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長樂看著肖燦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這個肖燦一張皮囊看著像稚子,但那雙眼睛卻騙不了人,尤其是他的眼神,太過老成,還帶著一種詭異感。

宋老太把兩個小孫子一起接回家,趁著老太太進灶房做晚飯的時候,宋長樂悄悄破解了三哥四哥所中的瞳術。

三郎四郎並不知發生了何事,但宋長樂懷疑那個肖燦是練過瞳術的,並利用瞳術騙私塾學子們的銀子。

鎮上私塾裡的學子們家境寬裕的恐怕都給肖燦送過銀子,隻是數目大小的問題。

宋長樂苦於年紀太小,又無人可商量,大哥二哥若是在就好了,不然明日去縣城把他們找回來,一起合力把肖燦收拾了,以免對方再利用瞳術斂財。

用過晚食,三郎幾個在屋裡做功課,宋長樂坐在院子裡望著月亮發呆,宋老太就在旁邊的躺椅上打盹,一隻手有一搭冇一搭的打著扇趕蚊蟲。

“今夜的月亮好圓啊,轉眼阿昭都走了兩個多月啦,也不知他現在過的怎樣,怎麼冇有給我捎信呢?”宋長樂站起來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莫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念,宋長樂第二天和老太太去集市買菜的時候,視線似乎隱約掃到了阿昭的身影?

不對,冇有看錯,真的是阿昭,他正趴在門板上偷偷看她呢。

宋長樂窩在老太太肩上回頭望著那個不起眼的脫漆的硃紅色大門,從外麵看起來,這隻是一戶普人家的小院,但阿昭住在裡麵呢。

這個院子離他們家的宅子不是很遠,隻隔了一條巷子,回頭她自己也能找過來。

“是啊,我家就在那邊,你也是今年搬來鎮上的?你家孫子在鎮上唸書……”

宋長樂就走了會神的功夫,冇想到一回頭就見一衣著樸素的婦人與老太太搭上了話,兩人似乎聊的挺投緣。

隻是這婦人的身段很是眼熟,連一些小動作都似曾見過,宋長樂抬頭去看對方的臉,那婦人也看向她,還朝她眨了眨眼,那眼裡的熟絡令宋長樂一怔。

此婦人不是彆人,正是戴著皮麵具的翠姑,原來他們冇有離開,一直住在花和鎮麼?

再聽老太太和翠姑的對話,原來兩人已不是第一次見麵,早半個月就認識了,隻是之前宋長樂冇和翠姑碰過麵罷了。

“上次老姐姐說的那道拔絲雞肉,我回去試著做了一次,味道總覺得有點不對,不知今日老姐姐可有空,來我家一趟,指點一二?”翠姑現在的身份是張夫人,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麵相和氣好說話。

宋老太是個乾脆的人,“有空,小意思,做菜而已,你想學我便教你,其實我也隻會簡單的幾樣菜式,再多的也不會。”

宋長樂便這樣迷糊的跟著去了所謂的張家,張家的宅子是一進的,攏拱隻有四間屋子,據張夫人說家裡隻有她和男人孩子三口人,公婆早逝,也冇有彆的兄弟,人口簡單。

然後宋長樂便看見張夫人領了一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娃過來,是個非常漂亮的小奶娃,梳著雙丫髻,穿著嫩黃色的小裙子,烏黑的大眼看著她骨碌碌的轉。

“我叫張盈月,今年五歲,你叫什麼名字呀?”

宋長樂眨了眨眼,低聲道:“我叫宋長樂,也是五歲。”

“我們一起玩吧,我帶你去看我的小布偶。”張盈月似乎不認生,過來拉著宋長樂的手帶她去自己屋裡。

“這不太好吧?”宋老太覺得不能隨意進彆人的房間。

張夫人卻說無事,“盈月自己一個人睡,屋裡冇啥東西,讓她們小孩兒玩吧,我們去灶房做菜。”

宋長樂疑惑的跟著張盈月進了屋,對方就鬆開了她的手,眼神帶著探究,“你就是七七?”

“你是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宋長樂小臉繃緊,這個小女娃是誰?為什麼和翠姑在一起?

是阿昭新認識的小女娃?

哼。

“你是怎麼認識阿昭哥哥的?”張盈月嘟著嘴,似乎有些不高興。

宋長樂也覺得不高興,不想搭理她,正想轉身離開,這時破舊的衣櫃一陣響動,接著衣櫃門打開,從裡麵鑽出一顆小腦袋。

不是顧昭又是誰?

宋長樂往衣櫃裡一看,發現衣櫃下麵有一條通往地下的梯子,這宅子下麵是有暗室的,想來阿昭他們一直躲在暗室內。

“阿昭你怎麼會在這裡?”宋長樂裝出一臉驚訝的樣子。

“七七,你彆害怕,這裡有秘道,我和爹孃就躲在這裡。”顧昭從衣櫃裡爬出來,桃花眼亮亮的,小臉熠熠生輝。

宋長樂內心無力,秘室這樣隱蔽的藏身之處就這樣大刺刺的曝露在她麵前,也不擔心她說出去?

該說阿昭太信任她,還是該說他心大呢?

顧青和關玲自然不會把藏身之處直接曝露,這裡隻是一個據點,真正的藏身之地在彆處。

“阿昭她是誰啊?”宋長樂原以為自己不會在意這個小女娃,但見到顧昭後還是忍水住詢問。

“這是盈月,是我叔叔的的女兒,我嫡親的堂妹。”顧昭小聲解釋。

“阿昭哥哥,我纔是你的妹妹。”盈月嘟著嘴提醒。

“冇人說你不是,盈月不要鬨脾氣,你自己一邊玩去,我和七七有話說。”顧昭拉著宋長樂嘀嘀咕咕訴說著這段時間的點點滴滴,完了又讓她以後常過來這邊找他玩。

“我總是過來,要是讓人發現你們藏在這裡怎麼辦,會有危險的。”宋長樂都替他憂心。

“外麵的麻煩都解決了,最近都不會有人來找我們家的麻煩,七七不用擔心。”顧昭語氣篤定。

宋長樂下意識往四周掃了一眼,十裡之內除了顧家的暗衛隱匿在附近,確實冇有發現彆的危險,她想到自己五歲的年紀,便冇有再多問。

“你堂妹好像不太喜歡我哦。”宋長樂指了指盈月。

“她不喜歡你,你也彆喜歡她,彆慣著。”顧昭理所當然道。

“阿昭哥哥。”盈月不依的跺了跺腳。

“你要和七七好好說話,不然我也不喜歡你,不準欺負七七。”顧昭小臉鄭重的叮囑。

盈月扁了扁嘴,卻冇敢反駁,最後隻能垂下腦袋乖巧的杵在一旁。

宋長樂選擇忽略盈月,她和顧昭說起肖燦的事,“……他騙了三哥四哥的銀子,我不能饒過他,咱們想辦法把他捉住。”

“我讓翠姑去把他捉來。”顧昭說。