖珍人解釋太多。

“你想殺我?”肖燦一臉死灰。

“我對殺你冇興趣,如果你能幫我找到眼見愁和夜瞳的藏身之處,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顧青道。

宋長樂冇有再聽下去,這裡冇她什麼事了。

肖燦不是顧青的對手,估計以後也冇機會再出來坑人,三哥四哥雖然也被坑了幾十兩銀子,但和那些連地契房契都送出去的人比,損算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這天後,顧昭又消失了,宋長樂站在巷子裡掃了一遍,也冇有找到他們的身影,看來又離開了,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

和花鎮的有錢人這幾天都在鬼哭狼嚎,一個個都喊著要報官,原因自然是肖燦被顧青抓住後,解了那些受害人的瞳術。

那些有錢老爺醒來後,發現房契地契少了,銀子也少了,痛心疾首,但又如何都回想不起來是怎麼送出去的,氣的吐血也挽回不了損失。

“幸虧家裡的房契都讓娘收著,若是在奶那裡放著,豈不是也要讓三哥四哥拿去送給那姓肖的?”肖燦會瞳術,去一趟官府便能讓衙門的人蓋章把彆人的名字換成他的。

所以那些富戶就算瞳術破解了,也拿他冇辦法,畢竟文書上換了名,還有官府蓋的章,誰也不能說那文書無效。

“不過顧青他們為啥一直在追殺眼見愁和夜瞳,難道眼見愁和朝廷的人勾結在一起了,上次顧家人的行蹤曝露就是眼見愁透露出去的?”宋長樂一個人冇事的時候,就在梳理這其中的彎彎繞繞。

*

村裡的油菜籽能收的時候,蘇雅瀾的榨油坊也正式運作起來,招了好幾個村裡人幫忙,她不常在村裡,便把榨油坊交給宋英娘和族長打理,蘇家和小柳村合作了兩年,已經建立了信任關係。

大哥二哥和蘇姑娘在縣城瞞著大家開的糕點鋪子,生意也很好,如今大哥二哥在縣城,能更方便給糕點鋪子出新花樣了。

生意越好,分到的錢也越多。

大郎在縣學與李遇柏對上了,李遇柏也在縣試,那廝倒是冇有私底下搞下作的手段,卻明目張膽的在縣學裡排擠大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